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之一:狼人(1/3)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序言


還記得那重重的鐵鍊嗎?還有被植在背上的那個抓不到、摸不著的可惡的綠色化學液藥罐?是什麼時候自己被變成這副人不像人、狼不像狼的鬼樣?說是泯滅了人性,卻還能分辨善惡;說是還有一絲憐憫,又是誰下的手,在他身上種下獸性,讓他承受這無盡的束縛?是誰改造了他,作為一嗜血的殺人工具?


  一聲淒厲的嚎叫,原本慵懶的漫步變成翻飛的爪。疾逾奔馬。穿過叢林,涉過河道,敏銳的嗅覺指引出一條血線,即使敵人已匿踪,鮮血的氣味仍指引他往目標捨命追殺。一個筆直的飛撲,將殘命的敵殲於利爪之下。


~凡提斯


故事


CH1/3 喪屍


當酷寒的北風帶來一絲血腥味,我知道凡提斯又要開始他的驚悚獵殺了。


  那捉摸不透的、殘缺的、遙遠的記憶時常浮現在他眼前:似曾相識的天真無邪的小女孩臉孔、草地上的野餐、和暖陽光和輕聲笑語。小朋友們蹦蹦跳跳,時不時跑回來父母跟前咬了口起司三明治,然後嘻嘻哈哈地又跑掉。凡提斯想到此總是不自覺地勾起了上揚的嘴角。


  忽而他又墮入了陰寒的記憶中,冷得像冰窖:


  一邊樹林裡閃出了一大群異常的人影:襤褸的衣衫,佝僂著背,屍臭一般的味道隨風吹向坐在草地上的他們。瘦骨嶙峋的野狗眼中閃著鬼火也似的綠光,朝著他們吠叫,嘴角流下濃稠的口涎。


  凡提斯迅速地抓起一旁的長槍,大叫:「孩子的媽!快帶孩子們上車!」媽媽和孩子們看見這群活死人嚇得魂不附體,孩子都哭叫了起來。就在此時惡鬼們向他們湧來,凡提斯舉了槍,對著當先衝來的僵屍狗放了幾槍,邊放槍邊退向汽車。媽媽克莉絲汀慌慌張張地發動了車子,掉轉車頭,開了車門,大喊:「快點!凡提斯!」孩子在車內見到車外的可怖景象都嚇得大哭。凡提斯再退了三步,放倒了兩隻惡狗和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喪屍,鑽進副駕駛座。車門沒來得及關,喪屍群湧而上,幾支乾枯蒼白、泛著綠斑而化膿的手卡住了車門縫,車門關不起來。前擋風玻璃上又跳上了一老一少兩隻喪屍,枯黃的臉、死灰色的眼珠對著車內裂開大嘴吐著白沫。克莉絲咬緊牙,死命踩著油門,方向盤打到底,還是沒甩開扳住了車門的兩隻喪屍,情急之下車子還沒有開上大馬路,先撞上了路樹,停了下來。「媽媽~媽媽~」車裡孩子們不住地哭叫。


  凡提斯用腳踹開了車門,長槍轟爆了當先兩個喪屍的頭,左手抓起車頂上爬過來的另外兩個,遠遠摔了出去,回頭一腳把踢關了車門。「快走!我頂著!再不走我們一家都得死在這裡!」凡提斯對著老婆克麗絲汀瘋狂大喊。「凡提斯!不要!」「快走!救孩子要緊!」車頂又爬上了幾隻喪屍。凡提斯又開了兩槍,直到槍管裡再也射不出子彈來。他打橫揮舞著長槍驅趕著更多湧來的喪屍,把喪屍引到一旁。


  克麗絲汀忍住痛苦,把心一橫,倒車輾過了幾隻喪屍,扭動車身又甩開了兩隻,往左開上了柏油路,揚長而去。兩個幼兒在車後座看向後方,哀痛地叫著爸爸。


  凡提斯的頭、臉、四肢已被喪屍咬出了多個傷口。看見妻兒平安逃離危險,放下了心中大石,待要再戰,身上已爬滿了喪屍,眼前逐漸模糊,終於不支倒下。(待續)

33會員
108內容數
這裡除了寫故事以外,我儘量不把它當成個人情緒的發洩所在。小說、散文都可以是載體,親子、神怪、兩性、歷史都可以是標的。寫文字不是倒垃圾,沒人需要聽我的呻吟。如果說的故事有那麼一點觸動你的共鳴,記得給我顆愛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飛雪丹紅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老爸的房子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失眠夜之一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午夜獅吼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狼人意象之一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狼人意象之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失眠夜之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