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白羊與蛾【美國-洛杉磯】奧斯卡頒獎會場杜比劇院的存在,不只神聖,而且勵志

2020/08/0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還是習慣叫它柯達劇院,」站在好萊塢大道的白羊對蛾說,「幾年過去一下子回神過來,怎麼就變成杜比劇院了。」
『2012年柯達公司破產。』蛾輕易地回想起年代,『你知道柯達現在在幹嘛嗎?』
「做數位相機還是記憶卡?」
蛾噗哧笑,『他們變成製藥商,武漢肺炎這波他們跟美國政府合作,股價一天漲了5倍。』
「做底片的公司去賣藥,感覺藥裡面會有很多重金屬還是碘化銀之類的」白羊一臉作噁貌。
蛾望著金碧輝煌的杜比劇院,道:『但無論叫什麼名字,2002年之後奧斯卡獎就每年都在這裡頒了,真不知道是誰決定的。』
「我也以為會像世界盃足球一樣四年輪一次,紐約還是舊金山應該也有很多像樣的場地吧。」
『奧斯卡離不開好萊塢啊,你有看過台北電影節在高雄左營辦嗎?』
「這裡的確是蠻方便的,那些頒獎人入圍者的比佛利豪宅都在Uber 20分鐘範圍內,晚上要頒獎,下午都還可以在家喝下午茶邊著裝呢。」
『我是肯定他們不會只搭Uber就是了。』
蛾像想到什麼似的,『你看過那個Jimmy Kimmel Live的網路短片嗎?節目故意設計主持人主持現場節目的時候,《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的三個大咖瑪格蘿比、布萊德彼特、李奧納多穿鏡走過攝影棚,說是抄捷徑要去首映會。』
「我看過啊,雖然看起來是set的,但這三個大咖一起出現在我眼前我應該會落淚。」
『其實那個梗是有事實根據的,Jimmy Kimmel Live的攝影棚就在杜比劇院馬路正對面,所以他們說抄捷徑要去參加劇院的首映會,是挺合理的。』
「對面?在哪裡?」白羊問。
『你轉頭往後看不就看到了嗎,傻羊。』蛾聳聳肩,『只是這邊沒有斑馬線,我想他們趕時間的話,可能得要違規穿越馬路一下。』
幻想著自己是李奧納多與布萊德彼特,蛾與白羊雙雙違規穿越馬路。
『你看到門口往劇院門口長廊旁的那些柱子了嗎?』
「1943《北非諜影》!」「噢天哪是1974年的《教父二》!」「1994年《阿甘正傳》,我愛死這部片了,這些是歷年奧斯卡最佳影片對吧。」
『《阿甘正傳》?政治正確的乖寶寶,可憐了那年陪榜的《刺激1995》與《黑色追緝令》。』蛾不屑貌,看來是另外兩部作品的擁護者。
「《黑色追緝令》不只政治不正確,根本是該問導演昆丁塔倫提諾——你到底嗑了什麼也給我來一些好嗎。」回想《黑色追緝令》橋段的白羊忍不住笑出來。
蛾回到正題:『每年的最佳影片都有一格他們的位置,就在這眾星雲集要走進頒獎典禮會場的長廊上。想想那是多麼浮華的表彰:全世界最頂尖的電影人在每年的冬天齊聚一堂,他們仰頭看著你的作品走進頒獎會場,可能有史蒂芬史匹柏、阿黛兒、基奴李維、克里斯多福諾蘭,他們有些人可能都還沒有拿過與你相同的榮耀,而你的作品掛在那邊,俯視著他們。』
「幹,真的很秋。」白羊一陣雞皮疙瘩。
『但你知道嗎,我覺得最感人的還不只這個。』蛾走到中廊中段轉了個身。
『那些柱子的背面,一樣都還是有年份數字,從2020一直到2071年。』蛾指著最外側最角落的那一格,『還有幾十個空格,等待這世界某個角落、甚至此刻還沒出生的大師,把自己的作品掛在那裡。』
『當你是一個新銳電影人,有幸能第一次踏進這個神聖殿堂。典禮開始前,或許沒有太多人認得你在星光大道紅毯上的你,於是你默默地踩上中廊,看著1927年之始的偉大天才們的作品一一映入眼簾,《亂世佳人》、《安妮霍爾》、《鐵達尼號》,太多你早就熟到不能再熟的名字就離你不到兩公尺之遙。』
『而當你參加完典禮,踏出會場往門口走去準備離開,你會看到那些柱子上還有好多好多的空位,等著未來的大師填上他們的作品。
——『有一天,我要把我的作品跟你們一樣刻在柱子上。那是多麼激勵人心的一個設定。』
「超級勵志的。」白羊開始想著現在開始讀電影的話,能否在2050年拿到奧斯卡獎呢?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人生以不芭樂為目的,越芭樂的事越不想做。 但偶爾還是會聽聽五月天陳綺貞然後熱淚盈眶。
白羊:是山羊,不是綿羊。 蛾:是有翅膀的蛾,不是蜜蜂,也不是林鄭月娥。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