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基奧里恩在不列顛王城城門前已經徘徊多日,他與眾多由維斯帕城逃難而來的民眾,站在王城的東方原野上感到無奈,這群人們都在焦急地等待,渴望著得到安全的庇護。然而最近與巫妖王的戰事頻繁發生,目前城門被緊緊封鎖著,進入城內似乎成了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


在城門前的原野上,由於附近沒有什麼遮蔽物,基奧里恩感到一陣陣寒風劇烈地吹著,他的披風在風中飄揚。他的眼神注視在城門上的旗幟,除了不列顛王的壯麗旗幟外,還有一面優雅的銀色蛇旗幟,這是銀蛇騎士團的象徵。基奧里恩明白騎士團已經來到了王城,他迫切地想要再與大家見面,並向團長傑弗瑞詢問目前戰事的狀況,但始終被阻擋於城門之外。


他曾經向守城的衛兵詳細說明自己的身份,儘管他的言辭充滿誠意,並展示著手中的騎士之劍,但因為缺乏具體的信物,衛兵無法輕易相信他,堅決拒絕放行。這種無法進入王城的困境讓他感到極為焦慮,更為困擾的是,找不到人可以幫助他送信給特林希克城的米娜克絲。


就在他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突然間,基奧里恩聽到身邊有孩子們在哭泣著。他轉身看到一位婦女在試著起火,她的手不斷顫抖,導致她無法順利生火,但她始終不放棄,三個瑟瑟發抖的孩子緊緊圍繞著她,顯然是被寒風折磨得不堪忍受。基奧里恩心生一股同情之情,他走向婦女,詢問是否需要幫忙。


「你好,女士,我是特林希克城的基奧里恩,看起來妳和孩子們需要幫助。」


「是的,我是艾琳,我試著生火,但不曉得為什麼一直生不起來。」


「我來幫忙吧!讓我先脫下披風,圍繞孩子們,讓他們暖和些,等下我幫你生火,讓我們可以煮些食物。」


「太感謝你了,這真的太好了。」


「不客氣。請妳和孩子們暫時休息,我會照看火源,確保妳們溫暖安全。」


之後基奧里恩幫助她們生起了火,並搭建了一個簡單的支架,以方便煮食。火焰在寒風中跳躍,散發出溫暖的光芒,孩子們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只是件小事,但對這個家庭來說,卻是一份溫暖和幫助。婦女感謝基奧里恩,他則謙虛地表示不客氣,然而看著還有許多民眾在寒風中苦苦等待,他深感痛心。基奧里恩明白,不僅僅是城門需要打開,更是人心需要相互敞開,才能度過這場難關。


儘管他內心焦慮,但基奧里恩決定,現在他能做的事情還是先去尋回那件寶物「末日之吻」,而不是在這裡無所作為,他想到了東北方的米諾克城,那裡據說有翼魔族的存在,或許可以提供有關寶物下落的線索。因此他決定優先前往米諾克城,然後再考慮如何聯絡銀蛇騎士團。


米諾克城座落在王國大陸的東北方,維斯帕城的正北方。它起初只是一個由工匠和鐵匠組成的小聚落,但由於在鄰近的山脈中發現了極為豐富的礦脈後,逐漸演變成了一座大城市。城市以其豐富的礦產、木材和工藝品而聞名,這些原料以及加工過的產物,通過維斯帕城的港口被送往到王國中的各個城市。


當基奧里恩穿越森林前往米諾克城時,途中遭遇了一夥強盜,他們正在打劫逃難的民眾,其中一名男子因為不服從而遭受砍傷。這一幕讓基奧里恩感到生氣,他認為在國家危難之際,每位有能力的男子都應該挺身而出,保護無辜的人民,而不是像這種進行趁火打劫的行為。


基奧里恩毫不猶豫的拔出騎士之劍,挺身而出,站在民眾和強盜之間,表現出堅定的姿態。


「我以特林希克城銀蛇騎士團的基奧里恩之名,命令你們馬上放下手邊的武器,你們還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強盜頭子,一名頭上綁著紅色頭巾的中年男子,看到基奧里恩出現,立刻意識到來了一名不了解他們艱難處境的騎士。他內心充滿對騎士團的憤怒,因為有傳言說是銀蛇騎士團挑起了與巫妖王的戰爭,才導致了這場災難的爆發。


「改過自新?你這位騎士是在跟我說道理嗎?這個世界已經沒有道理可言。我們連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


「我明白,生存並不容易,但選擇搶奪他人的財物這是不對的。」


「那麼,你建議我們該怎麼辦?你認為我們能像你一樣成為一名騎士,保護人民嗎?」


「或許不必成為騎士,但你們仍然能夠改變自己,選擇成為更好的人,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傷害他們。」


強盜頭子沉默了片刻,突然舉起長劍,企圖想趁著基奧里恩分心時襲擊他,然而基奧里恩反應迅速,巧妙地閃避了強盜頭子的攻擊。強盜們對頭子的行動感到驚訝,畢竟對方是一位銀蛇騎士團的成員,他們並不敢輕易挑戰。


強盜頭子持續地攻擊基奧里恩,基奧里恩見到強盜頭子毫無章法的劍術,這讓他瞭解到這位頭子可能剛剛成為強盜不久,或許有機會說服他,


「放棄抵抗吧,你仍然擁有重新做人的機會。」


「笑話,你這位高高在上的騎士,根本不懂得民間疾苦。別以為你一個人就能阻止我們,如果你再多嘴,我會殺死每一個站在這裡的人!」


面對強盜頭子的威脅,基奧里恩保持了不退讓的態度,但他也知道現在必須謹慎行事,以免危及到在場的無辜民眾。


「冷靜點,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我不需要你的道德講座,我需要的是錢,金錢,你懂嗎?我需要是生存下去。如果你不乖乖站到一邊,這些人的性命就是你害的!」


強盜頭子除了以言語威脅,也示意著其他強盜攻擊基奧里恩。


「好了,你們這群白癡!快點,不要發呆了,快一起對付他。」


儘管他們被頭子鼓動,但面對基奧里恩堅定的態度,他們仍然感到一絲不安。基奧里恩試圖再給強盜們最後的機會,大聲的喝斥他們。


「我再說最後一次,快放下你們的武器!」


然而強盜頭子仍然執迷不悟,他的攻擊意圖仍然存在,最終基奧里恩放棄說服強盜頭子,他選擇開始反擊,他知道如果不再迅速解決掉這位強盜頭子,可能最後連其他強盜都會群體攻擊他,到時不止是他,就連身邊的這些民眾也會面臨危險。


基奧里恩向右躲開了強盜頭子的攻擊,然後巧妙地用騎士之劍引導強盜頭子的長劍,朝向他的左後方,使強盜頭子失去平衡並向前傾倒,然後他雙手握緊騎士之劍,從背後深深地剌進了強盜頭子的身體。見到強盜頭子已經死去,基奧里恩對其他強盜們大聲呼喊,示意他們立即投降。


「你的頭子已經以死伏法了,現在,快放下你們的武器!」


強盜們看到他們的頭子被擊斃後,深感害怕,他們明白再與基奧里恩對抗下去,只會帶來更大的危險,他們紛紛丟下手中的武器,轉身逃離現場,消失在森林的樹林間。基奧里恩明白,現在最重要的是確保民眾的安全,而不是去追擊強盜。


他轉向民眾,協助包紮受傷的男子,關切地詢問其他民眾是否有需要幫助的地方,當他確信民眾都處於相對安全的狀態下,他才向他們告別,表示自己將繼續前往米諾克城。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十三)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十四)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五)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六)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十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三月十九日 關於父親《只想和你接近》-吳念真 直到我十六歲離家之前,我們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張床上,睡在那種用木板架高、鋪著草蓆,冬天加上一層墊被的通鋪。 這樣的一家人應該很親近吧?沒錯,不過,不包括父親在內。 父親可能一直在摸索、嘗試與孩子們親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門而入。 同樣地,孩子們也是。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3-19
二月十九日 關於慨嘆《慨嘆》-何其芳 我是喪失了多少清晨露珠的新鮮? 多少夜星空的靜寂滴下綠陰的樹間? 春與夏的笑語?花與葉的歡欣? 二十年華待唱出的青春的歌聲? 我飲着不幸的愛情給我的苦淚, 日夜等待熟悉的夢來覆着我睡, 不管外面的呼喚草一樣青青蔓延, 手指一樣敲到我緊閉的門前。 如今我悼惜我喪失了的年華,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2-19
一月十九日 關於漂泊飛機起飛了兩個多鐘頭,心裏始終不踏實,覺得好像遺忘了甚麼,看見有乘客拿出一卷長長的東西,才想起為紐約朋友裱好的畫,竟然留在了台北。 便再也無法安穩,躺在椅子上,思前想後地怨自己粗心,為甚麼臨行連臥室也沒多看一眼,好大一卷畫放在床上啊!想著想著,竟有一種叫飛機回頭的衝動,渾身冒出汗來,思緒是更亂了。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1-19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九日慢下來的日子,嘴角特別容易上揚 致生活:   早餐時光,和樂融融。慢下來的日子,嘴角特別容易上揚。看著大家笑逐顏開的樣子,我思考著幸福的定義?   幸福是甚麼呢?幸福是和姪子在畫紙上創造出花朵、樹葉和蝸牛,幸福是感受三餐給人的豐盛,幸福是當下種種,是今夜月色真美。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後記   愜意
Thumbnail
avatar
藍草
2021-11-05
十九世紀:孤獨的誕生我們今天會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感到孤獨、會在喧鬧歡騰的派對裡感到孤獨,這些都不存在於 18 世紀。在 18 世紀,我們甚至找不到一個詞彙相當於現代意義的孤獨。
Thumbnail
avatar
衣櫥裡的讀者 Podcast
2021-06-17
十二月十九日小記昨天的風極盡狂傲,吹得髮梢有如摩天輪轉。冷肅的風從脖子強灌進體內,任何溫暖的飲品似乎都無可抵擋。為什麼已經奮力向前走了,還是被無情的風吹拂腳步顛簸,而且皮膚起了瘩,顫巍巍。 但冬季才因此叫做冬季。 我在城市流連,先到喜歡的堅果店買了夏威夷果、核桃。從冷凍庫被老闆取出的它們非常頑固,我的味蕾與它們相遇
avatar
2020-12-20
你不僱用我,你還是人嗎-後十九日覆上宰相書   前面聊過韓愈年輕時求職的事蹟,我們今天來讀讀韓愈收錄在古文觀止裡面比較冷門的文章─後十九日覆上宰相書─為什麼叫做後十九日?重點是為什麼有個後字,各位可以稍微思考一下
Thumbnail
avatar
天橋底下說古文
2018-12-03
十九世紀的射手座宅神通常射手座會讓人聯想到開朗、陽光充足的戶外、運動、喜歡冒險等印象。但是如果這位射手座生長在民風保守的十九世紀美國清教徒社區,而且又是女性,就不能不考慮環境和文化造成的影響了。
Thumbnail
avatar
張明薰
2018-09-05
四月十九日4/19 凌晨 不爭氣地按下通話鍵
avatar
何貞儀
2018-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