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結伴而行的女巫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raw-image

我來到了小鎮上的一處酒館,還未抵達目的地,遠在幾公尺處,就聞到了燒肉香氣裡挾帶著酒臭味。

酒館就位在於西法蒙孔圖(法語:Moncontour),為了前往東南部的阿爾卑斯山脈,我必須有所準備。

據可靠的消息指出,位於阿爾卑斯山脈聽說出現了「龍」。

那條龍由當地居民描述,是來自北歐神話裡,稱之為尼德霍格,盤據於世界之樹下的一條邪龍。

可沒有人清楚知道,為何尼德霍格會從霧之國,尼福爾海姆來到阿爾卑斯山,其目的為何,讓人不得而知?

因此,法蘭西國王在各大城鎮裡貼上了公告,招集志願者,前往阿爾卑斯山一探究竟。

身為一名盜賊,這種好康的事,怎麼可以就此錯過呢。

當所有人將注意力集中在「屠龍」這事上,不就是竊盜的好時機麼!

況且被龍屠殺的騎士身上,也總有一兩個還不錯的寶貝,拿到黑市裡去變賣,總是能賣到不錯的價錢。

為了可以大發一筆橫財,我勾結了從瑞士大批逃亡的女巫,協助我一同前往阿爾卑斯山。

不得不說,位在西邊的蒙孔圖,除了熙熙攘攘的居民外,還有大量騎士與軍隊駐紮與此,這座堡壘式小鎮,由十一座高聳塔樓環繞著,好監視四周一切,預防諾曼人襲擊。

望著有布列塔尼建築風格地酒館,低垂的招牌,利用白鐵板鑿空的方式,弄出啤酒圖案,毫不掩飾,直指這裡是一家酒館。

我推開厚重地木門,裡頭人聲鼎沸、座無虛席,店內除了一群壯漢外,剩下的就是少許的軍人在裡頭飲酒作樂,連個一丁點的女人都沒瞧見,又何來如傳聞中,神祕至極的女巫。

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鎖子甲以及配劍,帶著輕鬆步伐走到了吧檯邊,酒保一見到我,二話不說,先是遞給我一杯葡萄酒到我面前,並說:「辛苦了,您是被徵招要去屠龍的騎士之一嗎?」

我舉起酒杯大口大口地飲用著,並一陣颯爽豪邁地放下酒杯後,對他說:「沒,我只是要去那兒做生意。」

我話剛說完,原本酒館內的吟遊詩人,突然停止了高歌,所有酒館內的客人全都看向了我,大夥們表情相當不悅。

吟遊詩人走到我身旁,對我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後說:「您剛說的話⋯⋯令我想到了一首北歐神話的歌曲⋯⋯您想不想要聽聽看呢?」

「不了!」我一口回絕。

可這傢伙卻不管我意不意願,自顧自地擺好魯特琴,開始吟唱:


世界之樹有隻龍 臨座世界最高峰

山脊之下頻怒吼 人民處在水火中

亦有西方酒館內 盜賊偽裝聖騎士

結伴神秘巫術者 共赴東方求安穩

見龍喚起騎士魂 一劍穿心落於土


聽完吟遊詩人這首歌後,我氣憤地揪住他的領口,大罵:「你膽敢說我會死!」

沒想到,我這一憤怒,竟讓在座所有人都起身,直指著我說:「我們才沒想到你竟是賊呢!快給我脫下這神聖的騎士服,別汙辱了我們皇家軍隊。」

當眾人正打算圍堵我的那一刻,酒館厚重的門被再度打開,此時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將目光移至了門口。

而我正打算開溜之際,也是被眼前這位剛進門的詭譎身影,給當場定住。

佇立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名身穿長版連帽斗篷的人,其身形可說是相當矮小,但這並非讓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原因之一。

他們的注意力反倒來自於他手中拐杖上掛的那一盞油燈,可這油燈的火焰顏色卻不是一般的黃紅色,而是青綠色。

原本酒館內的光線本身就已經很昏暗了,僅靠著角落裡的幾盞油燈撐住室內光線,然而,這人抬的這盞青綠色油燈,瞬間將整個酒館內的環境,照映成了墨綠色。

頓時增添了不少詭異氣氛。

此時有一名身穿軍服的士兵,戰戰兢兢地走向了他,並大聲吼道:「你是誰?我命令你,把你的斗篷給我掀開,並給我熄掉這盞詛咒的火焰!否則我將以上帝之名,逮補你。」

軍人語畢,只見遮蓋頭部的布帽內,冒出了陣陣白煙,並發出細碎的聲音說道:「睡吧⋯⋯」

軍人看他沒有服從意願,正打算拔出身上的佩刀時,我看他全身抖動,如同麻痺了一樣,忽然倒下。

沒多久,我眼前的人也隨著那名軍人一樣,癱軟在冰冷的木板上,我驚覺地用手去摀住口鼻,心裡暗道:「完了!是毒氣!」

不知道我是不是吸到了一點,意識竟開始模糊,只見那詭異的傢伙一直緩緩向我靠近,但我的身體卻是動彈不得,直至最後感覺自己倒下了。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死了,但夢境飛快地在我眼前閃過,回想起身在法國巴黎貧民窟的我,靠著偷竊那些穿金戴銀的貴族們,勉強在這看似繁華的城市裡苟且偷生。

我也曾孤身前往聖但尼聖殿,這裡由於是宗教聖地,有著許多的朝聖者聚集於此,也讓我在這裡發了一筆橫財,為此將偷來變賣的錢,用來喬裝自己,好混入這些貴族或皇室的生活圈。

想當然,上流的社會我肯定是勾不著的,可下層的至少還可以將他們唬得一愣一愣。


噹⋯⋯


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立即睜開了眼,定睛一瞧,有個女孩就蹲在我的眼前,她將臉湊近到我面前,仔細一看,這女孩長得還挺別緻的,綁了一頭麻花辮,有著深邃的五官臉孔,以及發著光的藍色眼珠,活像是從陶瓷娃娃裡蹦出來那樣。

她細看了我一會兒便問:「你是雅克 . 阿貝爾嗎?」

我緩緩從地板上爬起,倚著頭說:「是的,我是阿貝爾⋯⋯妳是?」

「我就是你要找的女巫,美狄亞 . 莉莎。」。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她說:「我聽說女巫都長的醜陋無比,還有著大大鷹鉤鼻,妳⋯⋯」

他不等我說完,語氣不滿的對我說:「請別把這奇怪的既定印象放在腦袋裡好嗎?」

只見她原本發著青綠色的油燈,此時轉變為黃紅色火焰,我趕緊起身問她:「這就是妳的魔法嗎?」

我指著油燈問她。

她看了看那盞油燈後,竟噗嗤地笑出聲來,之後則是一陣大笑,尖銳地笑聲令人聽得發毛,很難想像是從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發出來的。

待她笑完後,她才對我說:「這是磷唷!是利用骨頭磨製成粉末後,利用低溫點燃所產生的效果,這可是我們女巫間互相確認身份的象徵。」

骨頭?聽到這,我開始真心相信傳聞裡,女巫會啃人血肉是真的。

正當我在思索著要不要與她合作時,她直接走進了吧檯內,自顧自地翻起她身上攜帶的包包,從裡頭翻出了一瓶帶有鮮紅色液體的玻璃瓶,並從吧檯內拿出玻璃杯,似乎打算將紅色液體倒入這玻璃杯內。

我趁這時又問她:「這些人⋯⋯還活著嗎?妳不會打算把他們給吃了吧?」

莉莎聽完我這番驚悚言論,表情有些錯愕地看著我說:「你到底從哪裡聽來這麼恐怖的謠言,連我聽了都寒毛直豎,我們是不可能把人吃了。」

「那⋯⋯那妳那骨粉又是從哪裡來的?」

莉莎想了一會兒,拿著那罐帶有白色粉末的玻璃瓶說:「要取得骨粉很簡單啊⋯⋯這瓶裡頭除了有人類的骨頭外,還包含了一些動物的骨頭混雜在一起。」

「這些基本上我們都會去山裡尋找,或是墳墓⋯⋯」

看她說的輕鬆,我倒是聽得毛骨悚然,我雖然會偷竊,但我可還沒盜墓過,說實在話,我對於屍體還是有些懼怕的。

「所以這些人是死了?還是活著?」

「哦,他們跟你一樣,目前呈現昏睡狀態,畢竟,你不是說要私下談嗎?我就讓他們睡一會兒囉。」

語畢,她將倒好的兩杯鮮紅色的液體擺在一起,然後抽出了一片乾草葉,攤平在桌面,隨後從包裡拿出一罐鐵盒,裡頭裝了一些類似被磨碎的菸草,她將這些菸草放在乾草葉上,然後捲起。

之後靠到油燈上點燃,熊熊的火焰瞬間燃起,我被這一幕嚇得往後退,她倒是稀鬆平常地將燃起的菸草,遞往嘴邊,吸了一口,然後⋯⋯將煙霧無預警的吐向了我。

我被嗆得連忙咳了好幾聲,整個腦袋頓時昏昏沉沉,身體相當放鬆,只見耳邊傳來莉莎迴盪的聲音對我說:

「把這喝了吧⋯⋯」

不知為何,感覺整個身體輕飄飄的,很自然地聽從她的命令,拿起那杯鮮紅色液體,直接飲盡。

嗆辣的味道使我又連咳了幾聲,但感覺很好,整個身體不只熱了起來,還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我不禁問她:「妳給我喝的這是⋯⋯」

莉莎再把她那杯也喝完後,才對我說:「這是蛇酒,是利用蛇血加入高純度白酒製作而成,可活絡血氣,讓身體舒緩。」

我滿臉通紅地看著她說:「見到妳後,我已經搞不清楚⋯⋯那些傳聞的真假了⋯⋯」

莉莎聽我這樣說,氣憤地表示:「我們是被誣陷的!只因為我們這一世代的女巫極力的投入治煉,想破除神蹟,導致被一群盲目信仰宗教的人視為異徒,而被冠上了女巫名號。」

「難道你不相信這世上有神?」在我眼裡,她所使用的一切,也與神蹟相去不遠。

「神?我是不知道這世上有沒有神啦?我只知道,這世界很奇妙,每個萬物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包含了眼前所見那些不可思議的事,都是值得我們去研究與發現,這也是我們這一族世代都在探索的原因之一。」

我指著酒吧上那張羊皮紙繼續問道:「所以⋯⋯妳陪我去阿爾卑斯山的目的是⋯⋯」

「籌旅費唷!」莉莎直接實話實說。

「籌⋯⋯籌旅費⋯⋯?」咦?不是要去屠龍嗎?

「我們那時在信件裡溝通時,你們不是說要協助我屠龍嗎?」。

莉莎撓了撓臉頰,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們早已經調查過了,知道你是一名盜賊了,所以想要跟你均分一下偷竊到的財寶,打算前往東方。」。

「東方?東方那裡有什麼嗎?」我疑惑著。

「就情報指出,東方那裡有一個名為中國的地方,有個叫苗族的部落,跟我們同樣都是研究這類藥物及自然界裡特殊現象的族群,我們想去跟他們交流,並且也得知他們挺受到君主的尊重。」。

原來⋯⋯我才是被利用的那一個啊⋯⋯

我思索了一下,如果真到了阿爾卑斯山上,依照她們的能力,感覺不管是對付騎士團的人或是巨龍,都挺靠得住的,這筆交易說來不虧呢。

我伸出了手,對她說:「好!我們就去阿爾卑斯山籌旅費吧!順便我也隨妳們一起到妳們嘴裡所說的中國,開開眼界,說不一定這一路上也能幫妳們一些忙呢。」

只見那莉莎睜大雙眼,開心地用纖細的雙手緊握住我的手不放,興奮地說:「既然都決定好了,那我們趕緊出發吧!不然等等這些人就要醒過來了。」

她拉著我正打算步出酒館外時,我揪住了莉莎,並說:「等等⋯⋯既然他們都還昏睡著,我們就拿走他們身上的財物吧,妳先去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麼食物可以帶走的,順便⋯⋯拿走幾罐葡萄酒吧。」

「誒,對耶!我竟沒有想到,抱歉,我還真不是當盜賊的料⋯⋯。」

「沒事的,只要妳能將他們弄暈,這事就好辦了。」

我和她分配好事情後,我迅速將吧檯內所有人身上的貴重物品與錢財一應搜刮乾淨,莉莎也將廚房內可以攜帶的食材全都打包帶走。

我們便帶著這些物品,打算去跟其他女巫會合,前往那高聳的阿爾卑斯山,一同屠龍去,不!是去搜刮財寶而去。

當我們一同步出酒店時,外頭早已寒風刺骨,可不知是否是莉莎給我飲用了那杯蛇酒,我竟感覺不到這股寒意,此時有隻黑貓靠了過來,一個輕快地跳躍,竟跳到了莉莎肩上,並帶著金黃色的眼珠直視著我。

看來有一個傳聞是真的,女巫會帶著黑貓呢⋯⋯


後記:

這篇短篇小說正好是參加了某個屠龍的主題。

那時看到很多人寫了「屠龍」相關的內容,不知為何,突然「反骨」了起來,硬是寫了與屠龍毫不相干的故事內容。

或許是我對於獲獎的獎項不是很感興趣,選擇了一個我覺得更有趣的題材來寫。

畢竟,位於中世紀時期,女巫的傳聞就不曾中斷過,這比起「龍」的傳說更加神秘。

這也讓我想塑造出,女巫只不過是樂於研究這世界真相的族群罷了。

使得我想用這篇作品為女巫平反一下。

想當然,我很常在短篇裡埋下伏筆,或許,這是身為長篇小說家,很常幹的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也是個不錯的故事題材呢。😏

1.3K會員
153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