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8. 放晴了嗎-4

2023/12/2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妹妹,這香蕉是妳從學校帶回來的吧?我切好了,一起吃吧~” ,《林女士》轉過身,將料理好的二盤香蕉端了上來。她做事總是細緻文雅,如淑女般的端莊,常常讓我覺得自己像是玫瑰園裡的野牡丹。

raw-image


當她洩露優雅得體的氣息的時候,很容易就能看出來為什麼當初爸爸會如此迫不及待的向我媽求婚。即使生活的種種困難,像沙塵暴一樣,常常讓她無法培養美感的芽,但是,種子的本質是不變的。現在,我看見芽的影子了。

raw-image


“噢!噢哞!我都忘記它了!” ,我驚喜說。 “太好了!我想吃!我想吃~” ,更多的是,我愛分享,愛~分享了。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我飛快地坐了下來,開始品嚐著。

raw-image
raw-image


“哇~好吃好吃~恩~嗯!果然是九如出品,無可挑剔!還好有拿到!Lucky~小精靈果然是無所不能啊!” ,我慶幸有一位懂得欣賞綠葉的朋友。


我瞇縫起眼睛,深吸了一口,咀嚼著。


它釋放出順滑細膩的口感與甜美自然的氣息,讓每一口都充滿著溫馨與生機,甜中帶著一絲的清爽,如同夏日微風再次地拂過,讓心情輕鬆愉悅了起來。


我用舌尖輕輕滑過嘴唇,抿了一下,感受著末夏的餘溫, “嗯~真好~啊阿~為什麼夏天總是吃不膩呢~看樣子,今年的夏天就要結束了~” 。我自言自語著,像是傍晚時的《布克爺爺》,今天應該也是,靜靜的,品味著最後留在唇邊的那一味吧。

raw-image


忽然,一陣冷風提早結束了我的夏天。


“媽媽!妳要去那?” ,我睜大眼睛,脫口而出,像是在質問一位嫌疑犯。我不希望她成了我【不可能任務3】腦子裡的小型炸彈膠囊。

raw-image


她低下頭看著我的手,驚訝的神色在她臉上一閃而過。


“噢!噢哞!不小心就舉起來了!” ,我撇見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香蕉塊。


“嘿嘿~嘿~” ,我試圖大笑,但笑聲似乎卡在了我的喉嚨裡。我尷尬地抓了幾下自己的瀏海,這是為了撫慰一位像是被叛逆期的孩子嚇得不知所措的年輕母親。

raw-image


我飛快地將叉子收了回來。


“妹妹!” ,她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冰箱。我的目光追隨著她的腳步。


“女孩子的動作要再優雅一點~現在就要開始培養了,這樣妳才會習慣,就不會忘記了~” ,《林女士》準備對她已然完美的雕塑作品進行吹毛求疵的矯枉過正,意圖對我的美麗加上多餘的錦上添花。殊不知,正是【野牡丹】簡潔無修飾的花瓣,才能賦予它強烈的視覺吸引力。


“媽媽,我不喝牛奶喔!” ,我提前拒絕了她的好意。我吞咽了一口。

不過,她沒有停下腳步,對她來說,我就像是說了一個冷笑話。

“依娜,我真的不喝喔!” ,我竭力主張道,但刻意忽略了關鍵字,是為了避免燃起習以為常的星星之火。

她遲疑了。 “吔?” ,她轉過身來,揚起了一側眉頭, “真的不喝?” 。

raw-image


她的眼神不斷地在我的身上尋找著答案,不安的漣漪出現在她的臉上。她的神情提醒了我,這是我最喜歡的奢侈飲品。


“喔~哦!今天的晚餐吃太飽了!喝不下了!好飽哦~” ,我嘟噥著說,這個合乎常理的解釋讓《林女士》找回了她的女兒。 ‘噢!我要減肥,不然胸部會爆掉啦!’,瞧,這像是能給一位致力於餵飽孩子的母親的答案嗎?

raw-image


《胡班導》常常鼓勵我們, ‘失敗並不可怕’,後來我才明白,可怕的是,我竟然相信了這句話。所以,我不能再失敗了,這只不過是【減肥正規戰】中的一個【小規模衝突】。


她將【盒裝牛奶】放在了餐桌上,拿來了二個杯子。很顯然,她沒有買我的帳。


她倒了半杯的牛奶。


口感清凉滑爽,帶有微妙的香味,每一口都仿佛在舌尖融化,散發著淡淡的甜味。它既冷冽又柔滑,令人感受到一種清新怡人的享受,仿佛在舌尖留下一片清凉的雪域。


她就像是火上添油,讓我快要著火了,我再吞咽了幾口。


然後,她從已經很小的香蕉塊上挖了一角,放進牛奶杯裡。

raw-image


她的動作就像是在灰暗的畫布上突然出現了一抹明亮的色彩,我感到了一陣驕傲,能和這樣優雅的存在生活在一起。她是我的母親,也喜歡相同的食物。或者說,我還在她優雅的玫瑰園裡,她的宇宙裡。


“嗯~” ,她皺著眉說。她不停地攪動著杯子裡的香蕉塊,右手的動作顯得有些混亂。水流的不規則使得體貼與信任之間的平衡變得脆弱。


“妹妹~”


我開始擔心起晚餐之後的對話是否讓她找到了線索。


“你生病了嗎?生病要和媽媽說喔,知道了嗎?” ,年輕的媽媽終究是年輕的媽媽。她應該要為她的單純感到驕傲的。


“看看妳,妳的臉怎麼~有點紅?發燒了嗎?” ,她像是台【紅外線體溫檢測儀】,不斷地掃瞄著我的臉龐。

raw-image


“啊!應該是我剛剛在脫~噢不,沖~洗衣粉~的時候~” ,我不是很想現在就討論視覺系統與平衡感覺系統之間的衝突而引發的頭暈。


“啊!Mula~總之,這洗衣粉的品質太~差了!林女士,妳記得下次要換掉它喔!緊價,一定要換掉它喔!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它了!下輩子也不想!一定要記得哦!” ,我抱怨連連。我壓抑太久了。我的情緒必須釋放出來。我需要得到她的理解與支持,提供共鳴與安慰,不好的貨物就應該要被淘汰掉。


“媽媽,妳怎會買這個牌子呢?名字有夠落伍的,完全跟不上新時代!我說,它怎麼會用這麼土的名字呢?橙紅紫~吼!緊價無語!有夠瞎的!” ,我開啟了自我防衛能力,即使是【阿美族的太陽】,也應該要在正確的時間升起來。

raw-image


“啊!我喝半杯好了~” ,這是為了讓她放下心來,這樣她就不用費心對我的額頭進行檢查了,但無論如何,她還是辦到了。


“小學一年級我們第一次去大賣場~” ,她提示我。

“啊對!一年級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喝了,緊價~好喝!伊娜,妳快先吃看看!” ,我兜著圈子答道。把那些充滿幼稚的,坐在地上耍賴的,不必要的回憶抹去是我的拿手好戲。人生苦短,千萬~不要回頭看。

raw-image


她的嘴角上揚,無疑明白了我在逃避,更糟的是,我搞錯時間了。我第一次喝到冰鮮奶的時候是在三年級的上學期。

raw-image


“噢!媽媽!吼~妳看牠,牠又噴汗了!嘿嘿嘿~我喜歡這隻牛~牠真單純!” ,我飛快地將目光移至【盒裝牛奶】的包裝上說道。那隻乳牛總是說 ‘Packaging-only’ ,當有人擠取牠的牛奶時,牠就會不安地冒出三滴汗,生怕擠出的是空包裝。這是我為牠撰寫的廣告台詞。

raw-image


“我要喝牠的牛奶!” ,我又上當了,廣告不實的包裝真是害人不淺。


“噢哞!緊價好喝!伊娜,妳也快喝看看!” ,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嘴唇上。我想看到她滿足與喜悅的回應。


“麗娜~” ,她停頓了一秒,似乎在決定某件事情該不該說, “嗯~妳今天拿回來的衣服是妳同學的嗎?以前好像沒見過?” 。


一陣轟鳴聲響了起來,我應該要告訴她什麼呢?


我忽然能理解《劉邦》坐上【鴻門宴】的心情了。


‘為什麼不安的感覺來得也總是不會錯呢?’

raw-image




4會員
141內容數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