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不可取代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最近適逢結婚幾周年紀念,我記得當時的婚紗公司叫「珍愛」,意思是「珍惜愛情」,不過隔了一段時間就關門倒店了,然後又有其他的婚紗店異軍突起,成為當時的熱門流行,不過一段時間又是銷聲匿跡了。

當資本主義的文明社會開始顯現它的影響力之後,很多的東西就開始變質,大家都利益或條件上來看,好像在做一件買賣,事實上也是一件買賣,其中變化最大的就是所謂的愛情。

前一段時間在研究「曼德拉效應」,於是對於愛情的形象我也自創一個叫「童話故事效應」吧!意思是我們從小觀看的卡通動畫都是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些王子或公主都是白種人,所以無形中就在腦中產生一個不太正確的印象或信念,那就是只要是白人就是公主或王子的好感,這樣洗腦下的形象或許能夠解釋當下一些異國愛情或婚姻的現象。

有時對於愛情而言,很多人愛的不是那個人,而是這個人所散發出來的形象,所以為什麼「人要衣裝,佛要金裝」,關鍵就在於一種形象化,一個相貌普通的男生,只要將帥哥偶像穿過的流行服飾穿在身上,我們不自覺就會投射帥哥美女的形象在他的身上,產生所謂的「月暈效應」,其實道理跟前面說的「童話故事效應」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本質和形象的問題,就本質上我是獨一無二的,可是在形象上卻有許多角色,這些形象讓人看不清我的本質,所以如果這些姑娘愛上我的話,不是愛上我的本質,而是形象,甚至是條件。

在年青時代我一直多才多藝,人也長得帥氣,可是在男女之間的關係上一直好像絕緣體一般,總是發乎情、止乎禮,或許在心裡隱隱間覺得,這些有好感的女生愛上的只是外在的形象或條件,而不是我這個人。

很多人覺得這並沒有什麼區別,可是對我而言區別很大,因為在條件上,我這個人的可取代性很高。

拿我打籃球當例子,當我身強力壯,我可以稱霸球場,可是當我傷病或年紀漸長之時,慢慢地後起之秀就取代了我的地位,這是不能不去接受的事實,也是我對於太過看重條件的愛情望之卻步的原因。

所以我看重愛情裡面的恩過於情,有恩才有情,而恩是獨特而不可取代的,以前有些古代戲劇,常常說到女主角被男主角救了一命,無以為報要以身相許,現在看起來有些荒謬,實際上卻有些道理存在。

這個道理就是一個男人為了你冒著生命的危險將你從危難中拯救出來,這樣的為人捨己的品格是值得信任的,這意謂他把你看得比性命還重要,不太可能會去做傷害你的事。

民國初年有一號人物叫「汪精衛」,又叫「汪兆銘」,我背過的「國父遺囑」據說就是他寫的,一生的功過很難界定,他是那個時代有名的美男子,同時也是一個義薄雲天的革命志士,因為刺殺清朝官吏被抓進大牢生死未卜,一般人看到這種人逃都來不及了,這時有一個女子叫「陳璧君」想盡辦法去探監,並向外尋求協助,這「陳璧君」對「汪精衛」心儀已久,但長相普通,後來「汪精衛」大難不死,感念「陳璧君」患難相助的恩德,出獄以後就結成連理。

真正的愛情要經得起考驗,經不起考驗的愛情並不是真愛,而且這種愛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愛,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當年我遠渡重洋到馬祖當兵,心中已經有了某種覺悟,我對我當時的女朋友說:「能等就等,不能等我也不會怪你!」就此開始長達快兩年,只有兩三次船期回到台灣,中間僅僅不到十幾天的相聚時光。

很多一同當兵的學長學弟常常聚在一起借酒澆愁,一看就知道又兵變了,那是那一代熱血男兒為了報效國家所產生的集體苦悶,同時也是一種體悟和成長,就像我前面說的經不起考驗的就不是真愛,幾杯黃湯下肚,想開以後其實也沒什麼好傷心的。

那時考驗我的是軍旅生活,考驗我女朋友的則是對愛情的堅持,因為那時她不乏企業小開追求,最後卻獨獨鍾情於我這個窮小子。退伍以後不久,我們就到了那家名叫「珍愛」的婚紗公司拍了婚紗照並準備結婚的相關事宜。

現在的愛情,只要喜歡就好,沒有太多的攔阻,可是太過看重外在的條件讓我不禁想起門當戶對的那個年代,那時的男女想擺脫這樣的婚姻束縛,於是不顧家庭的阻止,勇敢地開始自由戀愛起來,時代於是轉變,然後過了一段時間,又開始從另一半的外在條件開始看起,這在某種程度上不是又走回老路嗎?

太過看重外在條件的愛情或婚姻大多不會幸福,愛情原本該是兩個靈魂的相遇,只是在現今的世界中,太多條件或形象的遮蔽,以致於看不清彼此的真實樣貌,於是乎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驀然回首,卻發現那個對的人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

22會員
204內容數
希望將自己生命中所發生的重要事件,整理成智慧,分享給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