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局 風起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他總會穿著一身淡色素衣,不論到哪,身旁都會有一隻青藍色蜂鳥跟著。蜂鳥像是有靈性般,總是靜靜聆聽他說的每一字每一句,也會回應他。

所有人都好奇,他是從哪弄來一隻這麼有靈性的鳥兒,大概有八成以上的人會猜,他是從巫觋族那弄來的,這個答案一半對,一半錯。

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同時是周國當今皇帝的弟弟,宣戚。

大部分的國家政務皆是由宣戚操持,只有較重要或是不能他一人做主的事情,才會呈報給宣崇,請宣崇處理。

表面上,宣崇非常依賴自己的弟弟,朝政及宮內大小事都會問過宣戚,此寵信程度,引來文武百官及眾皇子猜疑,很多人私底下都說,宣崇遲遲不選皇儲,就是為了給宣戚鋪路。

然而,事實卻並非那麼簡單。

宣戚帶著青藍蜂鳥來到襄西湖,賞著湖周圍的景色。

『你一直都很喜歡這裡,前些日子我答應要帶你來的,卻因政務冗多而延到現在,你不會怪我吧?』

蜂鳥吱了聲:『不會。』

平時襄西湖就罕有人跡,除了宣戚的攝政王府,此處便是他能夠放心與蜂鳥說話的地方。

宣戚走到湖中央的亭子並坐下,享受花香拂過的悠然,這片刻寧靜是久違的確幸,宣戚腦海不禁浮現當時的情景。

那是他第一次與他的相遇。

『竹兒,如果我是第一個遇見你的人,也許,你的命運就不是如此了。』

蜂鳥啄了下宣戚的耳朵:『又再說胡話。』

宣戚摸了摸被啄的耳朵,感嘆道:『多希望自己不是出生在皇室。這些競爭、權勢、榮華,我現在才知道,都不及你重要。』

蜂鳥歪頭看了看宣戚:『既是命,便隨命去,這是你我改變不了的事實。』

宣戚伸出手指,溫柔地摸著蜂鳥的頭,而這份柔情,是專屬於竹兒的。

就在宣戚與蜂鳥享受彼此陪伴的時光時,一道聲音劃破這份悠然。

『你們果然在這。』

聲音來源於湖面上,宣戚頓了一下,他看向湖中。

『里月見!』

月見站在湖面上,朝宣戚揮了揮手。

『抱歉呀,打擾到你們的依偎溫存。』

宣戚站起身,走向前指著月見:『妳終於出現了,妳是什麼時候來玉京城的?』

『大概是兩日前吧。』

『兩日前?妳沒去見陛下嗎?』

『不急。』

『藍兒回來了,妳應該知道吧?』

『當然。』

月見瞬移到亭子裡,她朝蜂鳥伸出手,蜂鳥便飛到她掌心上。

『竹兒,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呀?』

蜂鳥吱叫一聲,歪頭看月見:『有時。』

『嘖嘖,竹兒啊,你真是傷我心,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這時,宣戚將蜂鳥輕柔地抓到自己肩上。

『別在這騷擾竹兒,妳先說說妳來玉京城之後的打算。』

想起剛到玉京城遇到的事,月見說:『宣袁是個什麼樣的皇子?』

『為何問及宣袁?』

『我百年前在周國置辦的宅邸旁,多了一座堯王府,且宣袁此人…』月見說到這裡的時候,眉頭蹙起,『很奇怪。』

『奇怪?』

『宣袁並不是外界傳的那樣,是個賦閒王爺。他可是養著一群府兵呢。』

『妳與宣袁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不過路過他的王府,就被一群府兵包圍,以為我是什麼心懷不軌的人,與他們發生一點衝突後,才知曉他偷偷搞了個情報組織,手裡可有不少資料呢。』月見意味深長地看向宣戚,『這人心思藏的很深。』

聽完月見的話,宣戚面色變得凝重。

『也就是說,又多了一個人來爭儲君了。』

『當宣袁知道我是里月見後,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反而是他身邊的侍從反應最大。你在朝攝政那麼久,完全看不出一絲端倪嗎?』

宣戚搖搖頭:『正如妳所說,宣袁藏的很深,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成日賦閒在家的王爺,再加上他的王府建在偏僻之處,更是鮮少與人來往。』宣戚頓了一下,接下說,『他知道妳是里月見,而妳也知道他的秘密,你們又住的相近,難保不會刀光劍影?』

月見難得認真的聽人說話,她一邊聽宣戚說,一邊點頭,待宣戚說完,月見忽然用著很正經的表情對宣戚說:『我活了這麼久,還從未看過如此俊朗非凡的男人,宣崇怎麼會有個這麼帥的兒子啊。』

宣戚:『……啥?』

宣戚頓時愕然,話題怎麼突然跳脫了。

『不是,怎麼扯到宣袁的長相去了,妳既知道宣袁的真面目,就不擔心嗎?』

『只要他不擋到宣藍的帝王路,我暫且睜隻眼閉隻眼,倘若他有意爭儲君,我自會處理掉他。』

『又或者,妳可以藉故拉攏他,這樣一來,妳也比較好辦事。』

『拉攏他?』月見像是聽到什麼驚天大事,驚訝地看著宣戚,『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雖說他是一介凡人,但…。』月見突然停頓,思索著要不要將自己看不到宣袁的過去未來告訴宣戚。

月見這個停頓,倒讓宣戚疑惑:『怎麼了,難道妳搞不定宣袁?』

『不。』月見決定不告訴宣戚,她說,『與其拉攏他,不如反其道而行,先發制人。』

『如何做?』

月見站起身,自信滿滿道:『無所不用其極地騷擾他。』

『……。』

宣戚一聲輕嘆,帶著他的蜂鳥竹兒緩步走離亭子。

『果然不能將振興國家的希望放在一人身上。』

月見看向宣戚逐漸遠去的身影大聲道:『等著我的大計畫吧。』

———

玉京城東區,是城裡最熱鬧繁華的地區,此區有間獨一無二高十五樓層的客棧,名高大尚。

高大尚客棧如其名,不僅高,外觀也特別豪華時尚。

客棧一樓是專給客人用餐的區域,二樓則是專給達官貴冑品茶的包廂,三樓是專給文人墨客聽曲賞舞的地方,四樓以上才是供客人住宿的樓層。

客房依樓層分品級,十二至十五樓為天字號,最高級。八到十一樓為地字號,中等級。四樓到七樓為人字號,普級。

宣藍一回到玉京城就選擇住在高大尚客棧,居住樓層為十五樓,房號是天字號零一。

晌午過後,宣藍用完餐,休憩一會,便命小二燒水送進房中,她要準備沐浴。

當宣藍泡在浴桶內,閉目養神時,一道聲音突然出現。

『挺享受的嘛。』

宣藍立即睜眼,下意識用雙手擋住裸露在外的上半身。

月見身體半倚靠屏風,用著欣賞美好事物的表情看宣藍。

一見來人是許久不見的月見,宣藍才解除戒備,她放下遮擋上半身的手,沒好氣道:『妳什麼時候能改掉老愛神出鬼沒的習慣。』

『我才不改,這可是瞬移術好玩的精隨。』

宣藍捧起一把水就朝月見潑過去,月見立即瞬移到屏風外。

『我說小姑娘,妳也泡得差不多了,該出來了吧。』

好好的沐浴時光被打擾,宣藍也泡不下去了,她起身拿起掛在木架上的浴巾快速擦過頭髮與身體,再穿好衣服,走出屏風。

『妳何時來玉京城的?』

『妳怎麼跟宣戚問同樣的話。』

宣藍走到茶几旁,給自己倒水,一口喝下後,說:『上個月,妳到緬沺城找我,告訴我時機差不多該回周國了。前三日,我一到玉京城,便開始等,一直等到現在,妳才終於出現。』宣藍放下茶杯,揚起含著怒意的笑臉,『妳不如上個月就先告訴我,回玉京城後,從哪著手才不至於浪費我這三日來的時間。』

『也不過才三日,讓妳享受三日的寧靜安逸不好嗎?』

『當然好。』宣藍走向月見,『但妳是知道我的,我不喜歡不能,或是無法掌控的狀況。』

月見尷尬地呵呵兩聲:『知道了、知道了。我這不是來找妳了嗎。』

維持一段時間的僵硬笑臉,立即換上另一副威儀傲氣的表情。

宣藍走回茶几旁坐下:『如今,妳的長生不老人盡皆知,而妳人在周國的風聲也傳遍上亞,我在回周國的路上,大家都在討論妳呢。』宣藍停頓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什麼,她問,『一開始,是誰說妳在周國的?』

『你們家太常卿呀。我還沒到周國,他就到處散佈消息,說我就在周國,還暗示我與宣氏皇族走得很近,雖然一部分是事實啦。』

『殷末勳…,我小的時候聽聞過,巫觋殷家出了個不得了的天才,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人之才。妳要我在外頭的這七年對周國不聞不問,現在我回來了,該告訴我七年間發生了什麼吧。』

『簡單說呢,就是離十年之期快到了,有人開始蠢蠢欲動,不過,真正該注意的是殷末勳,周國自開國起,皇帝一旦決定儲君,太常卿就有督導行教儲君之責,可這任宣皇並無定下儲君人選,那麼,以太常卿立場,他有權自行選擇屬意的人當儲君。』月見定定地看著宣藍,『殷末勳選擇了四皇子,宣邕。』

宣藍點點頭表示明白:『他想扶持四王兄當上儲君,可,這與妳有何關係呢?難道他已經知道妳要助我登皇位?』

『他不知道。』

『他想要得到長生不老的秘密?』

『不是長生不老,是我的命。』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