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四

2020/03/1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超市中盲目的亂晃,走過一條又一條走道,從冷藏肉品到零食乾糧,雙耳像是被塞子堵住一樣,聽得到聲音,但無法傳達到腦裡。在不斷地走動中,逐漸恢復了意識,耳邊的聲音清晰了許多,從冷氣的運轉聲到群眾的聲音,再深吸一口氣,看了看周遭,確認自己已恢復了,突然感到一陣口渴,隨手抓了擺在架子上的易開罐裝的啤酒,但看到每個收銀台都排滿了人,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將食指勾住拉環,「啵」的一聲,響徹了整個賣場,感覺眼前的一切都好像靜止了,大口的將啤酒注入喉嚨,滲入五臟六腑中,一直到罐中只剩下空氣與酒精交融的味道;心滿意足地打了個嗝,看到眼前的婦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的看著,我將罐子再次舉起向她致意後,便走向收銀台。
  感覺到大家都在看著我,可能幾位在旁邊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的,我將喝完的罐子放到收銀台上,也不在乎前面都幾個在排隊等候,我看到收銀人員,一臉詫異地看著我,我也狐疑的看著他說,「怎麼了?忘記怎麼結帳了嗎?」,「沒有…只是…」店員支吾的說著,「你不用在乎這麼多,就當作餐廳吃完再結帳一樣。」我肯定的說著,「只是先生你這樣讓我們很為難…」「還是你要當作我是偷竊犯,叫警察過來賣場後問東問西,到處亂看,然後影響你們的生意?」我有點動氣的說著,「不是的,當然不想…」,我雙眼看著他像是沒做錯事般問著「所以你現在要怎麼作?」,他拿起了空罐,用條碼機刷了條碼後說「一共是四十五元整。」,我拿出一張一百元鈔票給他後說「我這邊好像還有五元,等我。」我將手伸入口袋裡,繞過打火機,移開菸盒,拿出了五塊銅板給他後說「發票不用了謝謝,然後那個空罐也交你處理了。」,「好的,希望先生你之後不要再這樣做了…」我拿了他找給我的零錢後,並沒有搭理他,便轉身離開賣場了。
  走出賣場門口,大口吸了一口氣,再慢慢地吐出,點了根菸,看著碧藍的天空,口中酒氣與鼻腔的菸味,讓我想到前陣子與一位久未見面的學長的聚會,在場的大約有十來個,但我只有認識該位學長與另一位與我一同前來的大學同學,雖說學長他只有認識除了我們之外的其他幾位,但看著他在包廂中不斷與其他不認識的人聊天和飲酒,這讓我相當的佩服與羨慕,昏暗的包廂加上滿桌的酒水以及滿天的菸味,令我喘不過氣來,我不知道與我同行的友人是否有這樣的感覺,但他會提早走,而我知道我得跟他一起走,在離開包廂後,走出店外,我點了一支菸,很少抽菸的他也跟我要了一支,我便知道他大概也跟我有 一樣的感覺,我先抽完,看他手上的菸頭的火光,隨著晚風吹拂一會兒明亮一會兒黯淡,直到燒到了盡頭。我回過神來,將菸頭丟在地上踩熄,突然一位警察走到我的面前說「剛剛在賣場偷喝啤酒後再拿去結帳的是你嗎?」
  我回頭望了賣場的櫥窗,遠遠望去櫥窗內的群眾像是服飾店的模特兒一樣,看不清楚表情,但大家都直立立的站著看好戲,我覺得有點滑稽,不小心笑出了聲音,「你笑甚麼?」警員嚴厲的斥責我,「沒有阿,只是覺得有點好笑。」我假裝不在乎回答,「你剛剛問的那個人的確是我,可是我有結帳,你就當作我是買完然後在外面喝完後,再將空罐交給店員處理就行了吧!用不著這樣小題大作,對吧?」,「而且我本來就打算付錢了,只是真的太渴了一時受不了,才直接當場喝掉的。」,我看警員打算要說些甚麼,我便直接打斷了他又說「再者如果我真的想偷竊,又突然覺得口渴難耐的話,我也應該到沒有人地方喝完後,將空罐藏起來,再光明磊落的走出去還比較安全,不是嗎?」,我說完後停頓一會兒,等待警員消化完我剛剛所講的話後再說「然後你現在在這裡處理一件可能無法被法律定義的犯罪,只是因為賣場中某位自以為是的崇高道德感在作祟,而將時間浪費在這裡,或許在不遠的某處有人正在搶銀行、縱火之類,結果你卻在這裡處理這個爛攤子,你不覺得可惜嗎?」,「如果你還是執意要抓我,我人就在這,一切由你取決」說後我將雙手舉起像是準備要被上手銬一樣,警員只冷冷地說著剛剛店員對我說的那句話「那希望你之後不要做這樣的事了」後,便騎著巡邏機車離開了,我看著警察離開後,便將手收了回去,再轉向那間大賣場,看戲的人變少,我對著他們舉起了中指,停頓了一下,將手收回口袋中,便從旁邊的巷子離開了。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orson
    Horson
    上班族,試著用其他的方式寫日記,雖說是日記,但也是想寫才寫,所以裡面的內容可能是好幾天的總和;或是好幾篇的內容是一天的總和。而既然是小說,內容難免虛虛實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