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本《小鳥小哲學》:鳥類行為學也可以做為人生導師!

2024/01/2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重拾平衡、找回生活餘裕的22堂課

Philippe J. Dubois(菲利.杜柏瓦)、Élise Rousseau(艾莉絲.胡梭).啟明出版.2022/11.林心如譯.


我看的這本的封面

我看的這本的封面

推薦給:

❦ 想欣賞鳥兒可愛美麗照片的人

❦ 想知道鳥兒可以帶來什麼哲學思考的人


作者Philippe J. Dubois是鳥類學家、環遊世界賞鳥作者,曾出版很多關於氣候變遷及生物多樣性書籍;Élise Rousseau是文學及哲學碩士,也是一名記者、環保人士,曾出版數本關於大自然與動物的著作。

摘錄的書本封面照在網頁上看來顯得很大,但這真的是一本有關小鳥小哲學的"小書",書中有許多鳥類的美麗身影,大多是台灣沒有的鳥類;我在上個週末有陽光的午後,在斜陽中閱讀此書,書中的鳥類照片彩色印刷,在午陽照射下呈現彩墨亮晶晶的點點,午陽和煦溫暖,淡黃的色系,搭配鳥類行為可以對應到人生態度的省思,覺得這樣讀這本書很適合~

而且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一直想到「今日鳥類,明日人類」。
(今日鳥類所遭遇到的問題,明日人類也同樣會面臨到,說得更白一點,亦即今日的環境如果無法讓鳥類生存下去,明日人類也無法生存。)

有時候我會覺得世代典範轉移太快,快到無所適從……以前的經驗法則已不適用現代,該如何重新建立恰當的心態?很煩的時候,我會想像例如「長頸鹿會怎麼做?」

例如,長頸鹿會因為做不完工作而熬夜嗎?長頸鹿會因為長官與自己理念不合而難過嗎?如果長頸鹿不會,那我也是生物,我應該也不要熬夜,也不要難過,從自然界的角度來看,應該是不會怎麼樣的。XD

看完此書,可以換成思考「小鳥會怎麼做?」



❦ 接納自己的脆弱

必須懂得讓內在的一部分消亡,好重獲新生。而這恰是鳥類做的:牠用損耗的羽毛換得健美奪目的新羽衣。這對牠來說相當重要:牠如果沒有完好的羽毛,就無法飛翔。而這對我們也至關重大:如果我們無法換新羽毛、揮別過往,這往往會成為阻礙我們向前邁進的絆腳石。



翻攝自本書第59頁

翻攝自本書第59頁


❦ 愛的真諦

關於愛,我們也許不妨從鳥的身上尋求啟發?

我們不太知道怎麼依循本能和直覺去行動,或者對於決定和感受太過理性思考。我們不敢行動,在不對的時機貿然行動,所做的又往往違背自己的心意。我們還會因為失敗而自尊受損,經歷背叛後發誓再也不去愛,或者為了搞清楚該由誰跨第一步而心煩意亂。

人類太複雜,也太浮躁。

烏鶇不會為了決是否該對美麗的雌鳥鶇引吭高歌而考慮三個鐘頭,而就是勇往直前。對方喜不喜歡再說,而如果不喜歡,雙方似乎都不會耿耿於懷。

牠們既不鋪陳長期策略,也不會永無止盡地理性思考。鳥類肯定不會遲疑,或者只會稍稍遲疑一下。

有些人就像樹蛙,會為了在天寒地凍的冬季冬眠而停止心跳。在遭到愛人背叛之後,他們不再去愛,而且再也不想建立親密關係,就因為害怕再次受傷。

然而鳥類恰恰相反,牠們永遠都會為愛怦然心動。




翻攝自本書第67頁

翻攝自本書第67頁



❦ 如何使世界更美好?

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人們斬釘截鐵而且有點苦惱地斷言:「哦,不論如何,我呀,我可不是藝術家!」真的嗎?難道我們不都在各自的領域裡別具創意?我們豈不都能夠感知美的形式?有時因為我們在兒時遭受挫折,有時由於周遭的人對藝術創作活動投以負面的眼光,導致我們經常自我設限。

我們肯定都具有某種和自己呼應的藝術、呼之欲出的某種形式的創意,只是我們尚未嘗試加以表達。

然而,我們顯然就像鳥,都能讓世界更美好。



在《羽毛賊》書上聽說的美麗鳥兒 (照片翻攝自本書)

在《羽毛賊》書上聽說的美麗鳥兒 (照片翻攝自本書)



❦ 旅行的理由:北極燕鷗和遠洋的召喚

每趟旅行都使我們有所改變。它使我們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它讓人不再自我中心、排斥異己、對他人抱持疑懼或厭惡。

所有的旅行都教導我們團結,就像候鳥在漫長的飛翔過程中,透過不斷鳴叫來彼此互助。

旅行歸來之後,我們總是改頭換面:我們把一部分的自己留彼處,同時也把許多事物帶回此地。

新的界域促使我們成長,令我們提升能耐並拓展面向。和他人接觸使我們更開放面對周遭的一切:生活方式、環境以及人。

旅行尤其還使我們學到關於自己的事物:我們的容忍範圍、失眠、不舒適以及適應挑戰的環境。

在世界盡頭,我們的面具由於時差、疲憊而脫落,這是揭露自我的最佳方式。

我們旅行之際所尋求的,或許就是理解真正的自己。


❦ 就是生活的幸福:像燕雀般快樂

鳥不會問自己是否幸福,牠們活出幸福。當一切順遂,牠們就快樂,很單純,懂得不擔憂,這豈不就是幸福的起點?


❦ 鳥類超乎善惡?杜鵑鳥的倫理

在人類世界被譴責的偷竊行為,是許多物種採行的策略。而從受害者的角度來看呢?

儘管燕鷗的糧食經常被賊鷗偷走,牠在某些時期無疑也感謝小偷的陪伴---尤其在繁殖期。

賊鷗實際上在高北極區築巢,而且以高度警戒的態度看守附近地帶。當北極狐來襲,尋獵鳥蛋或者雛鳥時,賊鷗會率先發出警訊並衝向這頭哺乳動物,而往往使後者逃之夭夭。

偷走幾條魚並不會對這兩種鳥彼此的平衡構成威脅,無疑地是應當付出的代價。

自然界的法則超乎我們對善惡是非的評斷。於是,在某些情況,鳥類使我們反思執意認定為善或惡的事物。

我們應當時時自我提醒:「善」與「惡」既不是自然的,也並非一成不變,而是人類建構出來的,它是同等程度上既是集體的、也是出自個人的,而且會與時俱進。





【🌲生態學】【🧠哲學與法學

【🔮小昕藏書

108會員
419內容數
學院 裡有 書、簿本、心得、高中生、社團、秘密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