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39)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卯時,柳青青再度在宮門口排隊入宮。

有了上一次的前車之鑑,所以這一趟她輕裝簡從。酉恩傷勢尚未完全康復,她讓酉恩待在馬車上休息,自己與酉愁兩個人在馬車外看著高大的宮牆發呆,宮牆上有著歲月的痕跡,有些植物爬上了牆面。

心中湧起一點愁緒,她對著酉愁說:

「不知下一次岀宮時,這些小爬牆虎,不知翻牆了沒?」

酉愁本來認為人生就是吃飽活下去就好,被郡主這靈魂一問,也認真地發愁起來。

「酉儷郡主!」艾琴拱拱手問候到。

「原來是艾秦艾大人!」柳青青迅速從那一點茫然的思緒,回到現實。

「柳將軍沒跟郡主一起來?」

「爺爺昨日就出差去,尚未回來。」

「郡主剛剛看著牆壁,可看出的子丑寅卯?」

「正在看這些小爬牆虎是否會傷害牆面?翻了翻,似乎他們小小的根都僅是附著在牆面上,沒有深入縫隙裡,應該沒有問題。」

「不知道背陽那一面宮牆是不是也是小爬牆虎?有些植物可沒有這般溫和。」

柳青青回應之後,眼睛不避諱地盯著那雙非常好看的手。

「這個事關宮牆牢固與否,待會上朝時,會跟工部提一下。】

艾琴注意到柳青青的眼神,特地將手翻給郡主看。

「郡主也會看相?」

「不會!單純認為艾大人的手白皙無瑕、修長珠潤,煞是好看。一點繭都沒有,真不像是多年練琴、會拷問、鞭打犯人的一雙手。」

艾琴沒想到柳青青從自己的一雙手看出了一些端倪。大家都認為父親是文相,但世人(或許柳將軍除外)皆不知父親其實亦是武功高手,連帶家中兄弟們自幼習武。所以那一日,當郡主望他身後一站,他當下注意到郡主左腳在前,僅用腳尖著地,那是隨時防衛的姿勢。

他悠悠地拿出一小瓷冠,遞給柳青青。

「聽說手是人的第二張臉,這效果不錯。」

「謝謝艾大人。」柳青青歡歡喜喜地收下護手霜,酉愁不辨時機地說了一句。

「太好了,郡主這一雙手有救了。不知情的,還以為郡主是婢女,比婢女的手還粗糙。」

柳青青的臉馬上沉了下來,她作勢驅趕酉愁。

「去去去!家醜不可外揚。小婢女管教不嚴,大人就當作沒聽到,我們在此別過,不耽誤大人上朝。」

「郡主慢走!」

柳青青這時方發現,刑部尚書根本不用排隊,他走的是特別通道,公務專用。


蘇昊算算日子,今日是柳青青休沐結束上工的日子,他一早就遣人去宮門口瞧瞧。下朝之後,聽完小桂子的匯報後,他站了起來。

正在閱覽卷宗的艾琴,被通報打擾了一下,不知貴人來此一趟的用意為何。

「今早,酉儷郡主同你說什麼?」

他差一點噴出口中那口茶,紆尊降貴來這兒竟是為了打探這消息。

「臣到宮門口時,瞧見郡主對著宮牆發呆。郡主回應是檢查宮牆上的植物是否有害,同時也提醒應該檢查北面宮牆的植物是否會破壞牆面。」

「但,你為何要給她看你的手?」蘇昊也盯著他的手看。

「郡主認為刑部的人會用刑、會拷問,但臣的手不像。」

「朕瞧著也不像,難道你用腳?」

「皇上,臣是講究人的權利的,嚴刑逼供不太符合臣的主張。」

「那你給她什麼?」

「郡主苦惱自己一雙手,恰巧臣身上備有護手霜,便贈送一小瓶。」他特別強調那個小字,好讓皇上安心,送的僅是不起眼的小物。

蘇昊不知道繼續該說甚麼,轉身想離去。離去之前,他匆忙地說:
「不要隨便送女孩子禮物。」

「蘇昊!喜歡酉儷郡主嗎?」艾琴這是以伴讀的身分同他說話。

他頓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回答,從來沒有人問過他的喜好,身旁的人都是揣摩猜測。




13會員
125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