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後果 (上)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納蘭真

納蘭真


如此,便說定了,魂魄入體需三天才能定魂,自妳甦醒後起算三個時辰,納蘭真只要沒發現妳並非蘇期,就算妳贏。女子伸出手,纖長的手指在空中虛畫了幾個閃閃發光的符文,朝滿臉興奮的裴夜蘭身上飛去。

符文一個個慢慢落在她身上,卻有種久違的疼痛感……自從死了之後,裴夜蘭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痛了……這是為何?「……怎麼會這麼痛?……啊啊啊……妳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妳忘了身體還中著毒麼?女子神情冰冷,卻有一絲嘲諷。想要回去,就得承受肉體的痛……去吧。

裴夜蘭還沒能說出下句話,就被拉近了床上那副昏迷的軀殼中,光芒一閃而逝。

一旁的蘇期看呆了……雖然知道不應該,但她真的想吐嘈裴夜蘭,想要潑天的富貴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很難明白嗎?

難道裴夜蘭只得看見她擁有的好,看不見她經歷過的那些驚險和苦痛?

身後的女子輕輕嗤笑出聲,聽見這個聲音,蘇期才回過神來看她。

等等……不是錯覺,妳能聽見我心裡說的話,對嗎?蘇期試探道。

妳果然很聰明。女子眨眨眼睛,那種冰冷的氣質稍稍減退,多了幾分興味。

蘇期回想自己前兩次離魂的經驗,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妳剛才說魂魄入體需三天,也是錯的吧?」

我最討厭言而無信又貪得無厭的人類,讓她多受三天苦也是剛好而已。女子相當冷淡。

「那現在……我怎麼辦?」她終於反應過來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應該說,妳們兩個打的賭,為什麼要把我牽扯進來?」蘇期覺得自己應該要生氣,但是對著神靈生氣感覺實在古怪……

而且,看看裴夜蘭那個樣子,最後一點點的憤怒也沒了……畢竟從已知的劇情來看,裴夜蘭的身世確實挺悲慘……就當作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吧。

於是她就熄火了。「沒事……當我沒說。」

一個心慈又不怨恨際遇的人類……這倒是很特別啊。妳在此靜候三日,等結果揭曉便可。

三天啊……蘇期轉過頭去看納蘭真,他的視線還是停留在自己身上,滿臉都是擔憂。

太醫正在把脈,情況看起來依然不樂觀……怪的是太醫居然接著也去把納蘭真的脈,同樣滿臉愁容。

容若此時去而復返,將手裡的藥包遞給一旁的藥童,同時囑咐:「這是狼族特效的止痛藥,每三個時辰送一碗過來。」

「侍衛都派出去了嗎?」納蘭真目不斜視,手裡眷戀地握著一綹長髮。

「都派出去了。」容若看著對方的臉色,非常擔憂……她糾結了數秒,還是忍不住跪下,前額抵地,求道:「王,我知曉你對女王的心意,但為了你的身體著想,容若斗膽請求你收回『印記』!」

「不可能。」納蘭真的聲音很輕,他沒有生氣,連眼神都沒有絲毫動搖,似乎早知道容若會提出這個要求。

原來,這個『印記』是可以收回的嗎?蘇期愣愣的,但是,『印記』為什麼會跟納蘭真的身體有關呢?

妳不知道麼?狼族『印記』會將雙王的性命聯繫在一起。身後再次傳來這把聲音。

6會員
252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