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曬

2020/11/3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那天明明不是適合曝曬的日子,卻還是刻意把傘忘在家裡,途徑舊家時,拐進去從鞋櫃上那疊泛黃的報紙抽出一份,日期總是那一天,彷彿三年來時間不曾繼續轉動,還有不變的東西阿,在我劇烈晃動的生命裡。
見你的路途總是特別遙遠,我敲著椅背,瀏覽沿途的荒涼,再繁華的都市,總還有破敗的地方,我感嘆,好像你。
陽光悄悄爬上巔峰,我瞇起眼睛,模糊地輕撫你、與你說話,我告訴你你無緣參與的這一年,等著你也告訴我,另一個世界有不有趣。但你始終沒有回答,只有我的汗水,漸漸浸透那張開始破裂的報紙。
離開前,我與你吻別,再到右手邊,與她道了聲再見。這是一個被嘲笑的決定,關於在最後一程把背叛我的兩個愛人送在一起,我愣愣地看著託付一生的男人以及陪我度過所有旅途的妹妹,在車禍發生之前你們有多幸福快樂?手在最後一刻是否還緊緊牽著?
「你說,我能恨你嗎?」我喃喃地問著不斷重複的困惑,但你始終默不作聲。
「至少,該跟我說聲感謝吧。」
我撿起報紙,回到自己的一年。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貓貓
貓貓
追求夢想的我們 都是一顆發光的星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