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下):The Album音樂企劃終章〈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

4
2020-12-20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上回說到,故事性甚強的〈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羅生門〉三部曲 可能令麥浚龍萌起了製作《The Album》音樂企劃的念頭。此企劃歷時三年(2018-2020),極富誠意和耐性,包括《The Album - Part One》、《The Album And The Rest Of It》、《The Album And The End Of It》三張專輯,通過連串歌曲、MV、文案,娓娓細說一個長篇愛情故事——男主角董折(麥浚龍飾)與女主角浦銘心(謝安琪飾)從初戀,結婚,離婚,戀上他人,重遇,到真正的別離。此文介紹12首重點歌曲,按故事順序而非發表順序排列。
補充兩點:1. 企劃中多個MV均由麥浚龍本人執導,充滿電影感(除了《我們的基因》,不知何故九唔搭八地加插了謝安琪的演唱會片段)。2. 最後一張專輯《The Album And The End Of It》預計於2020年12月推出,執筆之時仍有部分歌曲尚未發佈。

1.〈勇悍・17〉

故事揭開序幕,1986年4月25日切爾諾貝爾核爆,因為末日當前,因為年少輕狂,17歲的董折與浦銘心愛得義無反顧,掏盡身上的錢去酒店開房。此歌由男方唱出甜蜜青澀、乾柴烈火的初戀心情:「回想起那天 抱着你 手太濕 / 彷似緊張到懶理腳踏何地 / 回想於旅館 愛定你 的那刻 / 知你彷彿姓李姓戴或性起」。

2. 〈我們的基因〉

輪到浦銘心唱出她對未來充滿盼望的初戀心情,「早一點擺脫密雲 早一天變大人 / 終於可以換來權利挑選親人 / 當然要與你結婚」。故事後來會發展到女方未婚先孕,男方患上躁鬱症,二人經歷柴米油鹽的日常後分開,再回望這愛情的起點,令人更覺唏噓。

3. 〈廢話〉

1998年,董折與浦銘心離婚前的一場吵架。部分歌詞有如沒意思的字串,表達「喧嘩勝過靜悄嗎 / 無言更害怕」的狀態。時長17:32的MV,有二人街霸式互毆,相愛相殺的畫面。當兩個人意見分歧時,究竟是冷言冷語冷暴力,還是大吵大鬧大打出手更為傷人?

4.〈一個女人和浴室〉

浦銘心在34歲那年的獨白,她與董折離婚了,子女送往寄宿了。她自由,卻又孤單。 在她心目中,「再單身 / 不外就是生活雜務再不一齊」,「交出鑽戒 / 讓我贖回我的一世」。

5.〈(一個男人) 一個女人和浴室〉

38歲的浦銘心認識了藍定凌(古天樂飾),一個認為「婚姻不外就是苦極悶極也都一齊」的男人。此曲是二人婚後的故事,他深愛妻子,即使懷疑她出軌仍選擇隱忍包容,只要她懂得回家。維繫一段婚姻,靠的從來不止是轟烈的愛情,還有習慣和責任。

6. 〈人妻的偽術〉

女方淡然唱出她為了維繫婚姻,而演好人妻角色的心情。「壓抑了個性來奉獻 誰亦要去演 / 為了相處愉快演好我的每一天 / 若有需要做好彼此角色理應親善 / 理所當然如毅行慈善」。其實何止人妻,我們每個人每一天,不就在不同崗位上演繹著不同角色嗎?重點不在於快樂與否,而是甘願與否。

7. 〈偷情的禮儀〉

愛情並不總是浪漫甜蜜,〈偷情的禮儀〉是浦銘心背夫偷情的自白:「壞事做了 / 但避忌些也是種尊重」,「 欺騙 就像待客 / 是藝術一種」,「浪漫是 彼此欺哄」,詞人寫得殘酷而現實,也讓我想起從前有位名人頗明目張膽地出軌,並豪言偷食不是問題,只要給妻子足夠的金錢和面子。

8. 〈字典與聖經〉

董折離婚後遇上生命中第二個女人戴慈欣(林嘉欣飾),她曾於〈暴烈 · 34〉MV中以女警身分出現。前者暴躁,後者淡然,此歌以文字和宗教去比喻他們的愛情。久沒出碟唱歌的林嘉欣,歌聲甜美依然,MV也拍得很有意境。不過他們唱得越甜,想到浦銘心時我就覺得越酸。

9. 〈合唱歌〉

十年過去,浦銘心與董折在舊生聚會中重遇了,對過去釋懷了,歌曲表達二人「願再生一起」、「原來還是你」的心情。MV開始是男方的一句「好耐無見,幾好嗎?」,女方笑答一句「幾好呀。」讓人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長達8分幾鐘的流行曲實在少見,謝安琪形容這是電影裡的一個長鏡頭。

10. 〈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

年過半百的董折孤身去到切爾諾貝爾圓夢,一方面呼應兩位主角在核爆之日展開的序章,另方面,歌詞中提到課室、教堂、戲院、議會的崩壞,比喻教育、宗教、文化、政治之將亡,「如若有天 這城又見 白灰飛 鋪千里 / 旁人在四竄 我們留在這地 / 存亡若有命 洪爐熔掉 不必刻意避 / 情願抱著你 同享這毒氣 誰又希罕有生機」是詞人給留在這城的人的寄語,在他眼中,即使「前行和後退 也沒慈悲」,但「繼續愛 也是某種傳奇」傳奇」

11. 〈盡處〉

挑戰完8分幾鐘的〈合唱歌〉後,〈盡處〉只有短短的1分幾鐘,予人意猶未盡的感覺。董折走到生命盡頭,於2021年7月29日晚上11:59在切爾諾貝爾離世,並捐出眼角膜給女兒董浦。「世界在無窮盡處有中央 / 我在這裡」,天下之大,我們想要的歸處或者從來只是某人之所在。

12. 〈忐忑〉

故事結尾是這首1分幾鐘的清唱歌曲。女方上一句唱著「終於拋開了」,下一句卻是「然而尚會嘆息 / 假使拋不了」。MV開始是機場廣播的聲音,原來浦銘心那天已到了登機閘口,但因為賭氣,因為膽怯,而沒有登上那航班。不再年少,不再輕狂,她與董折從此別過。放下,放不下,都不再重要。
更多相關文章 SesameBeans.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過氣編輯|業餘公關|正職生活|www.SesameBeans.com
本文發佈於
記憶,是遺忘的開始。 許多看似芝蔴綠豆的小事, 可能都是值得記下來的人、物、地、情。 www.sesamebeans.com


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