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知的我們09-11(上篇)|困獸在末日前來得及說的可以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這次的分析會選擇先去解決我在網路上看到:對於劇組一些分鏡及劇情上面的疑惑部分。

  先解決這些「Why?」之後,再細談在一些專業心理學或是這段解答中沒有提及的綜合閒談。

raw-image

  為什麼想要解決?因為有些人看不懂問了一堆問題,也有人不是太懂得到底11集前端發生什麼事情。

  於是我想到先將劇組想要說的故事可能性釐清後,我們才會在同一個頻道上對談。

  當然不是說劇組就一定全部懂得心理學這種專業,但是進入人物世界之中,導演想要用腳色詮釋出來的敘事法是甚麼,或者就能夠解答為什麼最後劇組會這麼呈現戲劇。


疑惑一:為什麼小遠會無腦的獨自約阿虎出來談判?

  我們可以從小遠與林醫生對話中知道,這些年其實小遠一直透過一些辦法盯著阿虎的行蹤,也就是說他知道阿虎一直沒有動靜,但是此時從林醫生那裏獲得樂哥忽然回國訊息,小遠擔心阿虎會有變動會有進一步行動就很自然了。

raw-image

  小遠不怕危險的去了解阿虎到底有甚麼打算,是在阿虎與樂哥見面之後,也就是說阿虎那裡可能有內應,更也許是小遠電腦的能力足以追蹤到阿虎的狀況。

  小遠的電腦能力到底有多強?雖然劇組沒有呈現出來,但是在11集他居然有一個團隊,直接可以殺入H.O.T遊戲公司接管一些營銷與程式設計等等,這表示至少在國外小遠確實有一個很強大的團隊。

  與H.O.T遊戲公司不一樣的地方,明顯鐵三角是三胖與老熊是業務,而魏謙是程式相關(也就是說哥哥弟弟某部分是一樣的),但是我猜這個團隊領導小遠更可能像是是謀士般的老闆,也許像是《微微一笑很傾城》肖奈大神一樣厲害

  所以去見阿虎確定對方想要什麼,才願意放過魏謙,我可以猜測這時候的小遠說不一定很有錢了....。小遠並不是完全無腦,而是考慮過後,想用錢或是自己的命給阿虎也無所謂,只要哥哥平安就好,這是第九集整個故事邏輯的前提。

  從第九集剛剛開始高中遠的出現,鋪陳他也願意幫哥哥擔膽子,也就是引出第九集是將「江湖末日感」隱憂爆發出來。

raw-image

哥哥不想弟弟捲入,但是弟弟想要獨自幫哥哥解決。

  這是他們都是「自以為是」的逞強,以為這樣對方好,才會有第九集手槍俄羅斯輪盤的遊戲觸發。

raw-image

  後面會針對劇中幾個重要主角來寫一篇文,所以當時樂哥心情如何就不贅訴,不過樂哥是挺魏家兄弟是很明顯的。

  然而為什麼樂哥敢賭俄羅斯輪盤?甚至連他自己都玩進去?某部分來說我猜樂哥應該知道阿虎到底要什麼,也只有這種辦法可以測底解決問題,因為阿虎這種執念樂哥除了幫魏家去除外,也是幫自己去除。

  在同樂會之中,樂哥就有說過在魏謙身上看到他過去的影子;而如同對魏家的照組般,阿虎也想擁有樂哥的全神貫注。可惜的是,阿虎渴望的關注與執念只是因為自私為了自己佔有慾而已,在俄羅斯輪盤遊戲中,阿虎一點都不敢玩命。

樂哥敢,魏謙敢,小遠敢,但是阿虎退卻了,如同樂哥最後這句話,所以阿虎輸了,他不敢為樂哥賭命。

raw-image

  於是這場賭局,他們三個都賭贏了,也等於將他們之間的所有江湖恩怨畫下等號。

  當然這些可能的設定並不會在劇中全貌的去展現出來,但是他可能的背景其實依照後面故事的邏輯性不難推想出來。

  並不是樂哥確定他們三個進入賭局的人一定不會出事,而是樂哥是個瘋癲的賭徒,更一種野性的直覺,有種無畏莫名奇妙自信,去相信魏謙他們這對兄弟彼此的牽絆可以勝過所有生死存亡。

  因為這一切如同他們兩個生命末日的刺激,才會有後面讓魏謙在確定自己感情那一瞬間就可以去「做」的最大觸媒之一。


疑惑二:魏母帶來哥哥創傷議題為什麼忽然又冒出來干擾,但為什麼後面又這麼快就解決了?

  至少在五集之後小遠離開台灣的這四年時間,我不覺得魏謙有精神去意會到「母親帶來的創傷」議題,因為他滿腦子的逃避小遠想要給自己的愛慕加上思念小遠之下的折磨,足夠哥哥忘記其他事情。

  魏謙連小寶與自己都沒有力氣照顧,還想到其他的?

  魏謙的時間流速恢復到自己身上,是因為小遠從國外回到魏家,這裡都足以讓哥哥內心營壘開始龜裂動搖與意識到小遠跟自己的羈絆是甚麼?

  第十集記憶中魏母會從魏謙的夢饜中冒出來,是因為第九集那場瘋狂的賭盤,還有之前看到的小遠遺書,讓哥哥意識:

假設他逃避了一切卻失去小遠,那他會再瘋掉一次

raw-image

  這時意識到自己渴望與小遠對自己的重要性時,內心營壘被瘋狂「害怕失去,渴望擁有」的慾望給劈開了,然後對於自己本人不自信之中的害怕、不安全感、不確定,讓他更睡不好,茫然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這時候偏偏魏謙開始流鼻血,更加深了這些絕望感疊加上去。

  • 魏謙害怕小遠怎麼了(遺書與獨自找阿虎)
  • 魏謙更害怕自己怎麼了拖累小遠

  他最後願意接受去檢查,就是害怕自己怎麼了讓家人難做。所以哥哥夢到魏母,就是顯示他內在對於自己定位營壘整個開始崩盤的原因。

raw-image

  這時其實小遠其實已經聽在耳中了,但是卻在等哥哥正面面對這件事情,可哥哥的選擇就是不願意面對醫療與讓家人知道。

小遠氣瘋了。
raw-image

  就如同哥哥不希望弟弟獨自面對兇惡的阿虎,而弟弟也希望他能夠坦承自己的困境,他們一起面對。

raw-image

  這時候小遠的生氣與不理會刺激到了所有人,所以三胖才會勸哥哥去面對這段感情。

raw-image

  第十集這裏其實有兩個議題同時出現:一個是小遠的感情,一個是魏謙的就醫。

raw-image

  第10集這裡整合成為一個問題:魏謙害怕進去手術室就出不來外,他唯一的希望是小遠,小寶幸福,哪怕小遠未來沒有自己也可以。

raw-image

  不料送走三胖之後,魏謙發現到這些話讓小遠聽到了。

  然後寫到這裡已經清楚說明了為什麼之前母親陰影為什麼會再出現?因為魏謙希望自己照顧的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樣痛苦。

所以各位明白嗎?魏謙的害怕是命運的重複性,而自己變成母親,讓弟弟妹妹跟自己一樣不幸。這也等於:魏謙對自己定位是無法給人幸福與擁有幸福的人。

  坐在樓梯口的小遠知道了後就往外衝,然後哥哥慌張的追了出去。

  疑?如果這是哥哥的決定,如同四年前把小遠殘忍的送出國,怎麼樣都不願意面對小遠就好了阿?為什麼還要衝出去攔住小遠解釋?

  先預告:此時此刻的魏謙的「混亂,矛盾及對愛的渴望害怕退卻,及無法形容的對於弟弟或是魏之遠的情感」,是等於「第11集床戲的剪輯」。

  在魏之遠這句「那你是什麼意思?」之後第10集這段的對話,是第一次魏謙在魏之遠面前,像個孩子一樣表露自己恐懼與害怕的心情,之前的他多想要讓自己強壯的像個父親、母親兼哥哥。

  這段已經是魏謙試著去跟魏之遠表示他內心真的感情是什麼,但是魏謙這個問題有多難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渴望與想要是什麼?他充滿不確定說著:真的能夠變成愛情嗎?這裡他是自我懷疑可不可以帶給小遠幸福(愛情),而不是質疑小遠。

  於是弟弟說了這句話:

raw-image

  小遠自顧自的說著自己跟著,愛著,想要佔有都是小遠自己的問題,不需要魏謙負責。當時魏謙混亂到極致的情況下,連自己的感情到底是甚麼都說不清楚,但是在這句靈魂拷問之下,看到將要離開去療傷的弟弟心疼,害怕弟弟離開自己心痛,然後主動拉住弟弟的手。

  魏之遠說了:這是你第一次主動抓住我的手,你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嗎?

raw-image

  其實魏謙混亂到不知道啦(哈哈哈哈)!!!!此時他只是想要弟弟不要難過,而自己無法控制地想要拉住弟弟而已,但是許多的內在營壘讓他無法說清楚自己想要甚麼?渴望甚麼?所以看到這樣的弟弟或是小遠,本能地想要靠近,甚至對他撒嬌。

魏謙知道他愛魏之遠,不能沒有小遠,更不想失去(死別)小遠

  這是11集床戲之前的鋪陳,大致上是這樣。基本上並不是魏母的陰影離開被解決了,而是魏謙在乎小遠的心情已經大過了一切,甚至那時的他也許在想:如果是小遠要的,只要小遠不要這麼痛苦,那麼我可以給他

  當然這也是說服自己的理由,而魏謙也很清楚自己很愛很愛小遠,但小遠是自己的誰?對自己的意義是甚麼?卻是依然無法、不敢輕易定義的非常混亂之中。

  魏謙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情嗎?嗯,伸手之後似乎將自己交代出去後,魏謙就算是豁出去的把自己給了弟弟。

這裡的牽手是:魏謙接受弟弟以愛情的方式愛自己,把自己給了魏之遠,讓小遠做決定,但是自己要如何回應?魏謙還沒有想清楚。

  然後接下來我要解答第11集我對於劇組為什麼會這麼剪輯的推斷,不一定準確,但是至少在我的諮商心理專業領域之中,我所看到訊息是甚麼。


疑惑三:混亂的床戲剪輯是劇組鬼打牆嗎?還是那是魏謙一生的解答?

  從第1集到第10集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魏謙是一個非常不會說話,逞強,脾氣很臭很自以為是的魏謙;然而對照的是非常會說話的魏之遠,花口口的金句隨口而來,甚麼「我的一生用魏謙兩個字就能夠貫徹始終」。

  也就是說這麼順利的表達情慾與被愛的感覺,根本不會是魏謙本人內在情況。

  你看這個光小遠出國四年多久才敢進去弟弟的房間?小遠回國後魏謙糾結多久,如果沒有第九集與第十集這些事件,魏謙還在原地不敢前進

  小遠不強迫本身就是一種加強哥哥對於小遠的心疼壓力,但是這樣的照顧與在乎,一點一滴地形成了魏謙相信自己是可以被愛的前進動力

  如果小遠的一生可以用「魏謙」兩個字說出口,那麼魏謙呢?不太會說話的魏謙怎麼表達出口自己對於這段關係的定論?

raw-image

牽手與主題曲之後這段床戲剪輯,就是魏謙對於這段感情的定義

  而牽手等於做愛,這是魏之遠的答案。這是為什麼主題曲之後先有了一個「答案」,魏謙之吻。

  第一個他們真實的親吻(不是幻想的)是哥哥給弟弟的,主題曲之後第一段影像的呈現是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確定了,往前進行中。

raw-image

  因為弟弟再怎麼愛哥哥,都會自己忍耐的不強迫哥哥任何一點點。魏謙很不會表達,但是這個時間線是說了「可以」之後,他就終於主動表達「可以」的對象的給出去了。

  魏謙的「可以」是小遠渴望的哥哥主動給的愛情。之後從親吻,到直接上樓做這段都是屬於在這過程中再次確定關係後一定要做下去

  然後哥哥被脫完衣服壓在床上,時間線再次回到了哥哥的視角,來說明為什麼會有這個主動的吻。


回溯的時間線解釋了哥哥的向前牽手

  第一個牽手有一部分是魏謙衝動與無法控制之下的結果。

所以既便已經牽手了,哥哥依然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想清楚沒有?猶豫地放開手。

raw-image

  這裡是呼應前面哥哥是不想小遠與自己難受的給了手手,然後就是被壓牆壁,還是把人壓在身高牆上。這也是一種預表過去、現在、未來的小遠再次關係確定的詢問「我要一輩子跟你在一起,可不可以?」。

raw-image

  為了回答這個答案,展露魏謙在這段愛情之中有能量加持後的「可以」,也就是說從此時開始鏡頭當中有兩組時間線同時在進行:

  • 一個是做愛時候的時間線
  • 另外一個是哥哥在一樓被小遠壓在牆上最後說「可以」之前的時間線內容

  然而為什麼要把這兩個時間混剪在一起,而不是如同很多B站的剪輯一樣順場?因為這些過去點點滴滴回憶是說「可以」的魏謙所有,也是在床上與小遠做愛的魏謙的答案

因為這句「可以」魏謙花了多少力氣才可以出口的?有人可以倚靠,所有事情有人可以說。

raw-image

  並且混亂不只是哥哥,小遠此時也是五味雜層。這也是為什麼小遠會這麼急躁的就幹了,因為小遠也知道如果一旦過度體貼讓哥哥退後,那麼哥哥又會因為一些擔心害怕而更退後

  所以雖然是沒有強迫,把哥哥壓在牆角的小遠,再次跟哥哥確定說讓他照顧魏謙一輩子好嗎?如此地貼近,哥哥發現自己沒有不舒服、沒有討厭、更沒有抗拒,甚至是很喜歡的,腦袋浮現了所有在他生命當中的小遠,讓哥哥終於說出了可以

  接著帶著這句「可以」,帶著一點一滴過去與現在每一個時刻的小遠,現在自己身上的掠奪,讓自己隨著情慾、回憶、身上的小遠與自己的反應而被愛被擁有,鏡頭內的語言就是表達了這個複雜性。

  糾結的兩個時間線,是魏謙的也是小遠的彼此的融合一起,無論是回憶、身體、靈魂還有感情更是「可以」前,魏之遠幫魏謙拚出來的愛情

raw-image

如果說魏之遠的一生是魏謙,那麼魏謙愛情靈魂生命的誕生,就是這場床戲當中拚出來的「可以」,這樣破碎感一點一滴去拼湊了魏謙愛情的全貌

  這是我解答了第11集的床戲順序為什麼的答案

  我入魂同理寫到這裡時候是心酸加上眼眶通紅掉淚,是心疼哥哥的破碎與被療癒的溫暖感動,因為魏謙愛情靈魂生命的誕生:是個由魏之遠這個人所作所為充滿的拼圖拚出來。

  我可以理解與並且可以融入劇中,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理解這種破碎感,或是體會到這種破碎之後一點一滴被塑造出來的答案多麼動人

鏡頭下再簡易一點分類就是:

  • 在時間回溯之前是解釋「牽手」意義
  • 時間層疊這段是對應「可以」的形成。

  這是順場的床戲無法表達這種複雜性,當然有人喜歡簡單的愛欲沒有不對,因為我自己也很愛,所以也能夠理解想要的人想什麼,尤其只是想要看個輕鬆愛情喜劇的人,格外在意床戲這種感覺不要被打斷是否可以延續


疑惑四:既然這個時間線混剪這麼重要,為什麼還要有SP

  寫到這裡,星期六的優酷會員版出現了順場床戲版本。好吧!B站的人與大部分的人都嗨了,我是還好啦!因為我是滿喜歡原來第11集的版本,也花了心思去解構劇組得為什麼

  所以有趣了,既然有順場版,為什麼劇組要冒險先放進去這個原11集的版本?也就是說並不是否定原來的11集的版本,而是給了另一道沒有處理過(或是重新處理過)的版本,讓只想要去看順場痛快做愛的人去看得(呵呵)

raw-image

  當然如果當初出爐的版本如果就是SP版,我也會試著進入劇組的世界當中,去解析他們這麼呈現是為什麼?所以我的定義當中不會說那個版本一定是標準答案,畢竟這個劇組有很多現場的即興創作

  也可以說劇組是許願池呈現了觀眾的心願,或許體貼了有些人真的不太懂得這場原11集想要表達意義我解構了原11集的版本,而SP集床戲少了劇組原來想要表達的邏輯,所以不太需要分析就能夠看完,那我就不解釋了。

  原來這場床戲是一種拼湊哥哥愛情模樣的解答,現在SP是個紀錄寫實片。

  都很好,然後各自安好。

  而後來很多UP主等等比較可以接受原11集,是看到官方放出來在同樂會上看大螢幕的正煮們直接反應,這片段是讓他們不致於從頭到尾尷尬到最後一刻(大笑)。

  所以有可能以上的解析是我看完原11集的個人觸發出來的感觸,而真實真相其實是因為劇組想要搞遠在謙邊而已....

  在4月27日雙人直播當中,弟弟就特別提到有人會喜歡原11集,這個有人是誰(不會是說我或是導演吧?哈哈哈)況且我就算寫這麼多,我依舊是兩者都想要的那種,傻瓜才做選擇啦。

  還滿想看到限制級版本的,因我雖然就作品去分析導演作品的成因,但是更想看到演員演出時候的真正狀態,當然那個十幾個吻會不會出現也是期待。


小結

  這次先解決魏謙「可以」的原因與幾個問題,之後就是要寫面對家庭紛亂的議題,因為也有人不理解為什麼最後一集要讓小寶未婚生子?所以下篇依然是第9集開始,只是會多了12集,聊得就是:如果「我們」等於「大哥」的話,那麼「我們」是誰?

raw-image

  雖然PS床戲重新剪輯出現好像有點啪啪打自己的臉,但大家可以更喜歡哥哥弟弟他們就好了,我寫戲劇推測分析中啪啪被打不是第一次了(呵呵),相信我,不管如何我依然可以寫得出轟轟烈烈的這些內容。

  然後末了也會寫一篇其他主角側寫,畢竟裡面很好的演員滿多的。

《三少偵社》開始連載,另有圖文創作與戲劇動漫評論、《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