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來自南朝的消息

2024/02/2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原本蘇期以為等待的日子會很煎熬,沒想到出乎意料的充實。

第一個好消息是種下去的地瓜根莖在灌了一點水之後,居然很快便發了嫩芽,破土以後整片都是翠綠的小點,按照蘇期的印象,應該十到二十天左右就能收成。

第二個好消息是容若居然在十七屯糧食倉裡挖到了一小袋稻穀,蘇期按照書上的方式,浸泡到發芽之後順利種出了秧苗,讓容若找了塊接近漠北江流的土地,圈了一小塊試著栽種。

她樂得去糧食倉翻找還有沒有其他可供種植的漏網之魚,一面翻書考,驗證一下書裡說的是否可行。

等蘇期回過神來,時間已經過去了大約兩週。

怪異的事情是王屯仍在戒嚴狀態,一點消息都透不出來……歐陽子瞻居然一步都沒踏出過王屯。

這天早上,蘇期照例起床用完早膳,沐浴過後回到王帳就看見軒轅澈拿著情報正在等候。「怎麼了?」

軒轅澈的表情有點怪。「我攔截了通往王屯的所有情報,今早卻收到這份……來自南朝的詔令。」

「南朝?」……蘇期突然感覺這個情節似乎有那麼點熟悉,但一時間想不起來。「……內容是什麼?」

「未免王起疑,我騰抄了一份回來,女王請過目。」軒轅澈遞上紙卷。

等讀完紙上照樣騰抄卻不免寫得有些歪七扭八的漢字,蘇期安靜了一會兒,突然不知從何問起。

「按照慣例,王接到詔書後最晚三日就須啟程,前往南朝首都請罪。」軒轅澈補充道。

這個情節真的好熟悉……她是在哪裡聽過……

啊,她想起來了,納蘭真說過他的前世,因為承平公主逝世,他不得不親自去往南朝……後續的故事他沒說完,但依照推測,大約就是雅蘭珠與納蘭賀連勾結,才趁他離開狼族時篡了位。

這一世承平公主沒死,他們和離的事情不知怎的傳回了南朝,堂堂和親公主被休棄當然舉國震怒,於是南朝皇帝又一紙詔書要把納蘭真叫去問罪……果然故事主線是不可違逆的,該發生的事情時間到了就是會發生

「按詔書所言,王須親下南朝,那麼子瞻定會留下主持狼族大小事宜。」容若補充。

換句話說,當王離開王屯,他們就可以直接大搖大擺闖進去問清楚了。但……「我不放心納蘭真自己去南朝。」雖然他當時只是輕描淡寫,蘇期總覺得,南朝詔書每次都來得那麼剛好實在是很怪……她從來不信有巧合。

「我先去王屯外守著,王要啟程前往南朝是大事,子瞻勢必得親自安排張羅相應事宜。」……軒轅澈就不信了,歐陽子瞻那傢伙真能半月足不出王屯!

看他火急火燎地走了,蘇期與容若相對無言了半晌。

「女王是擔心,南朝這紙詔書不懷好意?」容若試探性地問。

「我以前沒問過,南朝和狼族的關係如何?」蘇期這話完全沒過腦子,等看見容若一臉困惑,她才反應過來這身體的原主就是和親新娘,妥妥的南朝人……怎麼可能不清楚兩方關係呢?「……我的意思是想知道狼族對南朝的看法。」

「南朝富饒天下皆知,又以天朝自居,向來稱呼我們為蠻夷……二十年前臨淵之戰,先王併吞熊族,狼族得以稱霸北方,從此與南朝呈分庭抗禮之勢。」容若倒了一杯熱茶給她。「先王與南朝關係不錯,彼此約定為友誼之邦,承諾二十年之期互不進犯,南朝提供糧食,狼族回以皮草與鐵礦……」

「等等,鐵礦?狼族有礦?!」……外掛!這肯定是外掛!

「有啊,」容若呆呆的點頭。「但礦產又不頂飽,的確不如糧食值錢……」

……容若妳是認真的嗎?蘇期瞠目結舌。「……妳知道有哪幾種礦嗎?」

「金、銀、鐵、銅、還有一些煤礦……這幾個比較用的上,其他的我們也不大清楚,晚點我讓人把那幾處礦口的產物拿來讓女王過目。」容若突然反應過來。「女王的意思是……礦產有用?」

不只是有用,還很有價值好嗎?……這背景設定到底是哪個蠻族啦!為什麼連基本概念都沒有?!她感覺超級荒謬。「我不確定……要看過之後才能判斷……」

難怪,給了鋤頭的圖紙第二天就能按圖索驥造出三把,並且質量還不差。這狼族的工匠技術超前啊……

「話說回來,兩年前先王崩逝,王隨即繼位,距離當初的二十年之約將屆到期,為彰顯兩國情誼,年初南朝許了女王嫁入狼族,期望以和親之盟續兩族友好……因此這雙王和離,大概讓南朝有點緊張……畢竟若王不打算繼續締結盟約,兩國或將再起戰火……」         

「……不會的。」蘇期喝了一口微涼的茶,是漸漸習慣了的微苦。

明知南朝不懷好意,納蘭真還是在新婚之夜進了新房,只為了讓承平公主不重複他前生的悲劇。由此可見他心懷仁慈,而且他絕不是個喜歡挑起爭端或衝突的人,這點從他對舊十七屯屯長與雅蘭珠的處置方式也能看出……除非觸動了他的逆鱗,否則很多時候,他寧可留著那些人的命……但就是因為這樣,被輕饒過的人倘若膽敢再犯,他的處罰就會更加嚴厲並且不顧後果地施行連坐法……而這舉動的背後,不過是對自己曾經的心軟感到後悔。

蘇期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她自己,也差不多是這樣的人。

納蘭真老說她心慈,可明明,他也是一樣的。

那麼溫柔又單純的一個人,能殘忍到哪裡去呢?

……想著想著,她又開始想念他了。

討厭的哈士奇……明明那麼重視她,卻不顧她意願要了她,還立刻將她趕出王屯,到底是,為什麼啊?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