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

2020/03/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早上十點半,你睜開雙眼,這次你真的醒了,看著天上的天花板,煙霧感測器規律閃爍著紅光,你起身走向廁所,隨意的洗了臉又刷了牙,看著外面的藍天,想著應該出去走走,你順手在衣櫥拿了套衣褲,換上了鞋,拿了錢包與手機等隨身物品,鎖上房門,這是自從出社會後你養成的第一個好習慣,過去住在學校宿舍時,房間大概只有在過年時大家都回去時才會上鎖,因為只有這幾天房間都不會有人住。而在開始工作後,開始住分租套房,對於隔壁房的住戶都不了解,也很少遇到,必然會有自我防衛的想法,但偶而當有人走過時或是有開門的聲音時,還是會透過門上的貓眼偷偷觀察,雖然這還稱不上偷窺,但是卻有一種犯罪時產生的刺激與興奮感,尤其在他們轉頭看你房門的時候,那是最刺激的時候,即使你知道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那那扇門的後方有人正在悄悄的偷看著,又或者是他們也知道你在偷看,因為他們平常也是如此,所以就故意轉過頭來裝作你正在門後方看著,就如同他在他的房門後方偷看你,而當我正在鎖門或是開門時,我也會故意轉頭看向對面房門,仿佛好像可以看穿大門一樣的望著,有人也許將這視為一種警告,但我是想讓門後偷看的人,或許沒有,感受這不用透過犯罪就可以感受到的罪惡感。
  我知道你也是跟我一樣,而且你會做出更到位的演出,特意往對面的方向走過去兩三步,再將頭往前伸,臉上擺出懷疑的表情,像是看到奇人異事,維持個四到五秒,再別過頭去走回房間,也許在進房間前,還特意的再轉過去看個兩眼才把門關上。而電梯在此時開了門,一樓到了,你走出去,下意識的點支菸,杵在機車旁邊靜靜地抽起來,這時你最怕有人走出來或是有人要走進去,當跟他們有了眼神交會,你會覺得被侵犯了,你感到憤怒且煩躁,但對方根本沒做錯事,而是因為你最脆弱的時候被外人看到了,並不是脆弱時才抽菸;而是在抽菸時的你最脆弱,尤其一天中的第一支菸,當你還在準備怎麼活過這天,但心靈卻還在昨夜的夢中時,是絕對不容許被打擾的。
  你想到昨夜做了一個圓滿的夢,一個從未想過的夢,夢中的你剛結了婚,對象是一位許久沒有見面的但卻還有透過通訊軟體聊天的女生,你們買了一棟房子,剛搬進去,她穿著一件紅色像是短版旗袍一樣的連身裙,像是美人魚般的坐在床上看你忙進忙出的將各種物品擺設好,而當你站在他前面稍作休息時,看著她低頭玩弄指甲,你看的相當出神,而她突然抬起頭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你對著你微笑,而你也向他微笑,此時的你感到少有的幸福,但夢就這樣醒了,而這支菸也就這樣抽到了盡頭,你將菸頭彈到地上,將菸屁股的部分收進隨身的煙灰缸裡,算是為地球盡一份責任,並且對沒有被人干擾而感到慶幸。
  我相信你已經準備好要如何面對今天了。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orson
    Horson
    上班族,試著用其他的方式寫日記,雖說是日記,但也是想寫才寫,所以裡面的內容可能是好幾天的總和;或是好幾篇的內容是一天的總和。而既然是小說,內容難免虛虛實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