念力修仙機關術17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 ​ ​ 三週的時間一瞬而過,由於這次外出的時間跟路程都較長,師長們估計學生們現在的程度並無法像之前一樣以不到十人的小隊生存這麼久,因此將所有人分成了三隊,各自前往這次課題的三個地點。

​ ​ ​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為了平衡各隊的實力並不是自由分隊,而是根據前置訓練的狀況與結果分隊,而且將來分配任務的時候,也不見得是自由組隊的,所以不如讓學生們早點習慣的好。

​ ​ ​ 跟屁蟲不生終於被分到其他隊伍,事實上莫不俊這隊和前次相同的人只有不言(姐)、不一(兄);而遭遇碧毒蟻的其中一隊的隊長「不折」,因為前置訓練的指揮傑出被分配到了這隊當隊長。

​ ​ ​ 實際上這次課題內容是這樣的,分隊外出尋找三樣富含靈氣的食材,「蜂王漿」、「燕窩」、「冬蟲夏草」,為期兩週。而這三樣食材離互利鄉最近、品質最好的三個地點,就是課題提供的三個地點,以鄉為中心呈傘狀分佈,各自離鄉約三~五天的路程。

​ ​ ​ 學院雖然提供這三個地點,但並沒有禁止學生們到其他地方或通過其他手段拿到那三樣食材,總之最後就是依照食材的靈氣蘊含量高低評分;所以學生若是有辦法,其他的方式拿到高品質的三樣食材也是沒問題的。

​ ​ ​ 然而這三樣食材雖然到處都有,但相對的,品質越高價位也越高,並非大部分學生們所能負擔的;而且相當重要的是,這三樣食材上繳學院後,會有墨家長輩親自煉製幫助修煉的丹藥給學生們,所以在關係到自己未來的狀況下,學生們自然也希望食材品質越高越好,而不敢上繳大路貨。

​ ​ ​ 呃…好吧,說穿了,這群熊孩子就是想出去冒險。

​ ​ ​ 各隊一早便在互利鄉的一處出入口集合,看到怕再次出問題而再次戴上面具的莫不俊,不生走到他身旁,從機關箱中掏出了幾捲廁紙和幾道水符籙,塞給莫不俊道:「丑哥,務必要好好擦乾淨,洗過手再摸臉,保持衛生啊!」

​ ​ ​ 「……」

​ ​ ​ 一跨出互利鄉,莫不俊就感受到了淡淡的異樣感,那是被神識掃過得感覺。看著毫無反應的周遭同學,不知是其他同學不夠敏銳還是認為這是正常的而毫無反應,莫不俊透過灑出的念力波發現了遠處盯梢的老師。

​ ​ ​ (原來還是有隨隊老師的,這才合理。不然讓一群不過九、十歲的孩子們獨自在滿是危機的野外生活,就算這個世界的孩子們再怎麼早熟,都太過分了。)

​ ​ ​ 莫不俊一邊默默想著,一邊執行著隊長認為最適合他的任務—壓隊,隊長不折則是帶頭者。他們決定前往的地點是可以蒐集到優質蜂王漿的一座山谷。谷中百花競豔,吸引蜂蝶無數,這也是為什麼這裡的蜂蜜能夠如此盛產與精良。

​ ​ ​ 而這山脈也因花種繁多,而有一個文雅的名字—百花山脈;山谷便自然被稱作—百花谷。

​ ​ ​ 這處地點也是離互利鄉最近的地點,但由於其靈機實在太豐富,除了招蜂引蝶,也還有其他許多野獸群聚,因此估計遭遇各種混戰群戰是免不了的。

​ ​ ​ 有了前置訓練的經驗,不折在帶隊上十分小心,讓眾人以菱形分佈、互相間隔兩到三米的隊形前進。一來除了增加團隊整體視野,二來避免遭遇突發狀況被一網打盡,且這間隔距離還是可以互相快速掩護支援的;這領導讓莫不俊在心中默默的替隊長按讚。

​ ​ ​ 此時他們所在仍處於上次前置訓練的範圍,除了少部份的野獸來騷擾外,大部分野獸都記憶猶新的遠遠的避開這群數量比上次還多的人類;因此第一日他們過得十分順遂。

​ ​ ​ 直到夜晚他們走到了官道上的一處結界石台,放置了能源晶石後,不折才發現自己忘記了一個問題:白天大家都繃緊了精神,那誰來守夜?

​ ​ ​ 幸好有幾位同學白天出力較少,例如位置較為中間的同學們,以及默默偷懶的莫不俊自願先行守夜,這才讓不折鬆了一口氣。

​ ​ ​ 不過若是讓他們整夜不睡,對白天的行進會是有風險的,所以不折決定將每天守夜分成三輪,每輪三人守夜兩個半小時,而當日白天這些有負責守夜的人,將會排至隊伍中間以支援為主,減少他們的壓力。

​ ​ ​ 如此迅速的反應和決策,不俊心裡再次默默的替這位隊長按讚。

​ ​ ​ 第二日,他們遭遇了更多的野獸,但在學生們合作無間下,眾人依舊能夠快速的解決來襲的野獸,果然人多就是力量。

​ ​ ​ 第三日午後,他們走到了百花谷入口,找了個陰涼處休息用餐,然而不折卻一臉嚴肅的走到坐在一顆大樹樹根上的不俊身旁,蹲下低語道:「不俊同學,不知道是否是我太杞人憂天,靠近百花谷後我總覺得怪怪的。」

​ ​ ​ 不俊還沒回應,一旁的不言立刻湊過來問道:「嗯,哪裡怪?」

​ ​ ​ 不一也過來湊熱鬧道:「有嗎?我怎麼完全感覺不出來?」

​ ​ ​ 然而不俊點頭道:「我認同隊長所說的;野獸太少了。」

​ ​ ​ 不言跟不一這才回想起,傳聞百花谷動植物眾多,但如今他們靠近百花谷後,反而沒遇到什麼野獸,確實奇怪。

​ ​ ​ 不折依舊用只有這個小圈子聽得到的聲音,以免打草驚蛇道:「你們可有頭緒,為什麼會這樣?」

​ ​ ​ 不言和不一同時搖頭,唯有不俊道:「比較有可能的是,野獸們被什麼給吸引到別處了;而這吸引他們的東西,也許是跟我們一樣的採集者。」

​ ​ ​ 不俊並沒有把話說完,因為吸引這些野獸的,還有一個微小可能,那就是他們的上位者出現了;例如他腦中此時浮現的老蛇。但無論哪種解釋,他認為都無法完美解釋現況;於是他接著又道:「目前野獸變少對我們而言是有利的,我認為只要小心一點,還是可以一探究竟的。」

​ ​ ​ 不折接受了不俊的想法,於是眾人在稍微休息過後便沿著山路,前往百花谷。此時漸漸開始有其他同學發現了這詭異的情況;畢竟從他們靠近百花山脈的這三小時內,僅僅遇到了一波十隻左右的毛毛蟲從樹上垂吊攻擊,這攻擊頻率和數量實在微弱的太詭異了。

​ ​ ​ 於是學生們開始透過短距離群組傳訊符,放慢速度討論,不過最後的決定跟不折和不俊一樣,繼續往前走;只是大家都更提高警覺。

​ ​ ​ 莫不俊倒是依舊手插著口袋壓隊,一點都不著急,畢竟他的念能感知目前都沒什麼異樣,直到一個小時後,帶頭的隊長不折舉手示意停下,對著通訊符籙道:「我看到了野獸的屍體,這樣看來確實有其他採集者來過。」

​ ​ ​ 眾人隨著不折的話行進間,來到一片開闊的低草地,看見了不折所說的的毛蟲、蜘蛛屍體;然後眾人沿著一旁的河流往上游朝著百花谷前進,仍然每數步便有幾具野獸屍體。與方才不同的是,除了上述兩種,開始出現蛇、鼠的屍體。而隨著眾人越來越深入,所見屍體種類越來越多,直到那片在地圖裡應該是百花谷的地方。

​ ​ ​ 眾人極目遠眺,卻盡是被連根拔起而顯得坑坑洞洞的野草地,還有遍布在上面的虎、豹、蜂、蝶、蚊、蟻等,滿滿的野獸屍體。

​ ​ ​ 「「「……」」」

​ ​ ​ 墨家學生們心中一陣無語過後,同時想起一句成語—竭澤而漁。

​ ​ ​ 由於這些野獸早已全無氣息且毫無動作,不俊的類物理感知念力波動並沒有發現這些屍體,所以他此刻也是一陣訝異,

​ ​ ​ 「太過分了!」

​ ​ ​ 不知道是誰喊出這句話,但大家都懂意思:屠戮得太過分;將百花鏟得一絲不剩太過分;將百花谷生態被破壞殆盡太過分。

​ ​ ​ 而看到蜂蝶屍體,不折立刻想到此行的目的—蜂王漿。於是他立刻指揮道:「去看看蜂巢的狀況!」

​ ​ ​ 雖然眾人都很心急,但看到屍體下尚未完全凝固的血水,這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大部隊(才能辦到)的採集者極有可能還在山中,於是大家依舊保持隊形,以更為緩慢的速度小心沿著山谷搜索,然而除了屍體,看到的唯有被剖半取蜜一滴不剩的蜂巢。

​ ​ ​ 「我們必須速決,接下來要放棄任務還是…」

​ ​ ​ 即使不折沒將話說完,除了默不作聲的不俊外,眾人異口同聲道:「追!」

​ ​ ​ 不折點頭道:「我想也是。但這有一個風險,不知不俊同學是否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 ​ ​ 不俊也點頭道:「從百花谷的狀況看起來,對方的綜合實力遠勝我們。我們的策略是避開野獸為主,但對方卻能夠毫不遮掩的將野獸們屠戮一空,這便說明了我們之間的戰力差。」

​ ​ ​ 學生們雖然好戰,但都不是無腦的孩子,於是很快就理解不俊的意思。

​ ​ ​ 「難道我們只能放棄嗎?姑且不論成績,這關係到我們的根基丹藥;若其他兩隊都能夠拿回食材,只有我們什麼都沒有,除了臉面上過不去,也會讓藥材缺少一味而讓長輩無法煉丹,影響所有的同學。」其中一位同學發言道。

​ ​ ​ 「其實,我擔心另外兩隊也可能遭遇同樣的狀況。」不俊手插口袋眺望另外兩隊目的的方位如此說。

​ ​ ​ 這倒是連隊長不折也沒想到,於是跟著其他同學一起在驚訝過後,陷入沉思道:「不得不說,這推論很有可能。有一就有二,把百花谷事件直覺視為獨立事件是一種思考謬誤,這手段、人力,極有可能不是單一事件。另外兩隊也很可能遭遇同樣狀況,若是如此,那麼這甚至可能是針對我們墨門學子的一個行動了。」

​ ​ ​ 眾人聞言一時間陷入沉默,不知如何是好。

​ ​ ​ 依舊感應不到暗中隨隊老師的下落,莫不俊決定主動發話道:「嗯嘛,追著他們打游擊是下下策。若百花谷事件真是針對我們的行動,他們必定考慮過我們追擊的狀況而防範後路突襲。所以我們必須繞行至他們前方先行清理野獸並同時熟悉環境,才能佔據地利發動奇襲,否則我們打游擊的同時還需要警戒野獸們;但這樣一來我們就等同是花費多餘的力氣同時多線作戰而失去了人和,所以這個方案並不適合。」

​ ​ ​ 原本就已拿不定主意的學生們,此時聞言更是洩氣。

​ ​ ​ 「所以…我們只剩一個選擇」莫不俊道。

​ ​ ​ 聽到此話,眾人心裡同感訝異:還有其他方案嗎?

​ ​ ​ 「兵分兩路。我去追蹤這採集隊伍但不交戰,而你們去另外兩個食材地點與其他隊伍會合後視狀況是否回來支援。若其他隊伍也遇到同樣狀況,就先解決那邊的問題再說;我這邊只是尾隨並留下暗號,只要不被他們發現即可,畢竟野獸都被他們給清光了。」

​ ​ ​ 大家都覺得有理,但不折卻提出疑問道:「若我們去了另外兩處,即使我們順利的幫助其他兩隊取得食材,一來恐怕沒時間循著你的暗號會合,二來可能他們已經走遠了,那我們豈不是依然無法取得蜂王漿?」

​ ​ ​ 學生們同時轉頭看向莫不俊,莫不俊則冷靜的回答道:「也許這處只是單一事件,那麼另外兩處就花不了多少時間;或許另外兩處也有事件,但我們彼此會合後實力能夠勝過對方而奪回食材;或許最糟的狀況發生,我們一樣食材都拿不到…」

​ ​ ​ 「但是,那又如何?既然這是針對我們的行動,那我們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被算計而任務失敗就是正常的。我們在最後能做的,其實只是全員平安的回鄉,保存實力敗中求活罷了。」

​ ​ ​ 「至於食材的部份我認為不用擔心,我不相信偌大的墨門,會沒有這些存貨。而我們目前雖然像是跑任務,但實際上也還只是學院課業的一環,再說若這場行動真的是針對我們而來,那麼這就不只是我們學生們的問題了。綜合以上所述,我相信長輩還是會提供丹藥給我們的。所以我們就盡人事,聽天命看結果如何吧,情勢已經失去掌控,想再多都沒用。」

​ ​ ​ 最終,眾人被說服了,於是其他人先前往較近的燕窩採集地「赤峽」;而他則終於可以放手而為,偷偷來享受單身的快樂…

​ ​ ​ …如果沒有帶著兩位大家不放心他一個人,而硬丟給他的拖油瓶的話。

念力、修仙、機關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