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暮合宿BL《02. 又來了!》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02. 又來了!
「請理性閱讀,小說中的宗教內容僅為故事情節,切勿過度相信或迷信」
「奇怪了⋯⋯客廳外怎麼那麼吵,晚上了嗎?」
「不對啊!晚上反倒應該更安靜才對啊?」
「自從對面的房客被我嚇走以後,理應來說,應該是安靜無聲的。」
「唉⋯⋯起來看看吧⋯⋯」
我緩緩從浴缸爬起,拖著虛弱的身子走到廁所門邊,往外一瞧。
在這時,我突然感受到一張巨大的臉孔正盯著我,使我從睡眼惺忪中清醒過來,我瞪大眼睛望著他。
我見他張望著我身後的浴室,僅差幾公分,我們就碰在了一起。
他那雜亂無序的頭髮蓋住了他的眼睛,但我仍能透過髮絲間看到他那迷人而深邃的雙眼。
不得不說,長得還挺帥的。
我看到他打開浴室的燈,然後抱怨道:「雖然重新裝潢過,但仔細一看,這屋子裡塵埃滿布,根本就沒打掃過嘛!到底是多久沒住人了?」
我莞爾一笑,對著正在浴室打掃並捲起袖子的他說:「自從裝潢後,這房間就一直沒有租出去過喔。」
想想,我還真有毅力。
我飄向客廳,突然一道光線射向我,我下意識用手臂遮擋住光線。
心裡咒罵著:「又是加持過的符咒嗎?」
可等我定睛一瞧,原來只是一面普通的八卦鏡。
「我還以為是加持過的,切!」
我來到桌上,看了一眼合約,甲方承租人姓名──
陳宇航
還真特別的名字,不出意外,我要讓他好好出意外,搬離我所居住的地方。
不過,看他這麼賣力地替我打掃環境,我就等他打掃完後再把他趕走吧。
我叫吳俊祥,十幾年前,我選擇在這間租屋處的浴室裡割腕自殺。
那時廁所的牆壁上濺滿了如顆粒狀的血滴。
我只知道那時腦袋昏昏沉沉,不一會兒就躺在浴缸中昏睡了過去。
待我醒來時,我看見了母親和父親兩人哭喪著臉,前方則站著一名穿著袈裟的僧侶,嘴裡念念有詞。
我的母親則手持魂幡,垂頭啜泣,時不時配合僧侶喊著我的名字,起初怪不好意思的。
但經過父母淒厲的呼喊,我這才潸然淚下,跪在他們面前,頻頻道歉。
我竟讓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愧疚自己的不孝,頻頻磕頭。
就在這時,有個穿著一身潔白長裙的女孩走到了我身旁。
她對我說:「該走了⋯⋯」
雖然我不知道她要帶我去哪裡,但,看著母親因為喪子之痛,而哭暈。
我最後沒有隨著那名女子離去,反倒是跟著家人回家。
在銅錢的聲響中,卦出的聖杯,是牽掛。
幾年後,父親為了讓母親忘卻我,便帶著她到處遊山玩水,而我在他們記憶則逐漸淡去。
掃墓已成形式⋯⋯
我再度選擇回到這間租屋處,這裡有我和前男友相處過的回憶。
所有的思念也來自於他。
這間房子除了他,我不准任何人住在這裡。
於是,我開始了我的驅趕計畫。
起初,房東只是請工人重新粉刷牆面和更換浴缸。
房東為了把這間房子租出去,可說是費盡心力。
而我也不遑多讓,努力讓這間房間成為鬼屋。
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但我的舉動似乎驚動了附近的廟宇,導致他們在鑾轎時,特地前來除穢。
結果這間房間就被貼滿了加持的符咒和鎮煞七星劍。
我就只好改去對面鄰居家借住,沒想到,順道也將他們嚇走了。
如今這樓層本該因為靈異事件,而有所平靜。
沒想到,房東居然不罷休,開始對房子進行改裝。
為了讓師傅安心,她特意在門口放上七星劍,並藉口說是用來擋煞。
我只好繼續借住對面的空房,直到裝修完畢後,房東才將那把令人討厭的七星劍拿走。
你或許會好奇,為什麼房東不繼續留著呢?
因為,我曾去她家大鬧了幾回,將所有的不滿全都宣洩到房東身上。
結果,好像嚇到她的二女兒,導致房東的女兒精神有些失常,時常去看身心科。
雖然有些過意不去,但正因為這樣的陰錯陽差,房東將那把寶劍改放在她自己家中。
因禍得福下,我又得以繼續住在這間房子裡。
結果,現在又有人不怕死地搬進來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看來,我得加大力度把這裡變成一座驚悚鬼屋才行。
我磨拳擦掌,陷入沉思中。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1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