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暮合宿BL《05. 鬼壓床》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04. 鬼壓床

04. 鬼壓床

陳宇航不停地拍打著忠銘的臉頰,試圖喚醒他,並且時不時地望向忠銘剛才凝視過的地方。

但是在陳宇航的眼裡,除了空蕩蕩的床鋪外,壓根不見任何異狀。

幾經物理攻擊下,忠銘終於緩緩清醒過來。

腫得一臉像豬頭的忠銘,還迷糊地問道:「為什麼⋯⋯我會倒在地上?」

陳宇航向他解釋:「你剛剛好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突然暈倒了過去。」

忠銘這才回想起他剛剛看見陳宇航背後有著一名臉色蒼白,半透明的鬼臉,注視著他。

然而,他不明白的是,為何臉頰會如此脹紅發疼,在他印象裡,不就只是昏厥過去嗎?

忠銘認為現在不是追究這原因的時候。

他趕緊抓起陳宇航的手臂跟他說:「你快離開這個鬼地方,這間套房根本就是鬧鬼啊!」

陳宇航扯下他的手,露出滿臉疑惑的表情罵他:「就你的問題最多,我就沒感覺不對勁,就只有你在那邊鬼吼鬼叫。」

「是真的啦!」忠銘拉開落地窗的窗簾,指著外頭告訴陳宇航,「你都沒發現,這處公寓除了你家以外,根本沒有一間房間的燈是亮著!」

「嗯哼,所以呢?」陳宇航仍然帶著一臉不屑的表情盯著忠銘看。

忠銘覺得現在不管再怎麼解釋,如果沒讓陳宇航自己遇到,他壓根就不會相信。

就連站在一旁的吳俊祥也認同忠銘心中所想的事,點頭如搗蒜。

「算了⋯⋯」忠銘拿起放置在地上的側背包,打算離開這棟令他寒毛直豎的套房,在他離開時,回頭給陳宇航忠告,「別說我沒提醒你,這個地方可是扎扎實實的鬧鬼,別說我這朋友沒義氣。」

忠銘在撂下狠話後,便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這間公寓,留下一臉錯愕的陳宇航一人杵在原地。

吳俊祥搔著頭,對著忠銘大罵:「好歹把他一起揪走啊!這樣我嚇你有屁用唷!懦夫!虧你剛還想親他⋯⋯誒?」

他突然恍然大悟,「這個人⋯⋯跟我一樣嗎?」

吳俊祥仔細端詳了一下正在不停將黃湯往肚裡吞的陳宇航,那幾分帥氣的姿色,頗讓吳俊祥動心。

他躲回到浴廁內,天人交戰著⋯⋯

「這樣可以嗎?明明我會自戕就是因為太愛我的愛人,現在我看上他,這不就是移情別戀嗎?」

「等等⋯⋯可是我已經死了啊!我的愛人也有可能已經愛上了別人,要說背叛,也是他先背叛了我。」

「我現在另結新歡,是可以的吧!」

吳俊祥試圖說服自己,並回到了陳宇航的身旁,此刻,他早已酩酊大醉,搖晃著身子,倒臥在床上。

吳俊祥見機不可失,用意識將所有的燈給關了,並拉上了窗簾,雖然這舉動是多餘的,壓根這公寓就沒半個人,但對於吳俊祥來說,這是一種習慣。

他來到床邊,望向鮮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的陳宇航,身為鬼魂的孤寂,油然而生。

吳俊祥將陳宇航翻了過來,開始肆無忌憚地撫摸他。

昏睡中的陳宇航感受到了一股壓迫感襲來,他發現自己處於半清醒狀態,但是身體卻完全動彈不得。

陳宇航感受到一陣舒爽從下半身蔓延開來,這讓他起了生理反應。

儘管身體無法反抗和移動,但下面可是活力充沛、蓄勢待發。

實在過於疲累的陳宇航,竟將這鬼壓床當作是一場春夢,決定繼續呼呼大睡。

吳俊祥見狀後,用舌頭舔了一圈嘴唇,斜笑道:「這樣不就正合我意嗎⋯⋯」

5.1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