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經過一段時間的步行,基奧里恩突然發現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從空中一閃而過,他不敢置信地追了上去,卻再也沒見到那道身影,心中充滿了疑惑,不知道是不是米娜克絲。


等他回過神來,四周充滿著工匠,他們正在建造一道宏偉的城牆,巨大的吊臂高高舉起,工匠們協力將石塊運送至城牆上,同時在上面建造防禦工事。


前方來了一隊衛兵,身上穿著閃閃發光的鎧甲,手中握著鋒利的長矛,他們正在沿途巡邏。在與一名衛兵交談後,得知這裏也出現了不死怪物。


基奧里恩開始了解到,整個王國都深受巫妖王和不死怪物的影響,不列顛王城的緊張氣氛可能源自於這樣的威脅。


於是他詢問是否需要協助,衛兵們輕鬆地表示有王城派來的援軍,目前可以處理得來,但提到北方漢特山脈礦坑被怪物占據的情況,他們感嘆沒有足夠的人手。


在表示願意協助調查後,基奧里恩踏入了米諾克城,他發現城中雖然充斥著工坊和打鐵舖,但這些地方都陷入了一片死寂,沒有鐵匠們敲打金屬的聲音,也沒有工人們忙碌的身影。


在一家小工坊前,一位老鍛造師坐在門口前打盹。當基奧里恩走近問候時,他留意到老鍛造師的眼神在他腰間佩戴的劍上停留了一會,然後老鍛造師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搖了搖手,表示他目前無法接受新的委託工作,基奧里恩立即解釋,他的目的不是前來委託工作,而是希望了解目前城市的狀況。


老鍛造師皺起眉頭告訴基奧里恩:「這裡的情況非常糟糕,翼魔們占據了礦坑,導致我們無法獲得足夠的礦石來繼續工作,城市的經濟和運作都受到了嚴重影響。」


基奧里恩好奇地追問:「翼魔?難道不是因為北方礦坑中出現怪物嗎?」


老鍛造師冷笑一聲然後說:「怪物?那只是人們給予他們的貶稱,事實上,翼魔們只是多了翅膀的種族,他們非常擅長工藝,個人非常欣賞他們的才華。只是最近不死怪物的出現引發了恐慌,城中的人們開始將他們視為威脅,驅趕他們,翼魔們無處可去,當然會逃到礦坑中躲避危險。」


基奧里恩思考片刻問道:「難道就沒有和翼魔們和平共處的方法嗎?」


老鍛造師感嘆地搖搖頭:「如果艾兒還在城中的話,或許翼魔們不會這麼反抗。但現在市長已經換了哈娜,你可以嘗試與市長哈娜談談,但提醒你,哈娜非常討厭翼魔,尤其是提到翼魔的時候,她的情緒波動很大…。」


基奧里恩向老鍛造師道別,心中已經有了決定,他將前往拜訪市長哈娜,試圖解決問題。


在等待一段時間後,他終於獲得進入市長辦公室的許可,在那裏看到哈娜手中拿著酒瓶,正在大口灌下,她的臉上滿是酒氣。基奧里恩向她解釋現況,但哈娜卻不耐煩地中斷了他,大聲咆哮:「什麼翼魔?一群不知好歹的傢夥!等我解決了不死怪物,我就要率領衛兵前去剿滅他們!」


基奧里恩心裏明白與哈娜繼續交談下去也不會有所突破,於是他決定前往北方礦坑,親自和翼魔們協調。


北方礦坑位於城市北方的漢特山脈,是一處深邃的礦坑,自從發現大量的礦產後一直是主要的礦產地,然而它現在被翼魔們占據著。


在礦坑入口,他注意到有一群翼魔守衛站在那裏,手裏拿著武器,警戒地盯著前方。這些翼魔看起來很像人類,但身材更加高大,可能擁有翅膀的關係,上衣都穿得很簡便,頭上還有一對角,對於人類來說,這樣的外貌顯得有些特別。


基奧里恩謹慎地走近,舉起雙手,展現自己沒有敵意。


「我是基奧里恩,來自特林希克城,我知道你們與這裏的居民有些不愉快,但我希望能夠幫助大家找到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


在翼魔守衛中,有一名較年長的走了出來,他的眼神顯示出對基奧里恩的警戒,他轉向其他守衛,低聲交談了一會兒,似乎在討論如何應付這位陌生人。


「基奧里恩?你來這裡做什麼?市長哈娜派你來的嗎?她又要派人來驅趕我們了嗎?」


「不,我跟市長哈娜沒有關係。你們也知道城內的情況並不理想,我的提議是,你們是否可以暫時離開礦坑,讓礦工回來工作,同時在其他地方建立臨時住所,這樣可以解決目前的問題,讓大家都能得到好處。」


「好處?那是對你們人類而言吧… 。」


年長的翼魔搖搖頭,表示他們不能接受這種方式,其他翼魔守衛揮舞著手中武器,示意要基奧里恩離開,但最終被年長的翼魔擋了下來,然後他繼續對基奧里恩說著:


「我們不想離開礦坑的原因,不僅僅是受到城內人的排擠,還有來自西面湖對岸錯誤地牢的蜥蜴人威脅。這些蜥蜴人經常偷偷渡湖,擄走我們的族人,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安全的居住地,而礦坑對我們來說是唯一的避難所。」


「我能理解你們的處境。」基奧里恩深深體會他們面臨的威脅,也不便多說什麼,畢竟他小時候也有對於蜥蜴人不好的回憶,擁有綠色皮膚的蜥蜴人非常殘暴。在他準備離開時,突然記起了一件關鍵的事情。


「你們聽說過『末日之吻』嗎?」


翼魔們略帶疑惑地相互對視,沒有立刻回答,然後基奧里恩向他們解釋:


「這件寶物其實是美琴西亞城城主的家族寶物,我一直在尋找它,後來我從一位名叫卡拉那裡得知『末日之吻』現在在你們這裏。」


這一提,翼魔們的表情變得更加驚訝。因為翼魔一向以光明磊落的行事風格自居,他們不喜歡被誤會,所以聽到基奧里恩的話後,年長的翼魔再次發言。


「別誤會,基奧里恩。我們的族長聽說卡拉手上有不少寶物,所以一直希望擁有一件強大的武器,去解救被蜥蜴人擄走的族人。所以我們付出了巨額費用向卡拉購買『末日之吻』,然而這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我們的族長和他的隊伍一直未曾返回,這讓我們非常擔心他們,也不曉得目前『末日之吻』的下落。」


基奧里恩吃驚了一陣,畢竟他小時候父母也是死在蜥蜴人手上,所以對蜥蜴人深深憎恨,他下定決心要幫助翼魔族。


「我願意幫助你們找到族長,同時想辦法解決蜥蜴人的問題,但我希望之後你們能退出礦坑。」


這個承諾未讓翼魔族完全信任他,雖然他們看出基奧里恩的決心,但他們不相信人類會這麼好心幫忙,最終他們拒絕了基奧里恩。


基奧里恩非常沮喪,就在他離開礦坑朝往西面的湖而去時,一對翼魔兄弟,翔和安,走到他身旁,讓他感到意外。


哥哥翔長得較高,皮膚較黝黑,而弟弟安則較白。這對翼魔兄弟的母親在上個月被蜥蜴人擄走,他們心急如焚,同時也非常擔憂族長的下落。在看到基奧里恩的時候,他們開始尊重他,也欣賞他的勇氣。


「我們願意與你聯手,一同前往錯誤地牢解救我們的母親和族人。」 翔說道。


「你並不孤單,我們會一起面對蜥蜴人。」安在哥哥翔之後說。


基奧里恩深深點著頭。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十四)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五)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六)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2023諮商筆記二十四】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想看到自己嗎? 這週過得有點累,現場實務的工作比較多,也在健身的時候稍微拉傷自己的背部,長大後漸漸明白自己身體發炎的反應,那是一種昏昏沉沉伴隨著頭痛跟疲倦的感受,也藉由自己身體這樣的狀況,明白有時候同事真的沒辦法上班的心情,還有小時候父親皺著眉說自己頭痛,希望我不要再哭了的心情吧!
Thumbnail
avatar
凡人煩惱
2023-07-19
殺死魔王拯救世界後,我後悔了!(二十四)  窗外的老樹上,最後幾片葉子在枝頭苦苦掙扎,搖晃了幾下終究還是被風捲起帶走,黃沙夾雜著枯葉紛飛,又是一年秋天,嚴長律看著蕭瑟的景物,內心滿是思念愁緒。   妳好狠的心阿!他有時會這樣埋怨,蠻橫的闖入他的生命中,又毫無預兆的離開了。   除了刻意讓自己在案件裡奔波忙碌外,他也沒放棄派人四
avatar
黑心小兔
2023-07-11
小滿即是圓滿。一起走過二十四節氣農民所說的節氣,就是大家在課本裡面看到的二十四節氣, 雖然近年氣候異常四季越來越不明顯,但有時候節氣還是十分管用的。
Thumbnail
avatar
麥斯雞
2023-05-27
二十四、不拍片了,但還是想要繼續創作「我之前也拍網路廣告類的案子,但後來不拍片了。」 訪談一開頭,Kat提起離開拍片圈,是由於過長的工時及不平等的待遇等原因。 原來在她拍片的歷程裡,小小的團隊、少少的成本,她集副導、攝影於一身, 緊湊的拍攝日連夜從台灣南殺回台灣北,大半夜的仍要繼續拍, 她的上頭不清楚製作流程,經常只顧硬塞硬排案子,
Thumbnail
avatar
歐順
2023-03-06
拜天公要準備什麼供品?拜天公是拜哪一尊?二十四諸天是哪二十四尊?拜天公要準備什麼? 二十四天是哪些尊? 在大雄寶殿中,諸天供奉的順序依次是:功德天、辯才天、大梵天、帝釋天、四大天王、日神、月神、金剛密跡力士、摩醯首羅天、散脂大將、韋陀天、堅牢地神、菩提樹神、鬼子母、摩利支天、婆竭羅龍王、閻摩羅王、緊那羅王、紫微大帝、東嶽大帝和雷神。 其中的大梵天王與帝釋天王最
Thumbnail
avatar
心的力量
2023-02-11
你是我的榮耀後話二十四、攸關未來的晚宴     12/22 留在東京五人共進早餐,于途把昨晚跟細川博己交談內容向乾爹陳述,張院士目光如炬,倘若能成,這一步可不小於阿姆斯壯登月球啊!     隨後眾人驅車前往銀座,都說日本最懂東方腳型,晶晶給大家買商務鞋、防雨鞋、家用便鞋,連帶日系做工精緻的帽、扇、衣、傘等;還有,凡于小喬日常用物,四個字
avatar
Li Willie
2021-12-19
世界二十四有些事情發展到某種田地,最初的起因就已不再重要。他面對的現況就是這樣,外部的壓力擠壓內部,內部的壓力不斷擴張,兩者相互之下讓他可以運轉的空間越來越小。
avatar
城堡裡的獵人
2021-02-02
二十四、奇幻閒談─如果奇幻世界被實現了,奇幻會因此死去嗎?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世界真的出現了巨龍,深沉的海底浮現了夢幻的海之諸島,天空的雲朵真的棲息著一群長著翅膀的人形生物,那麼我們對奇幻的想像,會不會因此遭到扼殺?當想像被實現了,成為了既有的現實,想像的產物,還能歸類於奇幻嗎?
Thumbnail
avatar
Moonrogu
2020-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