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局 迷霧

2022/07/3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三千多年前,黑龍王不知何故,怒氣沖沖地跑去母神所居的天水濂宮,黑龍王攆走所有服侍母神的神僕,沒過多久,神僕們看到一道強烈光線自宮內射出,她們意識到不對勁,猶豫了一會,才回去宮內查看。這一看,她們全都傻住了,黑龍王與母神以及另一名原本在場的女孩,他們都消失了。』
『除了黑龍王與母神,還有另一個人?』真狼問道。
『詳細原因我也不清楚,原本想再問下去,但白龍王看起來似乎不願再說…』岱青君說到此,還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他看起來不像是哀傷,也不是不願相信事實,倒像是…極力在壓抑什麼。』
『什麼意思?難道,白龍王早知道兇手是誰?』
『…不知道。他只淡淡地說了句,水龍王因為太過憤怒,將自己關在水界裡,不再過問任何事。』
真狼點了點頭:『這樣說來,水龍王是有可能發現當年事件的線索,才會想將人界牽扯進去?』
『這很難說,畢竟我們都只是猜測,沒有證據證明里月見的長生不老與哪個神有關,所以我們必須去人界調查,就算只是蛛絲馬跡也不能放過。』
『好,這件事一定要好好查清楚。』
『嗯。』
岱青君垂下眼,想起六百年前伊札族全族覆滅之時,他的心有多痛,即便那是與自己在無關係的血親,但以這樣殘忍的方式殺害他們,他無法接受。
怪自己當初太軟弱,連去調查真相的勇氣都沒有,若這件事真的與神牽扯上,我絕不會饒恕。
———
周國,堯王府。
宣袁放下手中情報,眉頭微蹙:『呈國這件事…真的有可能是術師做的?』
蕭兌想了想,說:『殿下,放眼全上亞,有哪個術師能做到這種程度?』
宣袁看了眼蕭兌,說:『無聲無息,殺人於無形,而且,還是同一時間鎖定所有季氏一族將之誅殺,就我對術師的了解,還真想不到有誰能做到。』
『其實,坊間一直有個傳言,說是…妖物幹的。』
『妖物?如此離奇的殺人手法,確實會令人聯想到這一塊,只是,妖物為何獨獨針對季氏一族呢?』
『這的確耐人尋味。』
『現在最該關注的,是季氏一族沒了,會有誰想趁機侵占呈國。』
『殿下,陛下那邊呢?』
『我父皇可沒那個野心,至於皇叔就更不用說了,但是,呈國現今這模樣,難保我那幾個兄弟不會為此生事。蕭兌,這幾日,多派人盯著他們。』
『是。』
蕭兌領命後,即退出宣袁的書房。
宣袁看著桌上幾疊情報紙,想著,假設中都沒有動作,那呈國必會發生內亂。當內亂一起,局勢將會變得相當複雜。
在假設,是中都利用妖物剷除季氏一族呢?
宣袁伸出食指,在桌上點了幾下,呈國之事影響極大,尚不知其他國會如何行動,現在的情勢可謂詭譎莫測。
———
中都國與周國邊境處。
中都嵐山與周國枰卓山的交界處有座名為俋曲的小村落。
此村落既不歸中都,也不歸周國,特別的是,治理村落的村長是由村民選出,且任期僅有五年,可說是上亞大陸絕無僅有的自治地區。
俋曲村的占地面積約有135公頃,人口數約莫千餘人,村民們性情純樸良善,樂天知命,是上亞少有的世外桃源。
月見帶著一行人瞬移到俋曲村,她放開他們三人,滿心雀躍地說:『歡迎來到我最喜歡的落角處,俋曲村。』
煙縷放下阿离,語氣甚是不悅:『妳怎麼可以讓這兩個傢伙貼近我。』
陽東士與里蔚同時露出嫌棄的表情:『妳以為我們就願意?』
煙縷扯掉臉上的面紗,怒瞪他們倆:『占了便宜還賣乖。』
這時候,阿离突然變回人形的模樣,他渾身赤裸地對月見說:『主人,我的衣服呢?』
四人看向阿离,就見煙縷突地瞪大眼睛,像是在看稀罕寶物一樣,猛力地看著阿离那身精壯結實的軀體,然後,她的視線開始不由自主地往下瞄。正要看到重要部位時,就被人擋住。
煙縷瞪向那位煞風景的人:『陽東士,你幹什麼?』
陽東士咳了幾聲,說:『妳與里月見好歹是女子,怎能、怎能目光猥瑣地盯著男人的身體看呢!』
『什麼?說誰猥瑣啊!』煙縷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
『原來阿离的身材這麼好…』里蔚好生羨慕地走近阿离,想再好好瞧瞧。
煙縷一看,驚覺事態不妙,趕緊將里蔚拉過來:『憑什麼你能光明正大地看。』
『……』月見想著,該不該吐槽煙縷呢。
月見拿著不知從哪變出來的衣服丟給阿离:『穿上吧。』接著對陽東士說,『阿离的身體我已經看到爛了,居然說我目光猥瑣,他可是我養大的狐狸耶。』
陽東士無視月見的話,他環顧周圍,問:『妳方才說這裡是哪?』
『…俋曲村。一處鮮少人知曉的隱密村落。』
『俋曲村?』
陽東士仔細地瞧看周圍,卻沒看到有什麼村子。
『里月見,哪裡有村子?我所見之處都是樹。』
月見笑了笑,逕直朝某個地方走去。
阿离穿好衣服,他拉起煙縷的手說:『走吧。』
陽東士與里蔚互看一眼,便也跟在他們身後。
穿過幾棵大樹,才從濃密的枝葉下瞧見一塊木牌。
見到寫著俋曲村的木牌,再往前走幾步,便是有人居住的村落了。
陽東士與里蔚不禁驚嘆,眼前的村子不似鄉間野村破舊簡陋,反而清幽整潔,周圍種滿各色花草,景色美到恍如夢境般虛幻。
月見站到俋曲村入口處,那裏有一棵特別高大的樹,俋曲村的木牌就掛在這棵樹上,月見向陽東士他們說道:『想必各位都聽聞過世外桃源這四個字吧?』
『妳的意思是,此處是傳聞中的世外桃源?』陽東士問道。
月見笑了笑,說:『可說是,亦可不是。世外桃源不過是它的形容,要我說,它是世上最特別、最有趣、最沒有煩憂的秘境。』月見說到此,突然朝村內大喊,『呦喝~~~!呦喝~~~!』
煙縷問阿离:『妳主人在幹嘛?』
阿离笑道:『主人在呼喚村長呢。』
煙縷扯了扯嘴角:『村長…是這樣叫的?他是人吧?』
『是呀。』
沒多久,一名貌似中年的女子緩步走了過來。
『唉唷,別叫了別叫了,不知道的人以為妳在喚畜生呢。』
女子是俋曲村的村長,樓淼。
『哈哈哈,就得這樣叫喚才有人理啊。』
樓淼沒好氣地朝月見翻白眼,然後,她看向旁邊幾位陌生人,問道:『他們是妳朋友?』
『阿离妳是知道的,另外三位是我新結交的歡樂夥伴。』
歡樂…什麼?
陽東士、煙縷、里蔚在心中同時翻白眼。
樓淼朝他們三位點頭:『你們好,我是俋曲村的村長,叫我樓姊就好。』
陽東士他們三人也朝樓淼點頭。
然後,樓淼攤開手掌指向村口:『各位隨我來吧。』
不等樓淼動作,月見便自行走入村內。
陽東士瞧月見熟門熟路的模樣,不禁好奇問道:『樓姊,里月見是你們俋曲村的常客嗎?你們似乎認識很久的樣子。』
樓淼看向月見的背影,輕吐一氣,說:『你們能與月見同行,想必是已經知道她的來歷吧?』
『所以,樓姊也知道里月見…長生不老?』
『我們邊走邊說吧。』
在走往村內的途中,樓淼大致向陽東士他們述說俋曲村的由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只是喜歡無聊時,待在文字的世界~ 不受拘束,不走世俗路線的風格。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