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桃花逝】之四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raw-image

青春正盛的女兒病了,發現時已是血癌末期,而張老闆一會兒忙著談情說愛,一會兒責怪老妻沒照顧好女兒,一會兒忙著風風火火搞事業,一會兒籌劃著如何再生出孩子……。

小葉氏的心還是被張老闆的薄涼給冰封了,女兒美麗的桃花顏不再,只成瘖啞枯枝,一分一秒隨著時間凋萎,心上漫天雪花突然就這麼飄落了,小葉氏一點也不覺得美,只覺得冷,她多麼盼望心別再繼續冷下去,會凍死人的,心是會死的。

她日日陪伴纏綿病榻的女兒,再也不管張老闆愛誰誰。張老闆來來去去,三天兩頭不見人影,見一次面,怪妻一次,依然嫌東嫌西,如同嫌棄一條丟也丟不掉,洗也洗不乾淨的抹布,而病弱的女兒將一切看在眼裡,勸不了,還得靠他賺錢治病。

一年後,某個平靜的午後,病床上蒼白的女兒突然陷入昏迷,小葉氏的眼淚如同綿綿春雨,在模糊的山水畫裡望見枝頭上的桃花瓣一片片凋落,別再落了,落一瓣,她就得哭一年啊!別再掉了!求求妳!這是一場無法收勢的淚水,能有停的時候?

再最後,雙眼緊閉的女兒忽而用力地舉起手,向她揮別三下,而後頹然掉落!接著是機器單音哀鳴----,小葉氏緊握著女兒尚且溫熱的手,猛搥心肝、痛哭失聲,直到眼前的世界一暗,歸於平靜……。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