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心靈脆弱的人才信動物溝通嗎?

2021/01/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走失溝通走向開闊

開始實習沒多久,我就接到一封緊急求救信。人說狗狗走失好幾天了,想請我幫忙找找。第一次接到走失案件,我的心情是相當忐忑的。除了對自己的溝通能力尚有質疑以外,也對動物溝通的應用範圍感到困惑。
果不其然,在確定我們正在和要尋找的狗狗連上線以後,我們立刻遇上相當的困難。心急如焚的人,自然恨不得狗狗能透過溝通師直接說清楚講明白,不能給出地理座標也給個地址出來,至少起碼附近的地標找也要找出來。但先不論狗狗的空間感如何與人不同,光是視線高度,狗狗能看見的就是一堆人類膝蓋、車身、建築物門口、以及樹叢,加上天色昏暗,看來看去,能給我的最清楚的「地標」,就是建地工人帶的黃色安全帽。那是唯一的線索。
溝通結束後兩三天,人主動回報說確實在一處很像工地的地方附近找到狗狗了。不過只有身體,狗狗早沒了呼吸。獸醫判定,死亡時間應是在溝通之前。這樣的結果對當時的我來說,除了錯愕到不行,也讓我恐慌到爆炸。
生命循環不息
那場溝通發生什麼事了呢?我左思右想,後來才終於理解問題出在哪裡。
那時候剛接觸溝通的我,對貓狗的生命觀一點概念都沒有,也沒有人教我。基於我自己對死亡的害怕,溝通過程中我刻意迴避了「死」這個字。我問狗狗,「你還有生命嗎?」這看似沒有問題的問法,卻大錯特錯。對於明白生命循環不息的狗狗來說,『當然有』,是完全正確的回答。而這個對狗狗來說一點問題也沒有的正解,對人來說卻完全是場大誤會。
但還好老天眷顧,我遇到一位講理的案主。當事人告訴我,雖然他也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但基於溝通過程當中種種明確的細節驗證,他非常信任我的溝通。並且,他也非常感謝有這個契機,讓他有機會跟狗狗說上話。雖然那場溝通沒能幫助他順利找回活潑的狗狗,但至少,我們以另一種形式,和狗狗有了最後的道別。我也很意外地,不只收穫了完全不同的生命觀,也收穫了從來沒想過的溝通能力。

離世溝通帶來完整

走失案件結束沒多久,黑豆的主人也捎來緊急溝通的需求,說,黑豆猝死。難過的人不是只有黑豆的家人而已。對於與黑豆有過靈魂碰觸的我而言,那消息一樣讓我心痛。再三思量以後,我決定嘗試與黑豆連線。結果跟黑豆的連線很讓人意外。
由於死亡來得太突然,黑豆一點病痛也沒有、超級自然地順著呼吸離開了身體。但也因為那過程實在太順暢,所以黑豆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身體了。黑豆只覺得奇怪,明明他一直待在家人身邊,為什麼家人還抱著一個身體,喊著他的名字哭。而在問到黑豆有沒有心願未完成的時候,黑豆認認真真地給了我一個非常惋惜的心情,說:「我少吃一塊肉...」。我才明白原來死亡是可以很詼諧的,從此深深改變我對死亡的害怕。而黑豆的家人,也在瞬間,破涕為笑,停止了愧疚的淚水。
學著擁抱自己的各種情緒以後,我才得以轉身,長出力量支持自己,逐步走向完整。
親身感受到離世溝通帶來的轉變,接下來的幾年,我都開著離世溝通這扇門,為小天使和走不出難過的人服務。盡可能協助兩方解開最後的結,讓兩方得以回到各自的生命軌跡上,繼續前進。一直到最後,親身經驗到有心人開始濫用這扇門,同時了解到長時間的開啟嚴重影響我的私生活以後,我終於開始思量關上門的必須。
促使我關上門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我家貓咪告訴我的那句話:『人該學著傷心』。即便再怎麼抗拒,隨著每一場個案經驗及私人生活的轉變,我都不得不承認並且接受這句話的涵義。確實,在拒絕經驗所謂「負面情緒」的同時,就是不允許自己呈現任何自己不喜歡的面相。這樣的自我否認,最終只會養成一個扭曲的、低自尊且低自我價值的存在。而在學著擁抱自己的各種情緒以後,我才真正得以轉身,從不斷向他人索取認同與安全感的慣性中,長出力量支持自己,並逐步走向完整。並且因此感到自信,而非可憐。

是脆弱還是勇氣?

在這幾年的練習中,不難聽到眾人對動物溝通的種種懷疑與輕蔑。其中最普遍的一句,大約是『只有心靈脆弱的人才信動物溝通』。那種輕蔑,大約與『只有無腦的人才迷信』是一樣的程度吧。
當然,人在最脆弱無助的時候,最容易求神問卜。在遇上與毛寶貝有關、卻讓人束手無策的難題時,人大概最容易找上溝通師。那樣的求助,在外人看來只有滿滿的脆弱,於當事人而言,卻是最後的奮力一搏。那種明知自己身在無助的低潮中、卻無論如何都要嘗試的勇氣與動能,是非常少人能看見並且願意支持的。
雖然我還並不完全相信動物溝通,但我發現我現在會願意多考慮一點他們的感受,試試看站在他們的立場想。
從溝通師的角度看來,那些在最後一刻找上門的意願,於動物們的立場而言,都是無比珍貴的嘗試。許多在找溝通師前仍然半信半疑的人,在溝通結束後,都能有相當的轉變。不盡然是從此完全信任動物溝通。但總會有人告訴我,「那些話真的很像是我家孩子會說的,很像他的語氣。雖然我還並不完全相信動物溝通,但我發現我現在會願意多考慮一點他們的感受,試試看站在他們的立場想。」這種由心而發的轉變,才是溝通過程中最美的結果。
只有願意開放心胸嘗試未知的勇氣,才能帶來轉變的機會。
所以,與其說「只有心靈脆弱的人才信動物溝通」,我倒認為是「只有有勇氣的人才願意嘗試動物溝通」。比起將自己關在象牙塔直接否定任何討論機會的狹隘,只有願意開放心胸嘗試未知的勇氣,才能帶來轉變的機會。
👉🏻Podcast EP5:走味的走失溝通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旅行有兩種意義,一是空間上的移動,二是內在情感、念頭的流轉。學習動物溝通的那一刻起,我便在動物們的陪伴之下開展、新生。從都市內的寵物溝通逐漸走向以非馴化的物種為主的動物溝通,這系列的溝通故事搜羅了我走訪各地與蜘蛛、喇牙、銀合歡、山羌、藍腹鷴、海豚、氂牛、大象、馬、犀牛的互動紀錄。來參與我的轉變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