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2019/12/1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卡蘿二號起身,拉起折疊在床尾的薄被單,慢慢覆蓋躺臥在床上、卷卷毛髮茂生的乾瘦老體。等卡蘿二號停止動作,達利接著又把這張薄被單緩緩拉開,反向捲折,收納在床尾。
「我知道副隊長有很多疑問,未來還會提出更多疑問。但巡護員有一個重要的工作,學習如何發現問題卻不提出。在之後的任期內,你會知道所有懷疑都不會從另一個人身上獲得答案,最後只能向自己提出問題。而懷疑本身就是我們巡護員的答案。」
「隊長的這段描述,我先記錄在『無法理解』的範疇。」
「無法理解沒有關係……因為你已經記錄。」達利加快說話速度說,「接下來副隊長會回應我說,『我時時刻刻都會記錄』,對吧?」
「是的。隊長怎麼知道?」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966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新經典文化強調創新與經典價值並存,並在選書、整稿、翻譯、裝禎設計上回歸慢工出細活的舊價值,在企劃行銷上面引進新創意。期待在大量出版與電子書風潮將至的時代,展現編輯主導的優質出版所蘊涵的能量,不追求大量製造而回歸出版的精準選題與操作。我們期許自己跳出舊式出版概念,迎向新出版時代。
《2069》
NT278/次(單次購買)
2069年,沒有『記憶』只有『紀錄』的悠托比亞島出事了—— 一大批綠A共構宅老人路許用藥過量致死,能幫老人提供過量藥物的只有巡守員,但巡守員都沒有過失「紀錄」,老人是意外「自主死亡」?還是巡守員電子腦「遭入侵」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