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騎士異聞譚✎XCIV.和解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振作起來的索羅所道出的話語,令在他前方的隊伍之中,輪廓清晰地能夠辨認出是娜塔莉亞的青藍色人影凝起了眉宇。「強加了理想跟責任在別人身上就跑,這讓人怎麼相信?」

  息的聲音,代表世界的聲音;此處是自己的意識之中,因此,在這裡的聲音實際代表著什麼,毫無疑問──就像過去每一次黑髮的索羅失控、焦慮、陷入不安時將其喚醒一樣,只是這一次,需要喚回的對象從黑髮的索羅換成了眼前的他們。

  「所以,為了不讓這件事成為一個人的責任,我才會在這裡。」正面回應了令人不安與難過的息,索羅深知這是唯有自己才能夠跨越的難關。他很清楚,若是接受不了他們就無法繼續前進──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的。這些聲音,都是自己必須直視的一部分。如是想著,索羅扶起了輪廓是為絮梅的人影。「對不起,沒能保護媽媽……但是,我答應你,我會努力讓這裡變成大家能夠安心生活的世界。」

  「明明只要放棄這個世界,帶著莫葉遠走高飛就好了。」肆無忌憚地朝索羅這份回到原世界的努力潑出冷水,即使是在意識之中仍與本人氣質相仿的冰姈師傅冷冷地哼了一聲。「反正你不是做不到吧?」

  少女所言不偏不倚地沁入心脾。「嗯,另一個我,確實有一瞬間想過要逃跑……」深知黑髮的自己經歷過多少掙扎與害怕,索羅不禁揚起苦笑。

  對另一個索羅而言,他只是在這個充滿血腥的未知與恐怖的世界,莫名遭遇許多超出理解範圍的難題。無論是不明所以的詐贏指控、還是遭到師傅設計綁架、甚至被迫必須跟莫葉兵刃相向,都讓另一個索羅難以承受──

  「但是,還有很多人在努力。」即使每一個發展都讓黑髮的索羅害怕得想轉身就跑,卻仍然勇敢地拂去恐懼與退縮的念頭,選擇了與身邊的人們一同前進。

  「冰姈師傅以前也問過我,為什麼不放棄這個世界,讓這裡的人們自食惡果……」而那份答案,至今都沒有變過。「因為,世界是屬於所有人的──就算落入某些人手中,我們也有讓他們交出來、歸還於民的權利。而且……」

  傾聽一切的魔法師,有著全世界最為溫柔的慈愛之心。更別說當這些對象包含了莫葉時,還加上了被黑髮的自己深深影響的這份心情──「看著另一個我跟莫葉這麼努力的模樣,我實在沒辦法放著不管。」

  「就算那是一個充滿歧視跟傷害、還讓非人類這麼痛苦的世界?」

  師傅的問句無論何時總能在心底激起漣漪。

  索羅清晰地記得,剛從管理者身份被逐離的自己流落至大地、與冰姈再次相遇時,她也說過類似的話。

  這是一個人類正在親手加速毀滅的世界,試著去挽救可說是沒有意義的行為;根深蒂固的不平等觀、隨處可見的自相殘殺、背叛與出賣,早已讓原世界瀕臨無法挽回的境地,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嘗試逃亡去新世界。與其出手相助,不如讓這世界直接毀滅、讓大地萬物從頭來過──過去冰姈就是這麼建議的。

  「就像冰姈師傅說的……放棄的話,事情會變得很簡單吧。」不能否認,如果想要獨善其身,這是最快也最方便的選擇。「可是,這些是我必須引導的事物──只是,如果只憑我一個人想消弭所有不平等,力量會很有限。」正面回應師傅的問題,索羅向翹起腿、態度不可一世的冰姈微笑。「少了任何一人的努力就沒有辦法完成……也許冰姈師傅會覺得這樣的我很沒用,但是,這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解放管理者的高壓統治與洗腦浸透下的思想、透過每一個原世界的人推廣與影響,讓所有人的心中,植入平等與尊重的觀念──這並非一朝一夕、也並非一蹴可及,卻是能夠細水長流的方式。在那之前守護好這世界、不讓世界毀滅這等可怕的事發生,就是自己的使命。

  「而且,我相信,這件事情由大家一起完成,會比我獨自完成更具備意義。」

  面對沒有喝斥自己不準喊師傅的少女,索羅坦白地道出所想。似是被這番真心感染,面前的青藍色人影們除了莫葉與冰姈以外,紛紛開始圍攏過去,朝索羅伸出手。隨著索羅伸手回握,人影們隨之消散、被他吸收──它們恢復了溫柔與信任的神情、展現出肯定與願意相助的意志。

  「不愧是流著那個笨蛋的血的後代,以前你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呢。」少女的評論不帶任何感情,卻早已充分展現出她對弟子的事有多少在乎。「為了這件事連『誓約』都刻意延後,真的值得嗎?」

  「嗚。」被戳到痛處,索羅不禁瑟縮了下肩膀。

  「沒事的,索羅。」目光恢復溫和的莫葉向著起誓要守護的對象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不管成敗,我都會陪你到最後一刻。」

  即使是意識之中,少年那過分直率與乾脆的語句仍是讓索羅感到心跳似是漏了一拍。他俯低視線以單音回答對方、有些侷促地朝自己一直無法正面回應誓約、卻還是忠誠地等候他的莫葉伸出手,迎來的是溫暖的掌心與將他擁進懷中的堅定擁抱。

  隨著溫度沁入體內,在場的人影終於只剩下最後一人。氣勢居高臨下、似是看透一切的冰姈對著臉還有些泛紅的索羅勾起了唇角。

  「雖然過去沒有先例,但是,你比誰都清楚『息』是什麼,對吧?」沒有給他回答的機會,冰姈解除了坐姿,徑直朝著相當於是看著他長大的索羅走近。

  「如果你是認真的這麼想──可以喔?魔法的本質是轉換。所以,只要給得出相應的代價──」她朝弟子伸出了手,示意讓索羅將她吸收回體內。「當然辦得到呢。」

  「師傅……」無言的默契在師徒二人之間流轉,牽上對方手心的索羅自然知道冰姈的弦外之音。

  「趁現在還來得及,好好掙扎一番吧──還有,要是在外面再敢這樣叫,這幾聲『師傅』的帳我都會在莫葉身上討回來喔?」留下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威脅,意識中的冰姈笑著消散於漆黑的空間裡。

  隨著最後一絲青藍色的光芒消逝,感到心情輕鬆許多的索羅恍惚地睜開雙眼──率先感受到的是右頰貼在冰冷的純白地面。思考有些遲鈍,身體的狀況卻比想像中還要穩定。長袍還在、身上也沒有任何傷、藥木的催情效果,更是已經在失去意識的期間全數分解完畢。

  隨著意識恢復,緊接而來的是感受到周遭的「息」充滿令人不寒而慄的不安。擁擠而壓縮過的魔力充盈其中,令人為之目眩──這裡是哪裡,從純白的柱子、一圈一圈朝塔尖延伸的階梯、沒有任何異色的裝潢與高聳彷彿不見盡頭的宏偉內部,一切都讓人熟悉得連想都不用想。

  神聖御魂之塔。

  這裡是一進大門入口後最先抵達的位置,也是自己上一次拼死入侵、吸收掉管理者們存於塔內之魔力的地方。

  「這麼快就醒了?剛才還在哼哼唧唧著很熱呢。」

  落於耳畔的男聲有著濃厚的口音,連頭都不用抬索羅就知道那是誰。「凱……尼。」回應了這聲奚落、活動有些痠軟的臂膀撐起身體試圖釐清現狀,卻在當下就意識到不對勁──隨身攜帶的普莫劍,那個位置沒有任何重量。

  「史旦大人吩咐要『好好迎接』……俺可是特地下來一趟了,給俺心懷感激。」還在碎念的凱尼只是冷冷地等著中計的人自己爬起身,沒有出手的意思。「要不是史旦大人有交代,俺可沒打算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我的劍……」忽略了凱尼的抱怨,感受不到劍現在落於何方的索羅逕自開口。

  「覲見大人怎可能允許你帶那種東西,少自以為是。」數落被打斷而冷下聲音的凱尼,連語調都帶著嫌棄。「那把劍早就交給大人了,雖然沒搜到魔杖,八成弄丟在哪了吧?」

  史旦拿走了普莫劍。意會到這件事,索羅安靜地抿起唇。現狀可說是手無寸鐵,不過,凱尼不知道的是魔杖並沒有弄丟──雖然發生這些事情的當下自己不在場,但是透過息的低語,索羅很清楚,自從冰姈拿走自己的魔杖轉交出去後,東西就一直在莫葉身上。

  而透過主從誓約傳遞過來的著急與怒意,說明了莫葉正在趕往這裡。『莫葉。』即使不確定剛才莫葉是否有呼喚自己,索羅仍主動聯繫了對方。

  『索羅!身體還好嗎?你在哪?』才剛用誓約呼喚便得到氣急敗壞的回應──莫葉肯定對自己被暗算的事情很惱火吧。然而,面對問題還是得回答。

  『我沒受傷,身體也已經沒事……現在聖塔內,跟凱尼在一起。』簡潔扼要向莫葉傳達現狀,索羅不動聲色地盯著還在咕噥抱怨的凱尼。『不過,普莫劍被凱尼拿走、轉交給史旦了。』

  聽聞這個消息的人陷入了沈默。或許是因為看不見莫葉的表情,這陣沈默反而讓人有點不安。就在索羅打算再次呼喚莫葉前,誓約那一頭的人以預料外的冷靜語調再次開了口。

  『我明白了──在那等我。』聽不出情緒的聲音似是帶著決意。『想辦法拖延時間,我很快就到。』

  ◇◇◇

  亞薩奇爾校內,比預期冷清的寒假校園景色讓身著正規裝的黎恩在巡視過一圈後,靠在川堂的佈告欄旁稍作喘息。學校雖然被針對,但是,校內還有老師們、以及之前在守林人的木屋內見到的碧狼跟可靠的醫療長。守林人們還找了據說是住在學校附近、使用光系魔法的妖精魔法師一起守衛學校──可以說,即使有外敵來襲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迎擊。只是……

  「黎恩。」班上的其中一名騎士朝呼喚的對象點了頭。「另外兩側的教學樓巡完了,下次就是一小時後吧。」

  「對,先休息補充水分。辛苦你了。」例行性地回應班上騎士,目送對方離開後,黎恩輕吁了一口氣。

  字系魔法是專門用於輔助的魔法。正因如此,自己才會被留在學校──其他幾個班長的意思很清楚,這是不明言地讓沒有戰力的騎士不要平白無故送死的安排。

  明知其他人是出於善意才這麼調度,心底卻有些不甘。這是否代表自己其實比預想中的還要血氣方剛?無論如何,被交辦的事情就是得完成,黎恩看了看飄著細雪的陰暗天色,從佈告欄上起身,準備去找尚坦回報目前的情況。

  無論與使用黑魔法的通緝犯交戰的結果是勝是負,亞薩奇爾魔法學園的騎士團公然聯合諸多部族闖進神聖御魂之塔,都會被寫進史冊之中吧。

  他們正在創造一段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歷史,而志願是為教師的自己,有著將這些史實傳承給下一代的義務。

  為此,必須活下去好好見證一切。

  ◇◇◇

  「終於看到了,那個白色的門就是……」輕聲呢喃著所見,雖然花了一點時間,靠著路標總算順利帶領眾人走出森林的洛德在森林邊界仰首打量起不遠處至少有十個自己高的巨大門扉──引人入勝的同時有著不可侵犯的莊嚴肅穆。

  在那道門前,有個熟悉的紫色身影。

  「皇麟?」眼尖地發現對方,亞隆也順勢張望了一下四周,卻沒有見到楚彬一班的蹤跡。「是跟楚彬他們走散了嗎……」

  「雖然很想說這個推理滿不錯的,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呢。」乾脆地否定了這個猜測,洛德領著一行人朝落單的皇麟走去──在她前方的門上,有著諸多辨認不出內容為何的文字。

  那毫無疑問是妖精語。

  克萊諾的族人們跟著仰首,半張著口似是念出了內容,洛德一班的騎士們卻什麼也聽不見──生物構造的不同所造成的隔閡令他們無法理解門上所示為何。而知道這點的妖精們也很快便將其轉譯為人類能懂的語言。

  「這上面說,這扇門只有非人類的種族才能從外側打開。」

  此話令緹娜與亞隆不由得怔忡。

  即使未曾來過,身為原世界的人也都知道,神聖御魂之塔是由人類與非人類聯手建造起來、眾生平等安眠、不得隨意攪擾之地──佔據此處的管理者,卻是在非人類才能開啟這扇門的庇護之下,將對非人類的不平等待遇施行的風生水起。這是何等充滿諷刺的罪孽。

  艾夏琳也好、海莉也好、索羅也是,終於意識到他們一直以來面對的惡意有多龐大,兩人在震撼過後,更是堅定了要完成任務的心。

  「謝謝你們的翻譯,不過,現在進去不是明智之舉……」與班上騎士情緒受到衝擊不同,早已從許多靈魂吐出的真實之中直面過諸多惡意的洛德顯得冷靜。「之前索羅也說過要在這會合,我們先等其他人到──沒問題吧,皇麟?」一面與克萊諾的族人對談,洛德不忘對著心繫哥哥而擅自脫隊的皇麟開口。

  這聲叫喚讓皇麟緩慢地眨了眨眼,卻沒有回頭應答。

  看出她的狀態還不明朗,洛德也沒有繼續進逼。既然她現在對這扇門也無計可施,暫時放著不管讓她好好整理自己應該也不至於有什麼危險……還在思考下一步,某道熟悉的靈魂之音從後方靠近,促使她轉過頭去──克萊諾的族人們也朝著一邊拍掉身上沙塵跟落葉、一邊領著其他族人靠近的布利斯。

  「果然沒錯啊。」發現有其他人抵達聖塔大門前,緩步走近的布利斯把馬尾重新撥順。「我才想著明明聽到了妖精的聲音,卻有人類的氣息,大概是你們了。」

  「為什麼……」比誰都快表達出困惑的洛德,亦在同時從他的靈魂讀取到了皇麟抵達前的發展。

  彷彿是為解釋洛德的反應而開口,布利斯邊繼續整理狼狽的模樣,一臉無奈地朝結盟的同伴們攤手。「剛才看到莫葉先進去了──我們剛好到森林的出口,結果被他踹門時造成的強風直接吹飛,還以為要重走了呢。」

  「踹……」聽上去不像形容的句子讓亞隆不由得呢喃,他可以輕易想像到莫葉毫不猶豫起腳踹門闖入的模樣。

  「索羅呢?」接在亞隆之後提問,洛德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你有看到他嗎?」

  「沒有。」坦然地回答洛德,布利斯聳了下肩。「但願沒出什麼事才好。」

  「莫葉大人跟著,會沒問題的,布利斯大人。」信任著兩名領導,克萊諾的族人亦出聲安慰。

  「說的也是。」很快便決定不再著眼於對現狀沒有幫助的猜測,布利斯駕輕就熟地指揮起同行的厄里爾族人與盟友就近在這帶森林邊界能夠稍事休息的地方養精蓄銳。

  同時他也知道,正因為對手已經對索羅做過那麼不堪的挑釁,他必須先有孤身前進的莫葉,是為了解救陷入什麼計謀的索羅的心理準備才行。

              《續》

11會員
127內容數
寫出角色的那瞬間,便已獲得身為作者的勝利。 歡迎寄給我匿名心得:https://forms.gle/ARnVmakcBqWNzvLb9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