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日本1-3│博多之夜

2020/09/17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01福岡地下鐵

抵達國內線航廈後,地鐵站出口就在前方。走入地鐵站,右手邊就是一家頗小的uniqlo。看慣臺灣的大型店鋪之後,很難想像uniqlo在日本其實是深入各地的便宜衣物店,不但到處都是,而且商品價位相對於收入來說非常非常便宜。
不過,我們沒空閒逛,要趕緊去博多取得JR PASS並劃位。有鑑於晚上還會使用地下鐵,我們都買了一日券。原價600円,但我用的自動售票機多吐了50円。這是某種故障嗎?福岡地鐵的票券是背磁票,類似台鐵使用的票券。後來發現,這似乎是日本鐵道的常態,就連JR和其他城市的地下鐵也是。相較之下,單程票採感應式代幣的台北捷運和高雄捷運似乎很厲害?
福岡地下鐵有半高月台門,車站整體以及列車內外卻給人一種歷史感,看體來和古蹟沒兩樣。後來,發現這其實又是常態。日本的厲害之處不在於硬體新穎或先進,而是他們老早就擁有我們或中國最近才有的東西。另外一個發現是「弱冷房車」。去年的福島核災導致全日本的核電停用,電力供應因此吃緊,到處都在「節電」。「弱冷房車」正是軌道運輸公司為了節電,而把某些車廂的冷氣調弱的結果。車站內的冷氣當然也為了節電而調弱了。因此,日本的上個夏天和這個夏天都過得特別辛苦。
在日本所搭乘的第一個軌道交通工具,福岡地鐵。
前陣子,才在新聞以及PTT版上看到台北捷運是否太多廣播、標語和規定的問題。就以福岡地下鐵為例,他們也有一堆標示,從月台地上告訴你該怎麼排隊,直到車廂內部前後左右上下滿滿的廣告以及標示,還有車廂內手機要調靜音、不要通話、優先席 (博愛座)附近手機要關閉電源等等,就只差「車廂內禁止飲食了」。「車廂內請勿通話」是為了維持車內的安靜,而車內真的還滿安靜的。「關閉電源」的規定,根據柯南的講法,是為了防止干擾心律調節器的運作。不過,由於車廂內可能很擁擠,會不會有人真的在指定範圍內打開手機,其實根本看不出來。最後,開放飲食在日本並未讓車廂變得很髒,在臺灣可以想見不會這麼乾淨。
福岡地下鐵車廂內部,到處都是廣告。

02博多與天神

兩站抵達博多,我們開始見識日本鐵道大站的威力。標準配備是這樣的:地底下有兩條或以上的地下鐵路線,上方高架樓層有二位數番線的JR,一部分是新幹線、一部份是在來線,兩者之間還有閘門分開;車站本體巨大,充滿了賣店和餐廳,旁邊和大型百貨公司相連、還能通到公路客運轉運站以及數條站前地下街,透過地下街能夠連到附近的大樓地下室;另外,有廣闊的站前廣場,廣場面對的就是市中心的熱鬧景象。有發現嗎?這不只是博多站或日本其他大站的寫照,更和台北車站如出一轍。看到這景象,一方面覺得台北車站很普通、很小巧,二方面也不再覺得路線複雜、轉乘不易了。在日本,論運量和轉乘複雜度台北車站連前十名都擠不進去吧。帶著大背包逛大車站是件很要命的事,這在今早台北車站已經稍微見識過了。因此,我們開始了Google街景記憶+iPad Google Map定位的找路模式,從車站走到住宿點。中間的街道之乾淨整潔、路面之平坦,都符合標準的日本刻板印象。能夠親自走在用Google街景看過的街道,感覺更是有趣。
本行第一個JR車站:九州最大的博多站。
走過幾個街區、一家7-11、一家全家、N個飲料自動販賣機之後,我們來到《Cabin Hotel博多》,是我們總共預定住三晚的膠囊旅館。第一次聽到膠囊旅館或許會覺得有些反感,但實際上看到飯店內的裝潢以及床鋪(及膠囊)空間後,會覺得這樣的體驗超級划算。住遍日本,會發現這邊真的是最吸引人的基地。也或許是因為,《Cabin Hotel博多》是我們第一晚所住的地方?
「膠囊」內部的空間。
櫃檯的老闆很熱情的招呼我們。透過iPad螢幕顯示的訂房確認信,老闆很快搞清楚我們是哪一團,經過影印護照、填寫簡單資料後,就是付款。這樣的程序在未來的兩週將不斷上演,可以這麼說:要嘛你的日本語厲害一點,要嘛你先準備一台平板電腦。感覺似乎次後者比較容易。婉拒了500円的早餐之後,我們回自己的床位放行李,接著就是回車站取的最重要的JR PASS啦!
萬用通行證般的JR PASS。
我們先在這個大迷宮找到「綠窗口」,也就是JR的售票櫃台,將JR PASS拿到手,並開始畫位。替我們處理的服務員看樣子是台裔的,可以國語溝通無礙,對於初到日本的我們來說,真是幫了大忙。價值45100円(或16440元)的JR PASS順利到手,隔天的觀光列車和新幹線也都順利劃位,然而預計搭乘的六班夜車都沒有位置了,僅存進出北海道的兩班還有座椅,其餘本州的夜車全滅。這是這次旅程最超出預期的部分,也是有趣的開端。我們收好一疊車票,走向售票姐姐推薦的地下街覓食。
覺得台北車站周圍地下街複雜的民眾們,博多絕對是個會讓你迷路的地方。一蘭拉麵站前店據說在某地下街的角落,但由於不知道是哪一條,加上大家肚子都餓了,便決定啟用地鐵一日券威能,搭到鬧區─天神。
原以為出站就會找到的拉麵店,其實沒那麼好找。由於沒有先做功課,我們馬上就在天神站的地下街(又是地下街!)和地面的十字路口迷路了。看著iPad上的定位點,困難在於我們到底面對哪個方向。在白過了三次馬路、找到某某商社大樓之後,我們終於繞出十字路口的迷宮,走向位於小巷內的一蘭拉麵。
一蘭拉麵的門口放著一台食券機。食券機是餐廳節省結帳人力的幫手,構造就和車站的自動售票機一樣。一開始,我們還不知道是要先把鈔票塞進去,在那邊瞪了幾分鐘,直到看不下去的店員出來提醒我們。為求節省,大家都點了最基本的豚骨拉麵。進到店內,又是驚奇─座位是一格一格的,面對店內的部分是個小窗口!這樣不但看不到店員的臉,也看不到其他客人。日本人是這麼喜歡低調的民族嗎!菜單有簡體中文版,看樣子果然是觀光客必吃的名店。上面從湯頭的濃度到麵的硬度總共有接近十項可以選擇,由於毫無經驗,因此都選了最基本的推薦項目。等了幾分鐘之後,麵就從窗口送進來了。所附的湯匙有個凹槽,可以安穩的掛在碗公上,真是聰明的設計。一旁的水龍頭可以自助加冰水,更是非常方便。來到日本,最難以適應的點就是免費的水源不易取得,像這樣可以在餐廳喝到飽,感覺真的非常讚。拉麵本身口味有點重,比臺灣吃到的拉麵濃郁很多。(多年後,一蘭才終於到臺灣拓點)
一蘭拉麵和臺灣吃到的博多豚骨拉麵的差別,就好像伊藤園茶和茶裏王的差別一樣:雖然是類似的食品,但你的舌頭還是能夠分辨前者比較「有料」。面對如此重口味,隨意加的冰水就更顯珍貴了。
這趟旅行的第一頓正餐,就是臺灣要排很久的一蘭拉麵。
吃完麵,碗底還露出一排字:この最後の一滴は最高の喜びです。喝完這碗超濃郁湯頭的人,才能看到的一行字,真的很有道理。
走出一蘭,旁邊的巷子竟有現調飲料店!不過價錢實在太日本了,難以吸引臺灣人付錢。隔壁的大樓又有淳久堂、大創、星巴克等店面,走近一看,發現和臺灣的分店都沒什麼兩樣。最能吸引人的當人是大創。大創在日本的訂價是本體100円,加上消費稅變成105円,換算匯率後大約與臺灣定價的39元是相當的。考慮到兩地的收入差了2.5倍到3倍,日本當地的大創簡直便宜到不行,就像我們去買20元以內的物品,簡直買了都不會眨眼。在這裡,我買了裝JR指定券的名片夾(兩個105円),以及明天的早餐(兩個麵包共105円,大約是便利商店的半價)。有大創這樣的店在,日本對日本人來說真是個適合生活的國家啊。
逛完大創,搭著地鐵回博多,回到Cabin Hotel博多。由於我們的旅行長達15天,衣物不可能只穿一次,因此能洗就要洗。為了洗衣服,特別帶了一塊家事皂,就這樣在旅店的個人淋浴間搓起衣服來。這麼說來,這好像還是我第一次手洗整件衣物。這一天穿的是臺灣穿去的一般衣物,而不是特別準備的排汗衣物,因此並不容易乾。這讓我學到寶貴的一課:出國盡量帶機能衣!絕對值得。
回到膠囊裡(也就是床上),打開電視(遙控器要對著牆邊的接受器而非螢幕,真是不易習慣),只有幾個無線數位台,更只有一台有動畫的樣子。其他的頻道從新聞、綜藝、購物、戲劇都有,雖然類別上和臺灣差不多,但看起來都比較有質感。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接下來迎接的一天,將是九州縱貫之旅!
(待續)
這是《螢幕旅行》專題的第一趟旅行,我們正在第1天的結尾。
希望你會繼續這趟旅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純淨之島
純淨之島
鐵道、ACG、偶像。這些年來一個又一個的契機,讓筆者對日本的諸多主題產生興趣,有了日檢N1的成績,能藉由日文這項工具,挖掘更寬廣的世界。愛讀史地的書,建立對國際趨勢與都市發展的敏感度,在龐雜的訊息洪流當中,抓出表面上不可見的脈絡。受過生命科學的學術訓練。希望能夠消化更多片段的資料、化作有意義的資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