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桃花逝】之五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raw-image

恆春老厝裡,重病的老人好不容易睡了,姪女和小嬸在寬闊的客廳裡,兩人各擲一瓶台啤相對小酌。

「十六年了。」小嬸道,眼淚最終也已流盡,說來只剩泛紅的眼眶。「我拿堂妹最後一張照片給妳看看。」小嬸說完,興匆匆地進房拿出一張護背妥貼的小照片。「這是她大學畢業那一年拍的」她珍重望之。

姪女輕撫照片,忍著眼底的淚意笑道:「是個活潑開朗、美麗的大眼妹子呢!」卻不能說出心裡的思念,怕小嬸聽了又觸景傷情。「是啊!很多人喜歡她,我喜歡她唱歌的樣子……」小嬸落寞地笑了。

那張姿意燦爛的桃花顏被護背在二十二歲那一年。那一年,女兒走了,小三跑了,工人也管不住了。張老闆清算台北所有的工作與資產,帶著女兒的牌位,偕同傷心過度的老妻搬回恆春老厝,他堅守與女兒之間的諾言,好好照顧老妻。

十六年來,歲月荏苒,中年張老闆變回了老張工頭;時光流逝,又從老張工頭變成了年邁的張八叔,鄉里後輩皆懼其威嚴,只有小葉氏皮條似地愛理不理,還有幾年見一次面的侄女偶爾來討笑。

爾後,張八叔和他幾個至親兄弟一樣也得了肝癌,已然末期,他恆常躺在床上,怔怔地望著窗外的藍天,不知想著什麼。如今髮蒼蒼、眼茫茫,齒牙動搖的小葉氏心境已然滄海桑田,什麼都不再說,什麼也不再想,照例是每天該幹啥就作啥,安安靜靜地過日子,也許她在等待什麼,但這次沒人可以再拿「離婚協議書」逼著她簽字了。

註:張八叔於二月離世,小嬸於同年十月離世。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