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荊棘-第二章 火中的白骨(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多情卻被無情惱,今夜還如昨夜長。

 

昏黃的氣氛燈下,窗外微雨顯得氣溫涼爽不少。

 

昨晚再返家拿陳倫的衣物時被母親用木棍狂打全身,身上的傷雖然猙獰但卻沒有多少的痛感。

 

 

 

「那裡會不痛,過來我幫你擦藥吧!」

 

語音未落陳學任靠上來拉起了林靜的手,輕輕地在他唇畔親了一口。

 

「也就只有你還會心疼我。」

 

林靜後面的話說不出來了,白了他一眼,拿起消毒水和藥水幫忙處理著傷口。

 

「我想把我們的事情公開了。」陳學任說著。 

 

raw-image



 

這個月他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特別是這一次死亡如此近,他希望兩人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就算不被外人理解,他還是想要正式的跟朋友家人說是他的女朋友,是他的愛人。

  

林靜顯得有點意外,愣了一下才說。「你確定?這麼多年都過了,不用急著在這個時候公開吧!」

 

 「總有一天他們也會知道的,與其讓他們找到你,不如直接讓他們知道你,我也不想再把妳藏著掖著了。」

  

「如果家裡人還是不同意,你也不要急,慢慢來吧。」

 

 

 

男人答應了下來。

 

「但沒辦法把你介紹給我媽,自從十八年前她設計我生子結婚後,我就再也不想跟她說任何一句話,見她任何一面了。我唯一對不起的是良妹。我需要有個人代替我在家裡照顧她。」語氣淡淡的,輕飄飄的說著曾經的過往。

 

她聽了難受,起身走到窗邊抱了抱男人,一切都會變好的。

 

其實我想跟你說,陳揚有來找過我。

 

他說,希望我們分開,兩個人都拖著,這麼多年夠了。放過他,也放過你自己,但我說不出口,更何況原本要和陳學任結婚的女人,應該是我。

 

林靜將陳學任拉在床邊坐下,扯了紙巾擦了擦手,伸手將果盤裡的橘子剝開,遞給了他,「哥哥嘗嘗看甜不甜?」

 

男人含笑的看著她,「你餵我?」

 

林靜沒出聲,將那瓣橘子放到唇間輕輕叼起一角,俯身靠在他胸前,橘子的汁水在舌尖融化,又酸又甜的勾人下嘴。肆意的擁吻著,微微的低喘讓兩人意亂情迷許久。

 

誰會想要放棄自己。


圖文版權為作者全部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43會員
64內容數
寧靜愛創造,手作深度重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