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黃星》異象四:巫術(1)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狼化妄想症」是一種可怕、令人厭惡的疾病,與我們所有的普通經驗相去甚遠

黑蛋白石

在黑暗的巫術與罪惡的居所中,
熾熱的火焰四處流竄滑行,且閃耀著充滿惡意的光芒:
激情放蕩的舌頭,舔著下垂沉悶的嘴唇,
充滿了猙獰的狂熱和欲望。
哦,光明之子們!摧毀這群邪惡的怪物;
他們用狡猾的偽裝和假冒神聖之愛的惡行,
玷污了青翠的大地。
他們濃眉下的斜視,如撒旦、魔鬼般的眼睛,
玷污了純潔的花朵;它曾像桃皮般柔軟,落在容光煥發的青春臉頰上。
唉!…. 邪惡的魔鬼常常披著人的外衣,肆意妄為,剝奪了甜美的純潔,
這是天使投生所賦予的所有神聖性。
多麼慘痛的教訓 !
得從過去歲月的輕率玩樂中獲得;或用滾燙的眼淚學會 …
從絕望的雙眼湧出,並活在痛苦和深深的悔恨中。
在黑暗森林前面,出現一片廣闊的起伏平原,一直延伸到樹木繁茂的山丘;群山位於遠處的地平線上,而唯一的光亮來源,是藍黑色天空中閃爍的星星。
馬烏和馬烏媞望著普魯托(Pluto)凶險身影,而他慢慢地向山丘走去;他的身影如同黑夜陰影中的污點。
一聲長長的音符從遠處響起,神秘而威嚇人。當普路托聽到這個信號時,便將一個號角舉到嘴邊,發出了刺耳的巨響;隨後,遠處響起了可怕嚎叫與狂吠的交雜聲,迅速逼近。
不一會兒,他們看見一群如狼一般的動物,向普路托奔來;他們一到他的跟前,便張牙舞爪地討好他;他們的雙眼在燈光熄滅的黑暗中,閃爍著邪惡地紅色和綠色的光芒。此時,除了這些野獸微弱的嗚咽聲和低沉的呻吟聲之外,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了。當一陣微風吹來時,森林裡的樹葉不禁瑟瑟發抖,而這些野獸時不時發出兇猛的咆哮聲。普路托立即發出一聲低沉的命令,使野獸們安靜了下來、並蜷縮在他的腳邊;此刻的寂靜幾乎可以被聽見。
緩慢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在夜色中低語著;只見一個移動的人影,慢慢地走向一個看不見的目的地。普路托敏銳地觀察到他,而野獸們似乎也滿懷期待而站立不動;它們靈敏的雙耳與雙眼也發現了這個流浪者。
馬烏和馬烏媞屏住呼吸,看著這奇怪的一幕;突然間,他們恐懼地倒抽一口氣,因為此時普路托舉起手臂,指向那個人;狼群開始悄無聲息地衝向他。
那個人的某種本能似乎給了他警告;因為當他蒼白的臉環顧四周時,他瞥見了野獸在平原上掠過的陰影,便立即跑向森林,希望能爬上一棵樹以避開狼群。但是已來不及了;在他到達樹林之前,它們就撲向了他。他發出可怕的痛苦叫聲,而它們則用撕裂的爪子和獠牙殺死了他,並憤怒地咆哮著,相互爭奪他的血肉。
『哦,親愛的信使,』馬烏媞抽泣著說,此時普路托帶著無聲的嘲笑顫抖著走開了。『你難道就不能救救這個可憐的人嗎?他那可怕的呼救聲、和這些野獸的咆哮聲,將一直縈繞在我的夢中!』
『 這只是對於過去事件的記憶,親愛的。』信使說:『 你所看到的這些狼,其實都是人;他們通過一種巫術,把自己變成動物的樣子;他們通過喝人或野獸的血、吃他們的肉,來放縱自己的低等本能。而就連眾神也會不時地改變自己的形狀;好比朱庇特會把自己變成公牛;赫庫芭(Hecuba)變成一隻母狗;阿克特翁(Actaeon)變成了雄鹿;尤利西斯(Ulysses)的同志們則被變成了豬;普羅透斯(Prœtus)的女兒們相信自己變成了牛。在賽德.馬塞勒斯(Marcellus Sidetes)的一首詩中,你可以讀到有一些人是如何在年初時發生某種精神錯亂:這種狀況主要發生於二月,他們到了晚上會回到墓地,並以狗和狼的方式生活。希羅多德(Herodotus)告訴我們,根據斯基泰人(Scythians)的說法,納魯人(Neuri)是巫師,他們每年都會變成一次狼的形體,並持續好幾天;結束後就會恢復原來的樣子。奧維德(Ovid)則講述了阿卡迪亞(Arcadia)國王萊卡翁(Lycaon),他為了取悅朱庇特,便將人肉雜燴置於他面前;因而該神把呂卡翁變成了一隻狼:『他白髮蒼蒼、面容狂暴,眼睛野蠻地閃爍著……是憤怒的圖像。』
『 普林尼(Pliny)告訴我們,在「朱庇特-母狼」(Jupiter Lycaeus)的節日中,當安泰俄斯(Antaeus)家族的其中一個人被抽簽選中時,他就會被帶到阿卡迪亞(Arcadian)湖的邊緣;他將跳進湖裡,隨後成了一隻狼。如果過了九年他都沒有嘗過人肉,就可以恢復人形。
『阿格裡奧帕斯(Agriopas)說,德曼尼圖斯(Demaenetus)在協助阿卡迪亞人向「朱庇特-母狼」獻祭後,因為吃了肉而立即變成了狼;在以這種形態四處游蕩了十年之後,他恢復人形並參加了奧林匹克運動會。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在他《上帝之城》(De Civitate Dei)中說道,他認識一個老婦人,據說她能用魔法把人類變成驢子。
『 關於狼人的信仰遍及世界各地,據說他們經常出沒於挪威和德國的森林中,而東方文學中也充滿了與狼人有關的故事。
『在挪威和冰島,人們相信人類可以進入動物的身體,從而使自己天生的力量增加一倍或四倍;因為他們能額外獲得所進入動物的力量。儘管在同時,他們自己的身體則處於一種催眠的恍惚狀態。這種人唯一不變的身體部分是眼睛:當他變成動物時,通過眼睛可以認出他來。他可以變成一隻鳥、一條魚、或者一隻狼,他便能呈現任何他所進入的動物所有特徵。
『 根據挪威人的教導,有兩種方式可以讓人變成動物。第一種方法是取動物的皮,將其覆蓋在身體上,便能完成此次轉變。 第二種方法更為複雜 : 如前所述,在此人的心靈必須離開人體,而後進入動物的身體。但還有另一種方法是通過咒語,然而這在觀眾面前做出的轉變只是一種表象;這些觀眾只是被這種方法催眠,並相信已經發生了轉變,而實際上那個人仍維持原樣。
『 當人的心靈進入動物的身體時,人的智能會伴隨著它;但他也得承擔狼的所有凶殘,並變得充滿憤怒和惡意。
『在《沃爾松格傳說》(Völsunga Saga)中,講述了國王西格爾(Siggeir)的母親如何將自己變成一隻母狼,每晚都出現在森林裡。西格蒙德(Sigmund)和他的九個兄弟排成一列,被拴在一塊巨大的木頭下,而那塊木頭橫在他們的腳下。每天晚上她都會吃掉其中一個兄弟,直到最後只剩下西格蒙德。西格蒙德的妹妹西格尼(Signy)為了救他,派了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指示西格蒙德在臉上塗上蜂蜜,然後把蜂蜜也填滿嘴裡。到了第十天晚上,母狼又出現了,並準備要吃掉西格蒙德。它舔了舔西格蒙德臉上的蜂蜜,接著把舌頭伸到他的嘴裡。就在此時,他用牙齒咬住了她的舌頭;她跳了起來,把腳擱在那根木頭上,想要掙脫;但是他緊緊抓著她並咬住了她的舌根,於是母狼就死了。
『 通過對北歐神話的比較研究,我們可以瞭解到狼人神話的起源:根據戰士們的習俗,他們會穿上所殺死野獸的獸皮,從而給自己一種凶猛的氣勢,以使敵人膽戰心驚。例如哈羅德-哈法格(Harold Harfagr)的故事中,他的同夥是一群穿著狼皮的「狂暴戰士」(berserkir)。「狂暴」(berserkr)一詞用來指那些具有超人力量的人,他們受到了惡魔般暴怒的影響;又或者最初指的是一些勇敢鬥士,他們穿著盔甲、披著熊皮四處走動。
『狂暴戰士是非常可怕的人,受到了鄉村和平居民的厭惡,因為他喜歡挑戰那些寧靜的農民,以進行一對一的戰鬥。而根據挪威的法律,如果一名男子拒絕接受挑戰,他的財產將被沒收,就連他的妻子也是;他將被認為是懦夫,不值得法律保護;而他的所有財產都會落入其挑戰者手中。又或者他接受了挑戰而被殺,那麼他的征服者也會得到他的財產!這些狂暴戰士為了取樂,會參加任何美好或歡樂的聚會,並折斷任何讓他們不高興的人的脊梁或頭骨,從而使自己持續在戰鬥中練習。
『 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想像在大眾的迷信中,是如何參雜著對這些披著狼和熊皮流浪者的恐懼;因而最終他們才認為是這些獸皮賦予了他們野獸的力量和凶殘。
『 但是,在北歐人的歷史上,他們也堅信「狂暴」是一種惡魔般的附身。他們使自己陷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一種惡魔的力量控制了他們,迫使他們做出在正常清醒下不會做的行為。他們變得麻木不仁、對於痛苦無動於衷,並且在憤怒中獲得了超人的力量。沒有任何劍能刺傷他們、沒有火能燒傷他們;若要摧毀他們,只能通過棍棒來折斷他們的骨頭或擊碎頭骨。當他們憤怒的時候,他們會瞪大著眼睛,仿佛火焰在眼窩裡燃燒;他們咬牙切齒,口吐白沫;他們啃著盾牌的邊緣,有時甚至把它咬破;當他們發生沖突時,會像狗一樣尖叫,或像狼一樣嚎叫。只有洗禮才能熄滅他們的憤怒;因而隨著基督教的發展,狂暴戰士的數量減少了。這些人在一陣狂暴的怒火過後,往往虛弱得不得不臥床休息。
『 狼(Vargr)這個詞在挪威語中有雙重含義,它不但代表一個不信神的人,也代表「煩躁不安」。狼(vargr)這個單詞是英語單詞「狼人」(were-wolf)中的「狼」(were),以及法語「狼人」(loup-garou)中的狼( garou 或 varou) 。在聖希爾德馮斯(St. Hildefons)當時,「狼人」(loup-garou)這個詞代表 「魔鬼」。而在幾乎所有的語言中,我們都可以追溯到「狼」(vargr)這個詞與狼人、魔鬼、女巫、亡命之徒、無賴之間的關聯;在撒利族(Salic)法律中,有一條命令是 : 「如果有人挖出或掠奪了已經埋葬的屍體,就讓他成為狼(vargr)。」而關於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n)形式的狼人,巴林-古爾德(Baring-Gould)說道 :『在寓言和浪漫主義的建構中,變成野獸的過程只是建立在這一事實的基礎上:在斯堪的納維亞民族中,存在著一種發瘋或附身的形式;在這種影響下,人們的行為如同野蠻的野獸;嚎叫著,口吐白沫,渴望著鮮血和屠殺,並隨時準備犯下任何暴行;他們對自己的行為不負任何責任,並經常用狼和野獸的皮來裝備自己。 』
『如前所述,這一事實被賦予超自然的附加含義,因而形成了「狼」(vargr)一詞的雙重含義,代表了瘋子般的習慣和表現。這也提供了足夠的材料,讓那些無知的人來建立他們的狼人神話,並傳播到整個世界。
『 在文學上,有很多人類把自己變成狼人的例子,比如立窩尼亞(Livonia)一位女士的故事:她懷疑人類不可能變成狼人,於是她的一位僕人自願證明他在這方面的能力。 他離開了房間,過了一會兒,有人看見一隻狼從房子裡跑了出來;而數條狗撲向他,咬掉了他的一隻眼睛。 第二天,僕人又出現了,並少了一隻眼睛。
『 穆勒(Müller)在 1673 年於萊比錫(Leipzig)發表的一篇論文中,講述了莫斯科的一位名為阿爾貝特斯-佩里科夫斯基(Albertus Pericofcius)的故事,這個人慣於以最肆無忌憚的方式、對他的臣民施行暴政和騷擾。 有一天晚上,當他不在家時,他那些通過勒索而得到的牛群都死光了。 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爆口說出最褻瀆神的可怕話語,喊道 :『是誰殺這群牛的,就把它們也吃掉吧;如果神選擇如此,那讓他也吃掉我。』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幾滴血落到了地上;這位貴族變成了一條野狗,沖向他的死牛群,並把牛的屍體撕碎、開始吞噬它們。對於這些情況,不僅有耳聞,而且有目擊證人。
『 還有一個類似的故事,是關於居住在布拉格(Prague)附近的一個貴族,他搶走了他臣民的所有財產,甚至從一個有五個孩子的窮寡婦那裡搶走了最後一頭牛。但他受到的報應是,他自己所有的牲畜都死了。在他發出可怕的咒罵聲後,變成了一條狗;然而他的人頭依舊存在。據說聖帕特裡克(St. Patrick)把威爾士(Wales)的國王維里庫克斯(Vereticus)變成了狼,而聖納塔利斯(St. Natalis)則把愛爾蘭的一家人變成了狼。他們在森林和沼澤中生活了七年,哀嚎著,並以農民的羊群充飢。
『 拉奈(Rhanaeus)將狼人劃分為如下的三個類別:
  1. 他們像狼一樣執行某些行為,例如抓羊或殺死牛;但是他們並沒有變成狼,而是保持人的軀體和四肢,並處於幻想和幻覺的狀態;他們相信自己變成了狼,而其他人也遭受著同樣的幻覺認為是如此。這些人以這種方式,像狼一樣成群奔跑,儘管他們不是真正的狼。
  2. 他們在熟睡中或夢中想像著他們傷害了牛群,但事實上沒有離開他們的床。然而,他們的主人(魔鬼)代替他們做了他們幻想所指出或暗示的事情。
  3. 邪惡的人能驅使大自然的狼去做一些事情,然後其過程能在睡眠者腦袋裡清楚描繪。睡眠者不管是在夢中還是已經清醒,都仍待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動也不動;儘管如此,他仍相信這是他自己幹的。
『芬切利烏斯(Fincelius) 敘述道,在 1542 年的君士坦丁堡附近有大批狼人,以至於皇帝在衛兵的陪同下離開了這座城市,並對他們進行了嚴厲的懲戒,共殺死了150人。
『 斯普朗格(Spranger)談到了三位年輕女士,她們以貓的形式襲擊了一名工人,最後反而被他打傷。第二天早上則發現她們躺在床上流血。
『 奈努德(Nynauld)講述了在瑞士盧塞恩(Lucerne)附近的一個村莊,有一個農民被狼襲擊了;他因自我防衛而打掉了那野獸的一條前腿。而當那野獸的血開始流出的那一刻,狼的形體變了;他認出了是一位沒有手臂的女人。她後來被活活燒死。
『據說,那些把自己變成動物的女巫,在變成動物後是沒有尾巴的。若稱呼她們的洗禮名三次時,她們就會恢復了人類形態。
『 當狼人恢復為人形時,只要看他寬大的手和短短的手指,就可以認出他來;他的手心裡總有幾根頭髮。這些人也可以變成山羊、白狗、白兔、熊或鬣狗。
『 狼人死後會變成吸血鬼;而只要喝下狼人所留下的泥土腳印裡的水,就能獲得變成狼人的能力。
『 在錫蘭、西藏、中國和印度各地,人們普遍相信人可以變成動物。有個關於一位被施了魔法的婆羅門(Brahmin)兒子的故事,他白天是一條蛇,晚上是一個人。
『 因陀羅(Indra)的兒子白天是驢,晚上是人。
『 在阿比西尼亞(Abyssinia) 的人們相信金匠與銀匠會在夜間把自己變成野蠻的野獸。他們因戴著金耳環而與眾不同;在一些鬣狗被槍殺或刺穿後,人們在它們身上發現了耳環。
『 約瑟夫-阿科斯塔(Joseph Acosta)在他的《美洲國家史》(National History of America)中指出,在墨西哥一個城市有一位統治者,被蒙特蘇馬(Montezuma)的前任派人去捉拿他;但他在那些人面前先後變成了一隻鷹、一隻老虎和一條大蛇。
『瓜地馬拉(Guatemala)的納瓜爾人(Naguals) 或稱民族牧師們,有能力把自己變成獅子或老虎。』
『 人變成狼人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馬烏問道。
『 有兩個原因,』信使說。
『 第一種原因是精神錯亂;但我們也發現在進化程度較低的人身上,有一種天生的殘忍傾向,往往也出現在幼兒身上。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有許多人熱衷於折磨動物及其同伴。犯罪史上有很多可怕的例子,說明殺人給某些人帶來了強烈的快感。
『 「狼化妄想症」是一種可怕、令人厭惡的疾病,與我們所有的普通經驗相去甚遠;以至於一些不加以留意的觀察者,會把它視為一個孤立的、令人困惑的主題。對於那些可能被證明是真實的、但令人恐懼的調查,他們傾向於將它視為神話,這不令人感到意外。此外,人類和其他食肉動物一樣,經常受到殺戮的沖動和毀滅生命的愛好所驅使。過去的民眾對於公開處決的喜愛證明了這一點;對戰爭的渴望也是;或是有一些孩子的例子,他們能從折磨昆蟲或小動物中獲得樂趣。
『 例如,法國的路易十一(Louis XI)在他統治期間,殺死了四千人;他常常在附近的柵欄觀看他們的行刑。 他把絞刑架放在自己的宮殿外,並親自執行死刑。 想想尼祿(Nero)、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伊凡四世(Ivan the Terrible)、殘暴的海盜、1917年俄國革命期間的大屠殺、卡利古拉(Caligula)、亞歷山大-波吉亞(Alexander Borgia)、羅伯斯庇爾(Robespierre)和法國暴徒的情況;大約在1600年,「高貴的」匈牙利女士將 650名女孩毆打致死、或活活燒死、或剁成碎片。』
涅特魯-赫姆說,女巫們之所以會認為自己已轉變,是她們使用了某種麻醉藥品,而導致了幻覺狀態。他繼續說道:『 「變成野獸」是所有神話系統的組成部分。我們讀到希臘的眾神把自己變成了動物,這樣他們就能快速、安全、秘密地完成他們的計劃。在斯堪的納維亞神話中,奧丁(Odin)變成了一隻鷹,洛基(Loki)變成了一條鮭魚。古人相信(也很正確地相信)動物有靈魂,或者更確切地說,有心靈。人和動物的心靈是有可能交換位置的;因此,輪迴學說得到了發展。一個野蠻嗜血的人,例如萊卡翁,他的心靈有可能退化至野獸的身體:膽小者的心靈進入野兔,而醉鬼和貪食者變成豬。對佛教徒來說,一個人的身份僅存在於靈魂中,而人、獸或鳥的身體只是心靈的臨時外衣;而佛陀自己也經歷了人或動物存在的不同階段。
下一篇:《金黃星》異象四:巫術(2)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人人都能學會神秘學!每週三發佈神秘學文章,涵蓋宗教、神秘學、符號象徵、冥想、魔法、鍊金術、埃及、天堂、神 ... 皆出於自願的奉獻!> 追蹤粉絲團 fb.me/occultschool
人人都能學會神秘學!每週發佈一篇文章,涵蓋宗教、神秘學、符號象徵、冥想、魔法、鍊金術、埃及、天堂、神 ... 皆出於自願的奉獻!> 追蹤粉絲團 fb.me/occultschool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