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我隔壁的體育系黝黑同學 4 單車、走光、敲門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以下文章內容含有18禁成人情節,如您未滿18歲,請勿繼續閱讀。
對話框示意:「王杰睿:那個體育系同學」,『林鉑允:我』,〔小義:前室友〕

可能是開學才第二周,教室的同學都離開的很快。我們走出教室時,只剩兩個女同學在第一排問助教問題。王杰睿把背包壓在屌前面,走路走的有點卡卡的。
『幹嘛壓? 你以為壓了就會消掉嗎哈哈哈』抓機會偷偷嘲笑他,他走路好彆扭
「走廊很多人阿靠杯喔,這樣很像變態,我今天沒穿內褲」我知道阿嘿嘿嘿
『沒穿內褲?』裝一下,看他怎麼回答
「對阿,打球比較舒服,流汗卡卡的又悶,蛋蛋要透氣」公三小,你講話好開放
『你們打籃球都這樣? 好噁心哈哈』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平常都不穿內褲
「看人啦,如果那天一定會大爆汗,我又沒有要換衣服,就乾脆不穿」說著說著你從背包拿出水來喝
「你打排球不會這樣?」咦,你有在看我穿的衣服耶
『排球褲太短,我怕屌太大會掉出來』嘿嘿嘿,激你說你屌大
「嗤」
就這樣??? 嗤????? 幹
進廁所之後,你把背包從褲檔前甩到背上,下面還是很凸,而且我一點都不避諱的看著你那包,反正剛剛在聊屌,不尷尬。廁所只有我們。
但我耍小心機,我讓你先去小便斗,自己在洗手台假裝洗一下手,這樣等一下走過去,你已經把屌掏出來了,剛好可以偷瞄大屌。
你站的離小便斗十多公分遠,但我知道你只是不拘小節,不是在誘惑我。你絲毫不遮掩,掏出屌之後也沒有貼上小便斗,就這樣佇在那邊。
這是什麼誘人的場景阿,一個穿亮黃色球衣球褲的籃球隊黝黑體育生,寬寬的肩膀上背著背包。腳站的開開的掏出一根硬屌站在那邊,廁所霧玻璃窗映照進來的光線,讓你的側臉看起來好立體。我好像不該先來洗手的,我等一下掏出來也勃起是要怎麼解釋...
你站在那邊有夠久,我都走到小便斗前,你還聞風不動,我略帶困惑的看著你,順便掃射你的屌
「阿你是在冥想?」我一邊往其他話題打轉,一邊掏出我的屌
『不是,幹,陳伯伯來,硬到尿不出來』你上下甩了甩屌,語氣略帶無奈的說
你上下甩了甩屌。
你上下甩了甩屌。
去你的,我剛剛用念力叫我的小弟弟不要充血,直接失敗。
我害羞到直接不敢再瞄過去,面紅耳赤的硬著屌尿我的。你也沒有特別說什麼,就是佇在那邊過了十幾秒,我才開始聽到水柱射在陶瓷上的清脆聲,你尿尿好會射...
我囫圇吞棗的尿一尿隨便抖一抖收起來,走到洗手台看鏡子,我臉微紅,希望剛剛臉紅的程度也是這樣。這樣你的沉默應該只是男生尿尿的正常反應,那還好
(男生都知道我在說什麼,小便的閒聊真的很尷尬,大部分時候都是在沉默中開始和結束...)

我們簡單道別後就分開走了,我半小時後有晚餐約,這時候回家不太順路。五點多的校園人有夠多,我走了十分鐘好不容易走到小義的宿舍那塊,找不到腳踏車,用賴打給小義
『欸,你剛剛怎麼沒來』電話裡鍵盤聲此起彼落,我就知道
〔外面很熱啊,阿你有沒有幫我填〕
『白癡喔,你第一堂第二堂都沒簽到,這個老師不會讓你修了,我沒有填你』
〔幹,我還差6學份啦,你真的沒寫我?〕
『真的阿,你自己吃自己,沒簽到我又幫不了你,靠杯』
『欸我車停哪裡啊』
這是我和小義大一的默契,我常常記不得自己車停哪裡,然後忘記就打給小義,他永遠都記得。就連現在沒有一起住學校了也是。
但現在還記得是因為他前天跟我借腳踏車,然後還沒還我,白癡喔
〔停你屁眼裡啦,幹我這樣學分不夠啦〕
『幹你嗎? 好』大家不要想太多(對,我在跟在看文章的你講話),就是朋友在聊天而已,不是色色哈哈哈
〔你看第二個花圃進去第一排後面,我籃子裡有放一瓶茶裏王〕
『還要我幫你丟垃圾??』
〔爽啦掰〕

『1-0-6-9,丟屁茶裏王喔』我邊碎碎念邊解開車鎖。對,我的腳踏車密碼鎖真的是1069。我和小義大一基本上共用一台車,舊密碼原本是小義的前女友生日,他失戀之後大哭特哭要我把密碼換掉,我跟他說好阿那1069,他也沒有問這是什麼意思,你看他有多異。
(來問眾讀者,這裡有可能有人不知道1069嗎,我真的很好奇哈哈哈,不知道1069,或不知道ID是什麼的,留言一下)
這時候賴通知響了一聲,杰睿傳了一則貼圖。
我狐疑地打開,他傳了一個蛋黃哥的〔嗨~〕貼圖
不確定要回傳什麼,我也回傳一個蛋黃哥的〔嗨~〕,馬上被已讀
應該只是加賴打招呼確定有收到吧,我沒什麼想法,關掉手機騎車去吃飯。


過了一個周末,星期一的晚上,我坐在書桌前讀系上明天的小考,只穿內褲翹腳坐在電腦椅上轉筆,一手抓屌。
我喜歡在讀書的時候放咖啡廳的音樂,把房間大燈關掉,檯燈和床邊燈還有角落的燈打開,很有悠閒讀書的氣氛,好處是不用花咖啡錢,還可以只穿內褲趴趴走
這時候賴響了,我丟下筆抓起手機
Jerry Wang:「你住幾樓幾房阿?」
蛤? 你幹嘛?
你在演連續劇嗎?上禮拜其實你是因為我才硬成那樣,你現在想要跟我坦承你也發現我有硬而且臉紅,你忍不住愛上我了,想要約我出去玩三天兩夜,你其實上課的時候一直想撲我身上亂親我...
林鉑允:『7樓05房,幹嘛?』
我硬了,這樣為什麼會硬? 我到底在幹嘛?
上禮拜四杰睿上下甩動他的屌,畫面記憶猶新。
他的屌是筆直的,九十度和大腿切出一個直角,顏色和他的膚色差不多。脹大的龜頭有一半的包皮蓋在上面,一跳一跳的,在他上下甩動的時候包皮快速的向後退。杰睿沒有割包皮,退下包皮前後的尺寸變化更是可觀。目測18左右,屌上青筋真的和手臂上的差不多。他的陰毛和腹毛一樣濃密,看起來有稍微修過,是薄薄的濃密的一大片陰毛, 龜頭在包皮完全褪去後,油亮的好欠咬...
這時候賴通知又響了
Jerry Wang:「我練完球 借朋友家上廁所」
Jerry Wang:「在你這棟」
Jerry Wang:「我去找你喔?」
啥? 你在我這棟? 這麼突然??

然後敲門聲就響了
「鉑允...?」門外你的口氣略帶遲疑

怎麼辦? 我要不要套上衣和褲子? 這樣會不會看起來很扭捏? 這是我家耶? 但我剛剛才在回想你的屌,前列腺液已經蠢蠢欲動了,等一下和你講話講到一半內褲濕一塊怎麼辦? 你會不會覺得我房間太亂? 我在放音樂會不會太做作? 這樣你第一印象會不會不太好? 我要不要把地上剛剛回家丟的襪子撿起來? 我要開大燈嗎? 我房間有看的出來是gay的東西嗎? 我有把飛機杯收起來嗎?
Jerry Wang「你有打錯嗎? 7樓05」
Jerry Wang「還是你不在家?」
救命。我好緊張

【林鉑允的私下紀錄】

王杰睿進我房間這段,算是我記憶裡最鮮明的第一次接觸,畢竟是在我自己房間裡...
4.0K會員
147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