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VMIN】素人自拍04(Pornhuber AU,R18)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未滿18歲或不清楚RPS定義者,請盡速離開
04首爾
為了頻道行銷,不少Pornhuber都會擷取不那麼「真槍實彈」的片段──當然也是有人直接滿幕肉色的啦──放到社群平台上作廣告,經營自己的帳號。基於好奇、性致,又或者只是成年人的隨手一點,確實有不少人在其他平台接觸到色情影片演員。
不過,用戶burgerwang1101從來沒想過,他會因為搜尋「美味蟹堡」的標籤而看到這部影片。
「老師說」似乎是這次首爾行的核心遊戲。
沒有觀眾知道這兩人是怎麼玩起來的?他們也沒有分毫解釋的意思。繼之前的「高中情侶」,又或者是更久遠的「出軌小三」,以及最早的「乖寶寶」設定,他們再次沉浸在只有自己明白的角色扮演遊戲裡,玩得不亦樂乎。
「老師說、你去結帳。」
「老師說、你幫我拿一下漢堡。」
兩人端著餐盤坐下後,Jimin細心地將鏡頭放在桌面,然後和Tae說:「把飲料放過去一點,會擋到畫面。」
Tae笑笑的,沒有動作。
Jimin則唉呦了一聲,補上正確的指令:「老師說、請你把飲料給我放過去一點。」
他一手插下吸管,這才將杯子挪至一旁,調侃道:「老師怎麼那麼兇?」
「閉嘴、吃你的漢堡。」
他們後續拌嘴式的討論了「沒有說『老師說』的話是否不用遵守」、「那沒有『老師說』應該就不能執行才對吧」、「所以你不能吃漢堡」之類的,既無意義又沒結論的話題。
快吃完的時候,Tae拿起了桌面上的GoPro,特寫在Jimin的臉上。
不顧對方「怎麼了?」的疑問,伴隨著笑聲,Tae將剛剛吃蟹堡時沾到手中的白醬,捏在他的下巴上──閃是閃過了,但大掌一轉,還是成功將醬汁塗在被攝者的嘴角。
「金泰逼──」
悲憤之下的吶喊,大概因為涉及本名的關係,添加上巨大的消音音效後,被殘忍的剪去。
弘大是不少情侶的約會盛選。
在說是美式,實則有點美日式綜合風味的快餐店吃完午餐後,他們持著攝影機,到其他地方晃晃:在Line旗艦店大樓拍了照,附近商店買了衣服,又在另一間咖啡店停留。
途經眾多街頭塗鴉時,Jimin差點拉不走Tae,最後還是出動了金句:「老師說,我們去那邊聽聽小廣場在唱什麼」,才終於將對方從五顏六色的噴漆世界中抽離。
雖然晚上才會真正熱鬧起來,但鄰近傍晚,也有些人已經出動,拉著行動喇叭,便在街頭表演。
此處尚未圍出人牆,他們在人潮邊緣,找了個相對人少的地方站著,悠閒地觀望中心的表演者。
夕陽時分,對方唱著女團的抒情歌。在男性聲音的演繹下,別有一番風味。
Jimin啜了一口外帶飲料,勾住Tae的手臂。他們靜靜聆聽那人唱歌,直到人越來越多,看不到對方為止。
臨走前,Jimin發出願望:「我也想聽你唱歌。」
「嗯。」
這回不用「老師說」,Tae便應承了下來。
他輕輕哼了一小段,正是剛才街頭藝人唱的曲子。
低沉的嗓音,大概佔半的空氣音,好像震動的大提琴弦,在共鳴腔中迴響。
影片至此,都是些平和、閒適、充滿粉紅泡泡的內容。
當「一九九五的日月」把這些片段作為預告,發到推特上時,下排立刻有追蹤者留言:「幹他!!!!!!!」
「我想像那是我的子孫射在Jimin的嘴上。」
「你們會在弘大表演做愛嗎?」
「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同性戀去死。」
「無聊。」
「Jimin看起來好小,感覺Tae可以貫穿他。」
「你們有在店裡做愛嗎?」
「沒有肉看個屁,浪費時間。」
「老師說、拜託在廁所做一次。」
推特的留言看起來如此肉慾、混亂、不堪入目,以至於Pronhub的留言板像溫馨的心靈小語交流區。
「太好了、是我最喜歡的旅遊頻道!」
「哇喔,那個醬汁在Jimin的臉上看起來真不錯……我是說看起來很好吃。有人知道是哪間店嗎?」
有人在底下求翻譯,也有人用彆腳的韓文留言:「哪首歌那個街頭藝人唱了?」
有人說:「我永遠愛你們,希望你們一直在一起,並繼續拍片給我們看。」
也有人說:「這遊戲真是太浪漫了,你們是我最喜歡的情侶。」
「老師說」的遊戲,直到他們回下榻處都還沒結束。
旅館公共設施方面,比起放鬆宜人的SPA,游泳池到晚間便少了人潮。
用老師說彼此推拖了一番,最後由Jimin握著GoPro,進入泳池拍攝。沒有穩定器,畫面晃啊晃的,在水平面上載浮載沉。等進入水中,便故意跟在Tae身後,從腳尖、腳掌、小腿肚、大腿、根部,拍攝游著蛙式緩慢前進的他。
立在水道起點休息時,攝影機則被藏在手心,從水底拍攝。水面上正常如斯地聊天,水下則曖昧地貼近,像是另一雙眼睛,專心注視著Tae的下體。
幾個來回,這裡的人更少了,房客們陸續回去休息──遊完泳不直接回房盥洗,反而留在公用淋浴間洗澡的人,就更少了。
他們便占了這個便宜,更進一步,偷偷將GoPro帶進去。
「老師說、你去檢查這裡有沒有人。」
「老師說、反彈!」
「欸?TaeTae,不是這樣玩的吧?」
攝影機掛在淋浴間的置物架上,他們趁四下無人,抱著、笑鬧著、又作賊心虛的擠進同一扇門,再慌慌張張地把門鎖上。
「好想在游泳池試一次。」
「那得包場啊……」
沒有寬裕的場地,他們只能身體與身體碰撞,在狹小的環境擁抱。
泳褲勒緊了下體,幾經撫摸便脹痛得難受。為了遮掩聲音,帶著一點自欺欺人的心理,Jimin將蓮蓬頭打開。熱水灑下,煙霧上騰,讓這本來就小的淋浴間,顯得格外缺乏空間。
可是想要緊緊相連的他們並不在意。
接吻、愛撫。
擠了沐浴乳的手,在另一人的身子上塗抹。濕潤、滑溜,但又像吸盤一樣相黏,手掌與肌膚相吸。泡泡搓起,又被熱水沖去,沐浴乳的香氛與體味帶著熱氣蒸發。
鏡頭是上往下的取景,偷窺般的視角。其實只拍得見他們被水打濕的頭髮,詳細的撫摸與舌頭交纏是不清楚的。但看得到他們在接吻時,情慾湧動,而交疊在一起的身體,還有勾在一塊兒的腿。
分開時,Tae伸長手,把GoPro撈下來,以第一人稱對準靠在淋浴室牆壁的Jimin。
明明已經被拍過很多次裸體,但穿著泳裝被撫摸時,勃發的形狀被泳褲勾勒得格外明顯,他便有些羞澀的用手擋住胯下。
「你摸摸自己吧,我來拍。」
「不一起嗎?」Jimin像是撒嬌,又像是請求,更是幾分邀請。
看到這段的觀眾,幾乎在螢幕前脫口而出:一起啊!
但Tae左右晃動鏡頭代替搖頭,並再次搬出今天的遊戲指令:「老師說:『Jimin摸給大家看吧。』」
原先用以遮住勃起的手,改為上下撫摸。小手罩住那處,手指岔開,壓在明顯地下凹處,把陰莖的形狀更明顯地勾勒給Tae──或者說是鏡頭前的觀眾──檢視。
頂起跨下,肩胛靠在牆,重心向後,微微弓起身子和腳,Jimin扭動著腰,緩慢且色情地撫摸自己:一隻手照顧下身,另一隻手則捏住自己的乳頭。
他不敢發出聲音,所以咬住下唇。能看見門牙的一個小缺角,顯得無害又單純。Jimin低著頭喘氣,到抬眼的瞬間,目光恰好被攝影機捕捉到。
那一瞬間再誘惑不過,從頭到腳,就連氣氛都洋溢著「來碰我啊」。他純淨地在慾望裡擺盪,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對他為所欲為。
可是看見這一幕,掌鏡的Tae卻是笑了出來,還不小心笑彎了腰。
「你幹嘛啊!」Jimin立刻收了調情的姿態,又氣又惱地踹了他一腳。
並乾脆搶過他手裡的相機,下指令到:「我不管,換你了。」
Tae對著鏡頭模仿Jimin剛剛的表情──雕塑般的臉龐,挑起眉,幾分英氣幾分帥氣,貝齒咬住下唇,然後緩緩鬆開──不可言說的令人心動。
影片收錄到細微、不大明顯,但確實存在著的,Jimin吞口水的聲音。
Tae聽話地開始自慰。
「不會太緊嗎?」Jimin將鏡頭特寫在Tae的跨下。
幾經撫摸後,雖然大掌罩住,但底下的勃發隱隱可見。陰莖翹起,但又被勒住,幾乎要衝出彈性的布料。
「你來脫啊。」
Jimin把鏡頭舉在眼前,向前伸出手。觀眾幾乎是以第一人稱視角,感受自己把手(雖然小了一些)放在Tae的泳褲上緣。向下拉的時候,動作特別慢,畫面只來得及捕捉到一些陰毛,然後便戛然而止。
Tae低著嗓音,拍拍他的頭,重新說了一次:「老師說、幫我脫泳褲。」
「如果我說不要呢?」說是這樣說,Jimin這回卻順從地將褲子拉下。
男性的性器便直直撞進視野。
前後擼動的時候,龜頭前端自包皮覆蓋處來回,慢慢地充血脹大。先前動作還有些粗魯,在徹底硬起來後,倒是放緩了些。
Tae握住陰莖,眼睛直視著鏡頭──或者說攝影機背後的人。
「唰啦唰啦唰啦──」
水聲大起。
Jimin故意將蓮蓬頭對準Tae,將熱水灑在他身上。
水自上而下,淋濕了他滿身。頭髮也濕漉漉地貼在臉上,但即使水珠滑過,眼睛依然眨也不眨,繼續盯著同個方向瞧。好像在雨林裡埋伏的野獸。
不曉得有多少觀眾被這一幕看到高潮?作為被盯上的人,Jimin心動是有,但沒那麼輕易放過他。
他說:「老師問你:『你想要嗎?』」
想要什麼?
此時此刻還能想要什麼?
Tae嗯了一聲,在鏡頭前點了點頭。
攝影機轉移了陣地,轉由Tae執掌。
Jimin蹲下來替他含住之前的要求是:「老師說:不可以射在嘴巴裡面喔。我想要拍TaeTae把東西射在我臉上的畫面。」
平常留言區都說Tae是個很怪的男友,但此時此刻,大家才醒悟:這兩人能交往至今,大概是因為一樣怪吧?正常人怎麼會提出這種要求呢?
但不知為何,由Jimin提出,又好像滿理所當然的。
他們就是那麼喜歡彼此。
本來就硬著,被小嘴包裹的時候,Tae沒忍住,發出一聲呻吟。
因為是他掌鏡,那種爽到顫抖的聲音,被鉅細靡遺地收錄進影片中。
說是不允許他射在嘴裡,可是在幾個來回後,Tae捧著他的臉,讓他放開時──Jimin卻故意抬眼,朝攝影機調皮一眨,然後雙手環住Tae的臀部,緊緊抱住,大有誓言不鬆口的架式。
「別鬧、我快……啊啊。」
因為不想讓Tae退出,Jimin故意整根含住,並調整自己的姿勢,讓他深入自己的喉舌,再使勁吸吮,如同要勾走Tae的魂魄。
沒有男人可以在這種狀況堅持住。
Tae也只是勉強止住自己射精的慾望一會兒,終究還是全交代在Jimin的嘴裡。
Jimin滿足的站起,吞下精液後,還故意明目張膽地舔掉嘴角溢出的部分。
他嘴上說著「好啦好啦」,安慰明明剛高潮,卻又備受委屈的Tae,抱住他拍拍。但又挑釁道:「怎麼辦?Tae輸了,應該要有懲罰吧?」
「你耍賴!」
「反正我贏了。」Jimin繼續施展拍拍抱抱撒嬌大法。
但Tae氣得不想理他。
而且又不想承認自己很享受這個擁抱。
GoPro被丟進衣物袋,兩人假裝無事發生地、躡手躡腳地溜回房間。
影片到最後都沒有交代「懲罰」是什麼?
即使Tae不斷詢問,Jimin也只是說:「明天到了告訴你。」
「你先說,不然我不做。」
「欸──」他幼稚起來還是無人能敵的。
只見Jimin橫躺在蓋好棉被的Tae身上,說到:「到了就跟你講啦,只是讓你做一件事而已,沒什麼。」
「你耍賴。」Tae還是非常在意這點。
但這人笑嘻嘻地帶過:「對對對、我耍賴,所以我去收攝影機啦。」
TBC.
135會員
357內容數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斷更作者。一個愛說垃圾話,寫文特別慢,CP跟愛好非常雜,工作幹爆多的傢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