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詩之名】《 那一世 》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一世 轉山不為輪迴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shot by Emma@九份,台灣。2011.

shot by Emma@九份,台灣。2011.



那一刻   我升起風馬  不為乞福  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香雰中  驀然聽見  你誦經中的真言

那一日   壘起瑪尼堆 不為修德     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聽了一宿梵唱 不為參悟     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   我摇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觐見  只為貼着你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為修來生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瞬 我飛升成仙  不為長生  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這一世 轉山不為輪迴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文 : 本版作者未知,原版摘自 朱哲琴演唱的歌曲《信徒》歌詞,收錄於《央金瑪》專輯中。


關於《 那一世 》此詩我所擷取的為自己喜愛的版本。此詩一直長年被誤傳為倉央嘉措的詩作。少有人知此詩原版來自內地歌手朱哲琴演唱的歌曲《信徒》歌詞,詞由何訊田所譜,收錄於《央金瑪》專輯中。


( 我有試著撥放此歌,我覺著奇妙的是,我聽了一下就關掉了,因為我頭會暈,自受洗後,能讓我淨心的音樂都來自詩歌或是聖靈音樂,其他宗教樂曲不容易讓我心靜還會讓我煩躁也容易頭暈,我也還不知道為何,但就是盡量不觸碰了,但此處還是將原曲分享給大家 )




關於《 那一世 》此詩我所擷取的為自己喜愛的版本。此詩一直長年被誤傳為倉央嘉措的詩作。也主要是因為倉央嘉措其所流傳的情歌、詩作甚多。又因其為藏族達賴拉嘛的身分,所以才被廣為喜歡卻也有不同少詬病。


這裡就跟大家說說倉央嘉措這特別的六世達喇嘛。


倉央嘉措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第六世達賴喇嘛及第一世達克布呼圖克圖。他也是一位西藏詩人,是歷代達賴喇嘛中最富傳奇色彩的人物。

五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攝政桑結嘉措為維護西藏穩定,長期隱瞞五世達賴的死訊長達十五年之久,直到 1688 年才認定倉央嘉措為其轉世。1697 年倉央嘉措在拉薩坐床。1705 年,攝政桑結嘉措與和碩特汗國拉藏汗發生衝突,拉藏汗率兵入侵西藏,殺死桑結嘉措。翌年,拉藏汗拒絕承認倉央嘉措的合法地位,將其逮捕送往北京,途中於青海湖附近失蹤,可能遭到謀殺。

拉藏汗另立阿旺伊西嘉措為「六世達賴喇嘛」,此人的身份也受到清廷的承認,但藏區人普遍仍認定倉央嘉措為正統的六世達賴喇嘛。1721 年,清廷正式追復倉央嘉措的六世達賴喇嘛身份。


倉央嘉措的家族都信奉藏傳佛教寧瑪派,屬門巴族,為伏藏師貝瑪林巴的後裔。然而,達賴喇嘛所屬為戒律嚴謹不允許娶妻生子的格魯派,這自然與出生在寧瑪派的倉央嘉措天性有所悖馳。

六世達賴生性浪漫,直到十五歲才剃髮出家,出家以前,他已經與很多女性談起戀愛了,並延續到出家以後。他創作了不少優秀的情歌和情詩,也常常違反格魯派的戒律。雖然他一直拒絕過守戒的生活,但並不意味著他被廢黜達賴喇嘛之位。他經常穿著俗人的衣服,步行、騎馬或乘轎離開布達拉宮。他還經常流連於各地的花園、在拉薩的街上過夜,喝著葡萄酒唱著歌,並與女友們有著風流關係。倉央嘉措也因此落了個「情僧」的名號。他也經常離開布達拉宮,到野外比賽射箭。

爾後倉央嘉措退隱到布達拉宮北側懸崖的一個花園中靜修,放棄了他在 1702 年發表公眾演講的計劃,而這是作為他修煉的一部份。 他在年輕的時候開始學習哲學、詩歌、曆算,並且拒絕成為沙彌。他喜歡飲酒,與男男女女結伴,並創作情歌。

因為其流傳的種種情詩與情歌,我可想像他是位鐵鐵的入世情種。可許是因此我也極其喜愛這富有傳奇又生性浪漫的他的詩作。


我總覺得的不論哪個宗教的神、佛都是有情人,也曾是有情之人。因為你不入世,怎得其中苦。不知其中苦,如何渡化人間苦痛。西方、東方神佛我認為都有至少相同邏輯。在我這不虔誠的凡人信徒心裡是這樣認為的。 ( 不論以前跟著家裡的道教或是後來受洗為基督徒的自己,我都認為自己不算虔誠 )


2024 / 04 / 13 Durres time 13:36 Emma.


【 資料來源 】: 維基百科。




【以詩之名】請為我讀一首詩。並活在一首詩的美好。

今天忽然的就又想起自己以前的這個分享,於是決定開這個系列,分享一些自己喜歡的詩。為大家讀一首詩,並活在一首詩的美好。或許有時會分享自己心得,但我更傾向螢幕前的妳/你,讀出你自己的美好。


在忙碌困頓的生活裡,提醒自己詩與遠方都並不遙遠,只要我們願意它就在身邊。


也願妳也會喜歡我喜歡的詩。


【以詩之名】系列分享,會在酗嗜好房間裡的【愛閱讀】分頁內,不再另外開設房間。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讚、🔖收藏、🤳分享

✍原創不易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或附上原文連結,非常感謝尊重原創。

🫰感謝您的打賞來支持我寫作的動力吧這邊請




134會員
413內容數
一隻不知名的小蟲緩緩爬過我的筆記 我輕輕揉死了牠 就像週遭的人輕輕揉死我的夢想一樣 重點不在於報應或是死亡 重點是 夢想和小蟲一樣太脆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