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政府連祭兩激進政策刺激不景氣的韓國電影市場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韓國政府連祭兩激進政策刺激不景氣的韓國電影市場 ▌

#葉郎每日讀報 #快讀版 20240515


■ 除了套餐方案之外,串流業者也開始回頭追逐傳統頻道的節目長度

raw-image

繼上週曝光的 MAX 加 Disney+ 加 Hulu 的新套餐方案之後,昨天又傳出 Peacock 加 Netfix 加 Apple TV+ 的套餐。這些串流服務除了追逐傳統有線電視套餐的商業模式之外,Variety 說最近他們還開始追逐另一個曾經被他們破壞的舊規矩——一季節目的長度。串流電視劇一直用更少的集數來吸引觀眾快速追劇,但最近他們發現觀眾太早看完就有可能更早退訂,於是陸續在下訂節目時從過去的6~8集一季延長為十多集的規格,希望多黏住粉絲幾天。於是曾經被串流破壞的一切電視宇宙規則,好像全部都回來了。


報導連結:

https://variety.com/2024/tv/news/streaming-platforms-broadcast-tricks-ads-more-episodes-1236001241/


■ Amazon 在廣告預售大會中強調他們的廣告比任何串流業者更有效

今年是串流服務 Amzon Prime Video 開始在節目中插入廣告的第一年,果不其然在 Amazon 今年的廣告預售大會就主打了他們家的串流廣告如何力壓所有對手。該集團的片廠主管 Jennifer Salke 一方面強調 Amazon 橫跨書籍、podcast、音樂、時尚和遊戲的產品跨度對創作者提供了和粉絲互動的最大可能性,同時也強調他們的1.15億用戶非比尋持。因為它們不只是觀眾,他們是 Amazon Prime 的訂戶。他們更年輕,更投入 Amazon 的各種服務,比其他人看更多節目,也比其他人買更多商品。不過 Digiday 這篇報導也提到廣告買家目前對於 Amazon 的廣告評價褒貶不一,有些人覺得他們比 Netflix 訂價更合理,但也有些人認為 Amazon 的廣告購買機制更缺乏彈性。


報導連結:

https://digiday.com/media/amazons-upfront-debut-crowns-its-courtship-of-adland


■ 南韓政府伸手保護院線電影避免繼續被串流傷害

Variety 分析了韓國電影業在 COVID-19 疫情過後的狀況。韓國發行商過去兩年變得更加謹慎,使得新片發行數量復甦速度比好萊塢電影慢很多,而使得市場轉向好萊塢電影。韓國政府年初宣佈了新的保護措施,要求接受國家資金的電影必須在四個月空窗期之後才能上串流,藉以刺激觀眾回到電影院。但本地的串流業者認為這個新政策也一方面限制了國際平台,卻也會讓國內平台減少投資院線電影的動機。另一個爭議政策是幾週前韓國取消了隨電影票徵收的3%稅金,目的同樣是透過降低票價提高觀眾進電影院的動機。然而這個稅金原本是韓國電影院委員會用於支持本地創作的重要資金來源,也就是說本地創作者也因此激進政策付出一定代價。


報導連結:

https://variety.com/2024/film/global/south-korea-film-box-office-streamers-1236001769/

    1.5K會員
    185內容數
    錄影帶不只是上個世紀的革命性科技媒介,也是一整個世代橫跨二、三十年的共同生活型態。我的首部數位連載作品《錄影帶生與死》,重溫 70 年代錄影帶工業的黃金年代與興衰跌宕,從錄影帶、DVD 到 Neflix 的數位崛起,錄影帶如何改變世界?一同探尋錄影帶的前世今生,走進電影工業後台,揭開幕後的文化革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