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陰陽海.天梯(0-1-1-3)

2023/02/1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翌日醒得早,涼甚,我用力伸展腰臂四肢,而硝梟那隻夜貓蜷曲成團、仍舊熟睡,晨浴完畢來到前廳,見柳翼隻身一人悠哉地備料食材,做開店準備,他問候了聲「早」,替我烤煮煉乳草莓壓磚三明治和麥香奶茶,我好奇走近柳翼,問道:「那道題目意義為何?」柳翼微感意外,反問:「你直覺生菜沙拉的數字是多少?」我摸摸鼻唇,歪頭說道:「二⋯⋯二十六吧。」
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個數字。
柳翼突然曖昧一笑,將早餐遞給我,說道:「人享用美食時比做愛時更沒防備。」我興致勃勃地笑答:「嘿,是麼,柳老闆你的經驗談?」硝梟昨晚不經意暗示,柳翼這男人生性潔癖,容不得自身絲毫髒污,卻同時與至少三名女性保持肉體關係,他不否認說道:「有點兒經驗。人類感知過的記憶在腦內重現,再加工重組形成新的形象;先驗客觀信息刺激感官並轉化,雖具直觀性、概括性,然而對自我意識狀態的呈現,因應自我需求、發揮利己的實踐操作,其步驟必存一定混亂錯誤,是故所儲存的認知,乃心理旋轉表象。」我略有印象,這好像是德國哲學家阿圖爾.叔本華的學論,我則將叔本華聯繫悲觀主義的詮釋,轉化成墨薔淳式解讀:「呃⋯⋯好比有個貌美胸挺、腰緊腿長的美女不在眼前,她純粹傳了則『明天晚上開會』訊息,我卻妄想她對我有意思,欲邀約共渡一宿良辰?」
「我的廚藝足以讓任何人放下心防地享受美食。」柳翼情態慵懶,自信說道:「與此同時,人潛藏的深層個性和欲望便赤裸顯露,那人專門留下三項線索,首先,他特意光臨敝店,點了『山藥泥燴薄鹽烤鯖魚』,瑞芳盛產山藥、鯖魚,且說『此菜牽扯兩宗命案』,已擺明案發地在金九;其二,如果我能找到真相,他便自首,敢訂下如此賭注,是想自首,還是不想?」我咬了口壓磚三明治咀嚼,忍不住第三度爆粗讚美:「媽的,這個有夠好吃!唔,他想自首,也確定你能破解謎團,否則誰沒事到處亂扯自己殺人⋯⋯不盡然,某些人故意逞凶鬥狠、掙討顏面,確實也會扯謊,但按硝梟描述,我相信那人說真話。」
柳翼俏皮地眨眨眼,說道:「不管連續殺人案多複雜、罪犯多邪惡殘忍,終究屬於人性範疇,凡是人,必受七情六慾羈絆,觸發犯罪行為的首案,向來包含大量情感訊息,只要解讀透徹這些訊息並分類,即可查明作案動機、進行罪犯側寫,建構行兇步驟,快速降低、濃縮嫌疑人數。」我忽說道:「啊嘞,柳老闆你確實是開餐廳的,不是啥犯罪側寫師是麼?」柳翼亦煮杯麥香奶茶緩飲,頗撒嬌說道:「哎呀,鉅子你越說越玄,梟應該已向你詳細介紹過我,單純小餐廳老闆。」就硝梟那天授唱詩人級記憶,整整花了三年才背起自己手機號碼,暫莫論把我墨薔鉅子身份隨意宣傳出去,光交往柳翼這款人,玄的到底誰呀?
「第三項線索,數字三十五的生菜沙拉。」我篤定說道,「但生菜沙拉非重點,三十五才是。」方才柳翼提及心理旋轉表象,強調人類會加工重組記憶,換言之,管它是否生菜沙拉,主要目的乃逼人下意識說出慣用數字,像我陰時陽生,是以喜愛使用「一三六八」四個數字,舉例個淺白道理便懂,諸如銀行提款卡、住家保全系統等密碼,一般人普遍慣用生日或手機數字設定。柳翼拋出莫名其妙的不相干物件,令那人措手不及地講出慣用數字,引導技巧高明,聽他續道:「近代流傳一種奇特心理學,叫『物相心理學』,源自陰陽家的印名相術,融合東西方精萃。」
愣是沒聽說過「物相心理學」。戰國末年,齊人鄒衍創始陰陽學,太史公言稱「深觀陰陽消息,而作迂怪之變」;清代紀昀之百餘官編撰《四庫全書》,皇權欽定「五術」,山、醫、命、相、卜,且又「相」術化五格,印、名、人、宅、墓,柳翼所指物相學基礎,當是印相格和名相格之延伸。柳翼看我臉露疑惑,語氣頑皮說道:「多數心理學專家嗤之以鼻物相心理學,認為謬談,我卻非常相信。我們試著把『星座』設定為一件抽象物品,有個不信星座的人,很想斥責迷信星座的人,於是他開始上網查看星座學都說些什麼,常態情況下,他會先找自己的星座,因為最容易比對講得準不準。假設,他從十二歲開始看,發現準確率只達三成,連看十年,一路看到二十二歲,鉅子呀,你判斷他會覺得準確率達幾成?」我突然理解這個「假設」內的玄機,「啊」地聲,答道:「準確率絕對提高許多,他也會開始相信星座!」
柳翼一副孺子可教模樣,說道:「嗯,人其實是種容易被潛移默化的動物,十二歲時雖然不相信,但遇到某些事情,可能會開始找相關星座的資料進行驗證或聯想,久而久之,便陷入模糊比對中,俗稱『對號入座』。反之,發生一些不可預期情境,來不及執管理性思辨,亦容易將自己性格特質,歸類進星座中,我們甚至可視為『心理暗示』、『心理催眠』一環,如此反覆訓練,十年後,當然覺得自己如星座評寫,正確無誤,漸漸地深信星座。」
俄羅斯生理學家伊凡.巴夫洛夫奠定「古典制約」理論基礎,即通過反覆人為干預,聯繫起兩個不存在關聯的事件,巴夫洛夫餵狗之前,固定發出搖鈴諸類響聲,爾後,每當狗聽見響聲,消化液分泌量始增。若將星座(星座學)、印璽(印相格)、姓名(名相格)藉做搖鈴,那麼人類如同狗兒被制約。我苦笑回道:「綜觀人類自負心態,自以為物品是被人類創造出來使用,沒承想反被物品控馭,像我就被手遊點數制約,哈哈。」柳翼笑道:「物相心理學範疇相當籠統、探討層面廣泛,比方常穿大圖案字母上衣的人,個性偏幼稚;喜歡戴首飾的女性則容易感到寂寞⋯⋯諸如此類,雖未必精準判斷人心,我仍愛這個理論。」
我搖頭說道:「其實很準啊,我們判斷陌生人的第一印象,不就建立在對方的容貌和穿着裝扮,才有『以貌取人』一話,我懂柳老闆你運用『物相心理學』的技巧了⋯⋯對於熟悉事物,因受既定暗示和制約,說是訓練有素也不為過,更容易說謊,然突發陌生狀況,人類極難隱藏慣性⋯⋯所以我回答二十六,乃為最熟悉數字──二十六歲──同理,那人三十五歲對吧?」柳翼目光笑意甚濃,收拾我吃完早餐的杯盤,說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自昨晚聽過生菜沙拉問題後,你必已詳細思考過答案,推論數字『三十五』的意義,啟動『覆舟』行動──反制約,否則不會今天一早主動發問,並回答二十六。」喔,意思是問我同一題失準,那期待柳老闆你的下道抽考題,真能好好剖析墨薔鉅子內心。
話說硝梟擅長照片尋真的本事,恰巧印證物相心理學邏輯成立,難怪他和柳翼一拍即合。柳翼建議趁著清晨日煦,順山徑到附近逛逛,感受水湳洞孕育的縹緲古韵,甫步離餐廳不過百尺,立刻身穿霧紗、衣沾濕珠,眼前一片迷濛,我不曉得此處霧氣如許濃重。昨日趕赴碰面硝梟,沒仔細環顧周遭地形,餐廳位於無極索道沿途,聽來似無突兀,然實地來攀爬一趟便知,這間曾是礦燈亭分館的屋舍,建於此可謂怪誕。
索道,即運礦軌道,無極索道採迴路雙軌設計,全線依傍著選煉廠十三層遺址,意味無終之極,故名之。通常山友健行,多從採礦時期的機房舊址「天車間」,接「六坑斜坡索道」進入,分左右兩岔路、呈ㄚ字型;左岔路直走至底,有一曠臺可環視無耳茶壺山、廢煙道、基隆山等,其向下則為水湳洞聚落、陰陽海,其右側湮滅小徑可通往黃金瀑布;右岔路遇一封閉坑道,「本山六坑」,本山原名「金瓜山」,乃金瓜石地名由來,山頭因採礦剷平,現為金瓜石地質公園,今六坑僅賸紅磚砌成之拱型坑口。昔日坑內礦石經無極索道,越南北隧道,運往選煉廠精煉,道長一千八百公尺。
步履在時隱時現的軌枕和石碴上,如歷苦伕開山鋪路、焊鋼換枕等諸多挑戰,片片軌枕、層層山勢,兩者皆猶天梯蜿蜒不窮,彷彿騰雲懸空,往北穿行北隧道,包括無極索道在內,隧道鐵軌早蝕消,地面泥濘滯礙,中段則完全無光,令人緬懷礦工擎礦燈,渡黑前行的艱辛。未久,出得隧道口,左前方不遠便是選煉廠十三層遺址。
聽聞不少人視選煉廠殘蹟遺址為冒險名單,我不比幼時探廢心盛,唯在禁止柵欄外欣賞幾眼,仰頭望天、日愈艷熾,轉身,打算返回餐廳坐等美味午餐,猛地背後興竄一股微弱靈力偷襲,我反應極快,彈足旋身同時,反手一根抱爪釘打去,哐啷一聲,釘飛百尺,沒入約莫第七層或第八層樓的樓臺壁上,背光,以為撲空,定睛,猝然瞟見抱爪釘穿透一隻鬼體!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