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36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好不容易回到小木屋,熊海斳試探性的問道:「寶貝,你要喝水嗎?」其實熊海斳更想帶著他去醫院洗胃,怕吃進什麼毒物,然而陽曜德脾氣倔起來,就連十頭牛都拉不動,熊海斳只能順著他的意思去做。

「不要……」陽曜德說話帶著慵懶的尾音,就像上次喝醉那樣勾人。熊海斳又問:「你喝了什麼茶?」有些調酒看起來像是普通的茶,喝起來酸酸甜甜的,但其實酒精濃度很高,例如有「失身酒」之稱的「長島冰茶」和「環遊世界」;熊海斳直覺陽曜德點了長島冰茶,然而射精過後的陽曜德已經開始打瞌睡,答非所問的嚷嚷著:「那酒吧……有問題、嗝!不要去……」




熊海斳嘆了口氣,再問道:「那我帶你去床上躺著?」他想將陽曜德背到房間去,但是一有放下陽曜德的舉動就會換來他不滿的嗚咽聲,進而將手腳扣得更緊,熊海斳為了避免自己被勒死,只能暫時帶著陽曜德在沙發上坐下。

「還是你要洗澡?換衣服?」為什麼就是不讓自己好好抱著呢?一連幾個問題,陽曜德覺得煩了:「不要不要不要都不要……」陽曜德拼命的搖著頭,回答到後來竟然有點哭音,熊海斳煩惱得不知該如何是好,背上的黏膩讓他很焦躁,但陽曜德就是不肯放手讓他清理。




兩人在沙發上坐了好一會兒,陽曜德呼吸深沉,熊海斳以為他睡著了,嘗試著呼喚他:「寶貝?」

「嗯……?」陽曜德不曉得自己是貼著熊海斳的耳朵吹氣,讓他幾乎瞬間就硬了。自己向來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不利用一下那藥效……好像有點浪費?熊海斳舔舔嘴唇,反手摸著陽曜德的大腿,一路往後摸去……

「啪!」陽曜德皺眉拍開熊海斳的手,口齒不清的罵道:「你、你變態!不要偷摸我屁股!」

「嘖!」在別人背上射精,到底誰比較變態啊?熊海斳煩躁的咂舌,想用強,又怕陽曜德討厭他……這傢伙,喝醉之後怎麼這麼難纏!




熊海斳壓抑著自身的慾火,好不容易等到陽曜德的呼吸再度平穩,背起他就往浴室走去。他非常小心翼翼的帶著陽曜德坐進浴缸裡,然後脫掉自己的衣物,並且放了水。

「嘩啦啦……」水漸漸漫過兩人的膝蓋,陽曜德一直摟著熊海斳脖子的手漸漸滑落,「啪噠」一聲掉進水裡,他倒抽一口涼氣,醒了過來。

「……嗯?」陽曜德傻呼呼的盯著逐漸升高的水面,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坐在水裡;熊海斳在他醒來的瞬間和他拉開距離,轉身面對他,陽曜德困惑的看著光溜溜的熊海斳,再看看自己身上仍然穿著的衣服……現在是在幹嘛?

「寶貝,衣服溼了,我幫你脫掉好不好?」熊海斳等這刻等很久了!還好陽曜德沒有反抗,搖頭晃腦的自己脫了衣服,還試圖站起來脫褲子,但重心不穩,差點跌倒,熊海斳連忙扶住他;熊海斳穩健有力的懷抱讓陽曜德感到十分的安心,他乾脆像個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在熊海斳身上,不想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

心安了,就想睡了。陽曜德本來就沉重的眼皮再度緩緩閉上,熊海斳因為他這樣依賴自己的舉動,更加的興奮了:至少正面有辦法插入!




他一邊愛撫著陽曜德的背,一邊細細舔弄他的耳殼,陽曜德受不了這樣的搔癢,不滿的推開熊海斳,用帶著濃濃睏意的眼神瞪視著他:「你、你幹嘛?」

「……幫你洗澡。」熊海斳一本正經的回道。陽曜德歪頭看著熊海斳的臉,似乎在辨別他話中的真假,熊海斳擺出端正的態度接受陽曜德審視,陽曜德像是沒電的機器人一樣維持歪頭的動作,那傻愣愣的模樣搔的熊海斳心癢癢,實在很想吻上去,但這半夢半醒的陽曜德脾氣意外的倔,惹惱他說不定又要離家出走了,熊海斳告訴自己小不忍則亂大謀,得一點一點的拐騙陽曜德。

「哦。」陽曜德終於做出反應,動作遲緩的尋找沐浴用品。熊海斳替兩人洗了頭之後,柔聲對陽曜德說道:「你想睡就睡,沒關係。」

「……」陽曜德甩頭,努力維持清醒,熊海斳抱著他,緩緩的拍著他的背,甚至還哼起輕柔的曲子,陽曜德抵抗不住這樣溫柔的攻勢,終於睡著了。




哄情人哄成這樣,熊海斳覺得自己也真是不容易!他漲得快要爆炸的欲望總算有個宣洩的出口!他在不驚醒陽曜德的程度下將手指插入他的甬道內擴張,然後藉由水的潤滑,將自己猙獰的肉刃插入了溫暖潮濕的甬道內。

「唔……」柔軟又緊緻的內壁包裹著他,下意識的將他往更深處帶,如果不是嘩啦啦的水聲掩蓋,那貪婪的小穴肯定把自己吸得嘖嘖作響吧?熊海斳舒服的嘆息;陽曜德睡著了沒有太大反應,但他緊緊貼著熊海斳的胸膛,兩人緊密無間的結合在一起,讓熊海斳一時拋開到底是誰對陽曜德下藥這個問題,只想全心全意的把自己的精華注入在這可愛的小屁股裡。




緩慢而規律的酥麻感讓陽曜德下意識的用鼻子哼聲,熊海斳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浴缸內的水隨著兩人的動作一波波的蕩漾著,為浴室帶來旖旎的氛圍。體內的敏感處有一下沒一下的被刺激著,陽曜德本能的尋找著讓他更快樂的位置,熊海斳掐著他的腰,更為兇猛的向上頂,陽曜德終於因為這樣劇烈的晃動而醒了過來。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喘著粗氣的熊海斳神色緊張的盯著他,又不能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剛剛他在幫自己洗頭,現在呢?陽曜德渾身發軟,腦袋昏沉,整個人反應非常地遲緩,後庭傳來充實滾燙的感覺讓他無法思考,他低頭看了看水裡,發現自己跨坐在熊海斳身上,他的男根沒入了……自己的身體裡!




「你、你變態!居然…居然偷襲我……」陽曜德不太高興的想起身,但是浴缸太滑了,他掙扎好幾次都失敗,被熊海斳按在原位不能動彈。

「是幫你洗澡。」明明也硬了,這小馬在彆扭什麼啊!熊海斳強迫陽曜德趴在自己身上,一邊律動一邊狡辯:「不這樣洗不乾淨。」

「哪有人、哪有人……哼……裡面……」洗澡真的會變成這樣嗎?陽曜德怎麼也想不起來熊海斳之前到底是怎麼替他洗澡的,後庭傳來的愉悅讓他放棄思考,但心中又有一絲反抗,到底是為什麼呢?

「那裡,碰到了嗎?」熊海斳惡意的頂了頂陽曜德的前列腺,引起他一陣痙攣,陽曜德慌張的想抓著東西來穩定自己的身體,熊海斳將他的手環繞在自己的肩上,低沉又性感的在他耳邊吹氣道:「你裡面好溼。」

「嗯、呼、呼……」不知道是洗澡水還是其他緣故,熊海斳的男根滑溜溜的,進出的格外順暢,陽曜德覺得自己的身體一直往下滑,然後不斷的被熊海斳頂出水面,熊海斳粗糙但溫柔的雙手曖昧又情色的揉著陽曜德的臀部,使得他全身毛孔都因為這樣的愛撫而瑟瑟發抖著。




熊海斳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真的在替陽曜德洗澡,在陽曜德背上打上了泡沫,滑順又酥麻的愉悅感受讓陽曜德頭腦一片混沌,他只能抓著熊海斳的手臂不斷喘著氣,哀求道:「你、你趕快洗完,我…嗯啊……頭暈……」

「……!」差點忘記他疑似被下藥!熊海斳猛地撞了幾下,終於爆發出來,陽曜德反射性的緊夾著不放,熊海斳拍拍他的屁股,柔聲勸道:「我帶你去看醫生?」

「不要看醫生……」陽曜德像小孩一般彆扭的將臉埋在熊海斳的胸膛鬧脾氣,熊海斳嘆了口氣,將兩人沖洗乾淨後,帶著陽曜德回到臥室。

「開始化驗了嗎?」熊海斳打了個電話給實驗室,話筒裡傳來機器運作的嗞嗞聲,對方回答:「成份正在分析中,指紋需要嗎?」

「能得到什麼資訊都做成報告給我。」熊海斳轉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陽曜德,一邊夾著手機,一邊在抽屜翻找針筒:「等一下讓瑞克過來拿樣本。」




熊海斳熟練的找到陽曜德的血管,拿針戳了進去,陽曜德在針扎下去的瞬間掙扎了下,熊海斳安撫道:「乖,沒事。」他替陽曜德抽了點血,轉頭放在冰箱中,然後抱著陽曜德躺了一陣子,直到瑞克前來打擾他們的寧靜。

「benzos、FM2還有其他類似成份都檢查看看有沒有反應。」熊海斳將試管交給瑞克後,回到床邊檢查陽曜德的症狀。

「啪!」陽曜德被吵醒,不滿的拍開熊海斳掀他眼皮的手,咕噥道:「你不睡覺在幹嘛?」

「好好好……睡覺睡覺。」熊海斳抱著他躺下,陽曜德舒適的扭了扭,熊海斳因為他這樣的舉動又硬了,他怕再度被拍開,於是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掰開陽曜德的臀肉,一鼓作氣的挺進至底。

「嗚……」陽曜德迷糊的看著眼前晃動的景象,軟綿綿的掙扎著:「哈啊、嗯……怎麼、怎麼又來?嗯、哼……不是、洗完澡了嗎?」

「是做夢哦。」神智不清的陽曜德實在太可愛了!熊海斳忍不住欺負他:「你夢到和我做愛哦。」

「做…做愛……?」明明跟「洗澡」一樣的感覺啊?到底什麼跟什麼?陽曜德無法思考,他抓著床單,順從的配合熊海斳抬高了大腿,讓他由側面插入;柔軟的穴口因為這樣淫靡的摩擦,很快的就分泌出調適的液體,熊海斳也更加興奮的大抽大送,肉體拍擊的聲音迴盪整個房間,陽曜德舒服的連腳趾也蜷曲了,「啊哈!嗯、嗚……熊哥、熊哥……」

「寶貝,怎麼了?」熊海斳怕他哪裡不舒服,連忙關切道,但陽曜德鉤著他的頸子,轉頭就想吻他,熊海斳笑了出來,陽曜德焦躁的吼了聲,熊海斳捧著他的後腦杓,強勢的撬開他的嘴,糾纏著他的舌頭。

「咕嗚……嗯、哈啊…啾……」黏膩的水聲響起,也不知道是兩人接吻的聲響,還是不斷抽送的部位所發出的聲音?



「呼、呼……寶貝,要射了!」熊海斳深深埋在陽曜德體內,將自己的精液盡數留在那令人眷戀的地方,陽曜德在熊海斳射精的瞬間也跟著抽搐,達到高潮,接著竟然哭了出來;熊海斳慌了,連忙將他抱在懷裡,拍著他的背哄他,但陽曜德只是哭,像是要把這輩子的委屈都給哭出來那樣緊攀著熊海斳的肩頭,熊海斳猜不出他到底為什麼哭,只能不斷的拍著他的背,柔聲說著毫無意義的安慰語句,直到他睡著。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