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6│涼宮春日巡禮(上)

2020/09/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01約定之日

約定之日。當7月26日睜開雙眼,這是我最先想到的四個字。從這天開始,我們的腳步跨出九州,繞完全日本之後才會回來。告別博多膠囊旅館,匆匆的走過一早沒有太多行人的人行道,我們來到博多車站。
500系車頭之長,鏡頭很難抓到。
在車站月台等待我們的,是由500系服務こだま736號。擁有戰鬥機外型的500系,不但是日本新幹線系統中率先達到營運時速三百公里的車種,更是個人心目中最帥氣的新幹線。然而,由於能源消耗大、車內空間狹小等因素,運轉十多年就被「下放」山陽新幹線,目前來日無多,預計是繼300系之後下一個告別新幹線舞台的車種。正因為這個理由,我們即使要早點出發、只搭一站到小倉也要過過癮。進入500系車廂,發現500系渾圓的外型確實壓縮到車內空間,感覺明顯比700系家族擁擠。不久後,我們抵達九州最北部的大城市小倉,在此換乘さくら542號前往新大阪。利用僅有的幾分鐘時間逛逛小倉車站,發現單軌列車車站與JR站共構,以非常具氣勢的高架路線穿出車站,前往市區。如果臺灣的機場捷運台北站沒有被地下化,大概會有類似的都會風景吧。
JR小倉站,單軌線路穿出!
山陽新幹線是隧道非常多、風景非常鄉下的路線。除了廣島、岡山等都會區,其他基本上是在田園間穿梭。大約兩個半小時後,我們抵達新神戶。新神戶發車時,我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就在幾分鐘後的隧道中,我將第一次和西宮北高交會,我在下面、它在上面。光是這麼想,就夠令人坐立難安的了。
上午11點21分,列車抵達新大阪。在此寄放行李,再從東海道本線搭乘擁擠的普通車來到關西第一交通樞紐─JR大阪站,並在此解散、個人或小團行動。時間大約是中午12點40分,夢寐以求的聖地巡禮第一彈就要開始了。

02聖地巡禮,開催!

不知道已經在Google地圖上看過幾次,不知道想了多久,不知道到底有多麼想親眼看見、親自踏上的一條道路。偏偏肚子不大舒服,不知是喝了太多生水或是其他因素,出發之前就拉了肚子。順著指標走到阪急梅田站,以還算好懂得自動售票機買了前往西宮北口的車票。停在月台的深紅色列車就像從《涼宮春日》裡蹦出來的一樣,舉凡綠色座椅、黃色牆面、白色百葉窗都一模一樣。如果我不是在作夢,我一定身在日本!腦裡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看著其他乘客─天啊,我的夢想成真,對這些人來說不過是再平凡不過,甚至可說是無聊乏味的通勤過程而已。
才坐上阪急電車已經進入涼宮春日的世界。
列車開出梅田,一路往西。穿過住宅區、疾行於路堤上─過沒十幾分鐘,就來到了西宮北口。我一定是在作夢吧─從列車到跨站式站房的二樓,逛完一圈之後再走出西北口─當我回頭一看,「阪急西宮北口駅」就這樣理直氣壯的在那裏。眼前的廣場就像事先查到所說的,已經經過改建而長得和動畫中不太一樣。不過,就在這裡,就在這一點都不起眼的站前廣場,春日一行人在此出發前往市民游泳池,實玖瑠則是傻傻地哭了一萬幾千次。
此時的天氣晴朗炎熱,順著狹小的街道往前走一小段再右轉,就來到SOS團咖啡廳─咖啡屋「夢」。就像店名所示,我確實是在做一場難以置信的美夢。
已被改建的北口站前廣場。
SOS團咖啡店是真實存在的!
附近逛逛的結果,並沒有看到適合吃午餐的地方,反而在藥局的大拍賣買了便宜的仙貝和兩公升茶飲。明明馬上就是登山行程,我還是無法克制兩公升茶只要一百日圓的誘惑。提著重到不行的行李,我回到西宮北口,目標苦樂園口。
苦樂園口位於甲陽園線,要在夙川換車。夙川的路線交會方式非常好玩,是平面T字型,從甲陽園往大阪(梅田)只要順著月台走,往神戶也只需要過個地下通道。兩節的阪急電車駛入月台。從這裡開始,真的每分每秒都是《ハルヒ》的氣息。坐在列車最前方的座位(也就是天王座),車廂前的風景一覽無遺。幾百公尺外就是苦樂園口。這是住宅區內的小站,也是我徒步前往《ハルヒ》聖地的起點。
阪急夙川站甲陽線月台。

03這神聖的地點啊!

聖地其一‧阿虛與實玖瑠散步的公園
阿虛和實玖瑠「約會」的場景。
從可樂園口車站出站過平交道往前走左轉,便可以看到夙川及其河濱公園。順著河濱公園往上游走,很快就來到實玖瑠向阿虛吐露自己真實身分的長椅。此時正值盛夏,河岸兩側的櫻花樹一片翠綠,與櫻花季節的一片鮮粉大異其趣,然而這不損想像場景的樂趣。
聖地其二‧《消失》的薩莉亞
完全是古泉上身的狀態。
繼續往前走不久,朝左手邊跨越平交道之後,《消失》中阿虛向春日與古泉解釋世界改變的薩莉亞北夙川店就到了。此時已過了午餐時間,店內的客人不多。以我破爛的日本語,也不知哪裡生出的膽子,竟然就這樣走進去點餐,坐了下來。幸好出發來日本之前去過臺灣的薩莉亞,因此從桌面的按鈴到自助飲料吧難不倒我,唯一比較糗的是沒聽出店員最後一句問的是有無吸菸,一路はい到底的結果,被帶到吸菸席。一邊忍受著鄰座傳來的煙味,一邊瞄著前方的「那個座位」─原來阪急路線側的靠窗座位,也就是片中阿虛等人所在的座位是在吸菸區啊!算是歪打正著,讓我一邊看著一模一樣的裝潢、餐盤,一邊享用比臺灣貴不了多少、遲來的午餐。午餐之餘,當然不能免俗的取了張餐巾紙,模仿古泉在餐巾紙上畫出世界扭曲的兩種解釋。不時經過的深紅色阪急電車,更為這頓午餐增添許多樂趣。
聖地其三‧衝擊!光陽園校門
一不小心就經過光陽園門口。
聖地巡禮需要很多事前功課,才能用最短的路程走遍所有的場景,換言之,事前準備的目的在於降低旅程的不確定性,以及減少略過場景的遺憾。反過來說,縝密的規劃也扼殺了驚喜出現的可能,因此有得有失。這次的聖地巡禮並未做足功課,因此不知道光陽園學院的取景地~夙川學園就位在原定只是經過路線的阪急甲陽園線路旁。如果是前往預定好的地點,場景的出現是理所當然。但由於夙川學園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我簡直差點飛起來。這就是《消失》的名場景!連對面的花店都唯妙唯肖!有時候,意外帶來的總比規劃更多。
聖地其四‧這就是長門的大廈
長門的家。私人住宅,請勿太過打擾喔。
繼續往前走,是相當普通的鄉間小路,有著春日向阿虛大吐苦水(在棒球場發覺自己渺小)的平交道。附近似乎有建案正在施工,看到工人拎著自動販賣機買來的飲料走回工地。真不愧是自動販賣機王國日本,換作是在臺灣,如此偏僻的地方想買飲料絕對需要出動機車。不久,出現在視野左前方的是一棟看似普通的土色大廈,然而,這卻是令全世界不知多少阿宅朝思暮想的長門的家。與動畫幾乎沒有任何差別的外觀就這樣理直氣壯的站在阪急鐵道旁,是午後的陽光還是腦中夢想實現的衝擊呢?忽然覺得一陣暈眩─這真的不是在作夢嗎?
聖地其五‧傳說中的光陽園車站
充滿郊區氣氛的小小終點站。
阪急甲陽園線的終點是甲陽園站,也就是劇中的光陽園站。這座車站的規模很小,周邊看起來也非常郊區,用臺灣的觀點來看是一座穩賠不賺的盲腸車站。幸好,阪急並沒有像臺灣的鐵道單位那樣,停駛這條短小卻迷人的地方路線。從這邊開始,也是阿虛抱怨不已的北高通學路。
聖地其六‧這是真正的登山路線
這只是北高通學路的起點而已。
從車站往上,首先是一段階梯,接著右轉,左轉,再右轉。看著手上相當簡略的路線圖,我就這樣大膽出發了。憑著動畫內以及Google Earth街景畫面的印象,我知道自己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憂鬱》與《消失》取景一一出現,令人雀躍不已。客觀來說,我揹著剛剛在西宮北口衝動買下的兩公升的茶,胃裡又滿是薩莉亞的義大利麵和好幾杯汽水,加上氣溫很高、烈日當空,實在不是太適合爬山的狀況。走到夙川短大(也就是從山坡上突出的巨大建物)時,已經氣喘吁吁、肚子鬧罷工了。旁邊的縣道車輛來往,數量完全不像是這麼郊區的地方會有的。就這樣,經過山壁旁的轉彎處,我終於在路邊停下來休息。此處已經離開喧囂的車道,一時之間只有蟬鳴陪伴,享受一個人的聖地巡禮。
繼續往前走,在通往北高的路上竟然竟在施工。雖然可能只管制車輛,但我實在連走過去詢問的勇氣都沒有。帶著繞另一邊應該也可以的想法,我在路口左轉,走過高級住宅區。這一帶的山坡地給人的感覺相當類似台北政大後山或陽明山,是一片被有錢人佔據的山丘,房舍的等級明顯與山下的平房不同。走過這段最後的登頂之路,躍然眼前的景象是──
(待續)
這是《螢幕旅行》專題的第一趟旅行,我們正在第3天的途中。
希望你會繼續這趟旅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純淨之島
純淨之島
鐵道、ACG、偶像。這些年來一個又一個的契機,讓筆者對日本的諸多主題產生興趣,有了日檢N1的成績,能藉由日文這項工具,挖掘更寬廣的世界。愛讀史地的書,建立對國際趨勢與都市發展的敏感度,在龐雜的訊息洪流當中,抓出表面上不可見的脈絡。受過生命科學的學術訓練。希望能夠消化更多片段的資料、化作有意義的資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