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荊棘-第三章 碎碎不平安(二)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淅淅瀝瀝的小雨,在天地之間織起一張霧濛濛的網。

 

阮氏香妹覺得自己就是這網裏的魚,看似滋潤的好像活得還不錯,其實已經快要悶死了。

 

 

 

微風拂過,有雨絲飄落到面上,看著懷裡才六個月大稚嫩的嬰兒,又想起了在故鄉的親人。

 

二年前父親過世,留下母親、兩個年幼的弟弟和替父親醫病所留下的巨大債款。縱使輟學去工作,幫忙母親扶養弟弟,然而貧窮仍然是貧窮。母親忍痛決定讓自己嫁到臺灣,只希望一家人的生活能夠好轉。

 

 

 

帶著滿懷希望,期待自己能早點拿到臺灣身份證,能夠工作賺錢,幫助母親和年幼的弟弟們,放棄了在故鄉的戀人,遠嫁臺灣。在4、50個年輕貌美的同鄉之間,長相平凡的自己,侷促不安的自己,在這樣的場合被挑上,訝異的目光焦點,讓人更加不安。

 

 

 

如今身邊的男人,就是她所謂的丈夫,孩子的父親。她一邊數著日子,一邊憂喜交加,不知道多久才可以工作賺錢,寄錢回家改善家裡的經濟。

 

男人很有心,為了她和公司同鄉去學習新的語言,還幫她寫了兩種語言的基本對照表,讓她好好的在家裡帶著孩子。

 

丈夫一個人工作打拼,一人身兼數職。

 

正職上班前的一大清早去送羊奶,下班後挨家挨戶的去放置廚餘桶的地方,開著貨車回收廚餘,再回家餵養著豬圈裡的嗷嗷待哺的豬仔們。

raw-image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邊的經濟還沒改善,母親又在連絡時告知弟弟生病,急需一筆費用。她只好為難的向丈夫開口,比手畫腳的溝通許久,年邁的母親一直病痛,弟弟又生病,積欠的債務未還清,壓力大的讓阮氏金妹一整天都沒有笑容。

 

 

 

男人老實的苦笑回答她,他工作的收入全都交付給了母親保存,母親那邊有告知目前已存有200萬,這些錢和這棟房子都是之後會給兩人的孩子。現在手邊只能動用10萬元左右,不知道能不能先讓她應急。

 

 阿妹苦惱的看著丈夫,也知道婆婆的強勢,點點頭將資料給丈夫,請他幫忙匯款給故鄉的母親。

 

幾天後,徐老太太知道了匯款的事情,情緒更是激動不已,哄完孩子睡著下樓的她,立刻從門邊拿竹掃把的婆婆堵在樓梯口碎唸狂打,她只能舉起雙手擋著,一邊用著所學不多的語言求饒著。

 

 

 

「買來的媳婦果然都是來挖錢回去的!」

 

 鄰居聽到此事爲此沸騰,紛紛跑到稻埕旁看著追跑出來的兩人,三姑六婆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現在挖小錢,以後挖大錢啊!」

 

 風言風語說的讓徐老太太更加生氣了。

 

 

 

牽狗散步的父親經過,皺起眉快步的勸解看熱鬧的鄉民,一邊開解著徐老太太。

 

 「都是人生父母養的,不要這樣。」

 

 阮氏無力的坐在地上哭著,徐老太太狂唸著一路回家。

 

 

 

婆婆的暴力薄待和冷漠,孩子睡不好哭鬧她也被打。讓她想家、想念起遠方的家人不斷挑剔,說這樣的她不會教孩子,小到連兒子吃喝玩樂的事情,她這個做母親的人都沒有任何決定的權利。

 

 「接妳過來臺灣,給妳吃給妳住,有水有電讓妳用,還要錢來幹什麼?」

 

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

 

 

 阮氏感到很難過又委屈,不曉得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對還是錯?那些日子,她漸漸的失去笑容,在婆婆看不見的時候,只能為自己命運的不幸而哭泣。

 

嫁來臺灣前鄰居的嘲諷、那些親戚朋友對於嫁臺灣人將有富裕生活的想法,阮氏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回家,想著想著,她吞下眼淚,繼續忍耐,度過這些難熬的日子。

 

還好阮氏還有個瞭解她、體諒她的丈夫,當他知道她被婆婆如何對待時,也會安慰著。否則阮氏真的也不知道還能有多少的能耐和她繼續生活。

 

日子,總是會過去的吧?

 

她期待那一天的到來,會努力讓那天能夠實現,而不是空想。

 

然而事與願違。

 

「阿凱,謝謝你教我你們的家鄉話,阿妹她現在已經會說一些基本的話來溝通了。」

「哥,我剛來臺灣工作,謝謝你教我。」阮文凱誠心誠意謝謝著陳學淵。


圖文版權為作者全部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43會員
64內容數
寧靜愛創造,手作深度重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