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 - 高鐵站務員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羅力當高鐵站務員兩年,時日雖還短,但這差事有機會看盡人生百態,前輩們指教他:「口袋裡必須備有小糖果小玩具,遇到鬧脾氣的小朋友尤其有效。隨時要有幽默的準備,去安慰車途不習慣的公公婆婆。」他敬業樂業,也很喜歡自己的工作。


初春的下午,一位冒失的女乘客向他求救:「我從台北來高雄特地自由行看黃色小鴨燈光秀的,錢包卻掉了,身上一分錢也沒有,怎麼辦?」羅力安慰她:「那邊候車處有些座位,妳先坐一下,我們看看有沒有別的人拾到。」羅力告知了同事,並放出廣播:「有一位乘客遺失了錢包,如果有人拾獲,請交給高鐵服務站。」起始時十五分鐘廣播一次,後來變成半小時一次,看來有人拾到交還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等了一個多小時,羅力主動再找艾薇:「我是高鐵站務員羅力,請問怎稱呼?方便填寫一些資料留下聯絡電話嗎?一但找到可以馬上通知妳。」「那好吧,我叫艾薇。」之後羅力實在十分繁忙,艾薇見到他很有耐性地解答別人的需要,對長者尤其客氣,事事主動幫忙,有老人家坐車太久不適,把他罵了一頓,羅力還是笑嘻嘻地慢慢向他解釋,希望老人家體諒他們實在過於忙碌,而至有所待慢。


黃昏六時左右,羅力給艾薇送上一個高鐵便當及飲品,艾薇問:「是高鐵公司付錢的嗎?」羅力笑了:「不是甚麼大錢,是我付的,別放在心上,助人為快樂之本,妳給我快樂的機會呢!」


夜裡八時,羅力換上了便服要下班了,艾薇瞪著他:「你不理我了?」羅力嘆了一口氣:「我的同事會繼續處理的!」艾薇有點焦急:「怎麼處理?我身上沒有錢,今夜我要住你家!」


羅力愣了一下:「妳怎麼知道我一個人住?」艾薇說:「我就是不知道,我只著急今天晚上怎麼辦?」羅力想了一下:「妳不怕我可能是壞人嗎?」「我才不怕,你是高鐵站務員羅力,如果做了甚麼壞事還可以飛到哪裡去?」


「說得也是,那好吧,妳可以睡我的房間,我睡客廳吧。」羅力向同事交代了一下才跟艾薇離去。


原來一路來艾薇不停打電話向台北的男友求救,但老是接不通,到了羅力家才聯絡上:「甚麼?明天也不能來,要後天才趕來........到時我已經餓死了..........今夜幸好有好心人讓我渡宿.........他是高鐵公司職員,有名有姓,當然信得過...............好了、好了,你這麼忙,後天盡快趕來吧。」掛線之後,艾薇一臉怒容。


羅力換過新洗好的床單被鋪:「還好是晚春,這些天蓋一條薄被即可,洗手間在那邊,幸好妳的行李沒有丟失,妳自便吧。明天是我休假天,我請妳在外面吃早餐吧。現在我還得上網看些新聞。電視妳可以隨意開。」

「謝謝你了,我看手機就可以了。」「那好吧!」


艾薇驚訝地發現羅力很有君子風度,不單替她開關大樓的大門,也替別的女士開門,在餐廳內他會主動把椅子稍為挪開,讓艾薇先坐進去。殷勤地加添飲料:「你真的很細心勤勞呀?」「哪有?大概職業上慣性吧,只要妳覺得舒適開心就夠了。」「你有女友嗎?」羅力嘆了一口氣:「曾經有,她嫌我不夠霸氣,說我是十足的奴僕,一點貴格也沒有,所以分手了。啊,對了,妳跟男友認識了多久?」「三年了,快要結婚了。」「實在恭喜妳。等一下我要打書釘,叫一杯咖啡坐上半天,妳有興趣嗎?」「真好,也是我挺喜歡的休閒方式。」這一天,他兩聊得很高興,羅力說:「晚上我帶妳到光榮碼頭看燈光秀吧,免得妳錯過了來高雄的目的。」艾薇笑得很開心。


翌日早上男友趕來把她接走了。兩個月後,艾薇實在惦念光榮碼頭附近「駁二」的景色,要男友驅車再到高雄溜覽,男友有點牽強地遷就。由於路徑不熟,把車子開到了橫街小巷內:「這邊的街道很糟糕,衛星定位常出錯。哎呀!阿嬤!不是吧!」窄巷中一個老婦推著一車雜物紙箱迎面而來,擦著車身而過,箱子上有些銅製封箱釘在車邊刮出一條淡淡的痕跡,男友失控地咒罵:「@%$#*......」


艾薇說:「只是一位可憐的老人家,放過她吧。」男友仍是怒不可遏:「這車子就是我的老婆,老人家就可以不顧別人的死活嗎?」


「太言重了吧,這車子有這麼寶貴嗎?還視為老婆?究竟車子重要抑或女友重要?」「明明是她不對,妳還氣我,那我告訴妳,當然是車子比妳重要!」「你再說一次?」男友的怒火根本一發不可收拾:「說十次也一樣,車子比妳重要。」艾薇冷笑了一聲,頭也不回鑽進了捷運站內,氣憤憤地要乘高鐵回台北。


她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嗨!小鴨走了,今次來高雄做甚?男友呢?」艾薇驚訝地看著羅力,她說:「為甚麼總是這麼巧?」「甚麼這麼巧?對不起,仍未找到妳的錢包。」「你不是逢週二,即是明天休假麼?」「是啊。」「你可以帶我再遊駁二嗎?」「當然可以。」「今夜我可以睡你家嗎?」羅力顯得有點驚奇:「當然可以,妳男友呢?」「我把他甩了。」「妳......還好吧。」「如果有你陪著我,一切都會很好。」羅力想了一下:「雖然我還不知道是甚麼情況,但我是很樂意陪著妳的。」


羅力下班的時候,艾薇主動地牽著他的手離開車站。


raw-image




83會員
427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