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場說書的】- EP13 - 我到底回家了沒?的「全面啟動」
老鳳
老鳳

【停車場說書的】- EP13 - 我到底回家了沒?的「全面啟動」

老鳳
2021-02-18|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看到這個圖騰你會不會怕「我到底回家了沒」

Podcast EP13 - 我到底回家了沒?的「全面啟動」

天能之前的時間設計大戲


本次來到停車場說書的是2010年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所執導的Inception(全面啟動)。在當時的時間點,這部片開創了夢境玩法的全新體驗,我們可以說也許在全新的idea上不算是完全的開創先例,但至少這部片推出之後,讓之後同類型的影片有著一個一定不能閃避的標竿。甚至我們在2020的TENET(天能)之中,還是習慣代入與之比較。雖然天能開創了「時間」玩味的全新視野,但是對於「主角劇情推進工具人」的色彩之下相對濃烈之下,我們完全忘記主角之於天能本質而言,有什麼不可取代的要素。
好的作品即是如此,要是褪下主角之後,整部片將不會是你認知的那部片。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飾演的Cobb(柯伯)即是如此。隨著他的人設而逐漸墜入真相的我們,不知不覺對於「夢境是否是真實」這件事情有了極大的錯覺。而反觀天能,我們只知道最終整個時間逆行的戰術設計完美包了一個圓,但走到最深處,沒辦法挖掘出更為深入的底氣。這也是我認為「全面啟動」比「天能」更為優秀之處。
猶如村上春樹所說的:
「要寫更重的作品,得要讓自己的靈魂潛得更深。」
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第七回 從頭到尾是個人的體力行為
小說家的基本工作是說故事。所謂說故事,換句話說,是要自己下降到意識的深層去。下降到心的黑暗底部去。如果想要說越大的故事,作家就必須下降到越深的地方去。就像如果想建造月大的建築物,基礎的地下部分就要挖得更深一樣。此外如果想說越周密的故事的話,那地下的黑暗就會變得越重越厚。
回到全面啟動

不講武德地用兩場戲丟入設定,讓「體感」說話


回到全面啟動的故事結構。若熟悉頂尖對決、記憶拼圖的人應該清楚諾蘭總是擅長也著迷在這種「非線性敘述」。開頭的兩場戲都是由柯伯以及齊騰Saito(Ken Watanabe飾演)這兩人在餐桌上的對談所開端。前與後都是在夢境之中,但是完全不一樣的夢境結構。前一場戲是從齊騰委託『瓦解費氏能源集團』的任務之中,歷經三層夢境,最後在混沌層(limbo)當中,柯伯終於尋回齊騰,這一晃讓齊騰也是在混沌層多待了幾十年。
而後一場戲,一樣在飯桌上,對象相反的。由康博工業委託柯伯前來齊騰的夢境之中尋找相關商業機密的資訊。而對齊騰而言,柯伯的手法刁鑽又充滿激進得到了他的賞識。兩人搭上線,齊騰開價用柯伯可以回美國的自由來換取自己希望能瓦解死對頭「費氏能源集團」。
前面這兩場戲就像是給觀眾三溫暖一樣,基本上就是讓觀眾透過「體感」去記憶諾蘭丟出來的設定。包括夢境結構、潛意識、造夢者、投射人物、夢中夢、inception(植入意念)、如何kick(衝擊)、如何辨識夢境細節與物件、夢境如何崩塌。可以說這兩場戲就是不講武德地讓觀影者們強行吸收這些東西,然而這兩場戲也是一場任務開頭與結束的對稱,只是在首刷的觀眾面前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等到電影進入尾段還有印象的人才會憶起前兩場戲的重要性。
談談「夢境結構」設定

夢境設定


另外一個要觀眾強行吸收的就是夢境的遊戲規則。這與我們一般觀念的作夢環境不一樣。無論作夢者是誰(在Inception之中沒有限定主作夢者、共享夢境的人究竟會用怎麼樣的比例去帶進投射人物),作夢的這一方會提供潛意識進入夢境,具像的外觀就是所謂的「投射人物」,而最為知名也重要的投射人物就是在柯伯進入齊騰夢境之中最早出現的女角「茉兒(Mal) (Marion Cotillard飾演)」。投射人物之於Inception的重要性有可能超乎一般首刷觀影者。原因是它能攜帶出強悍的潛意識的防衛因子,藉由投射人物也可以沉入最深的潛意識之中理解人的思考本質。
而進入的夢境環境可以由「造夢者」本身決定,這一點就是比較超乎尋常人對於作夢的理解。造夢者利用生活中的細節搭載出柯伯團隊所需要的迷宮,有了這些「已知」資訊時,柯伯團隊就可以藉由空間以及時間上的手法去欺騙潛意識之中的投射人物或者是主要意識,無論是要拖延還有塑造一個想法,夢境的編造都是很重要的一環。故事之中柯伯應該熟稔於此道,只是自己的腦中早已關進一個大魔王NPC,他不能讓茉兒輕易地清楚瞭解所有迷宮細節,這樣一次次之中,茉兒只為了尋回自己的柯伯,就是會用各種一百種手法去破壞柯伯的計畫。
也因此「愛利艾妮(Ariadne)(Elliot Page飾演)」擔任一個很重要的中繼角色。作為中間才加入的團隊配角,愛利艾妮的視角就像是觀眾一樣。某些時候我們的確是站在愛利艾妮的視角去看事情,包括中間愛利艾妮私自地闖入柯伯的夢境才發現柯伯始終在欺騙團隊的人,藏著最嚴重的事實,那就是他本人就是一顆未爆彈。而細心的觀眾只要google一下Ariadne就會清楚這是一個有名的古希臘人物,藉由角色名來定義或者勾勒出角色的定位一直是諾蘭擅長的手法,在天能之中更使用來回文方碑之中的名稱去命名劇中許多角色名稱。
造夢者提供的夢境環境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不能全面複製現實生活的所有場景。你可以複製你喜歡的細節,譬如說某一座橋的材質或者光澤,但你不能把整座橋搬進夢境之中。柯伯會這麼提醒愛利艾妮也是因為自己跟茉兒因為去了混沌層混了太久,受了很多影響。夢境與現實不分導致了整部戲最重要的爆雷點。
另外一個你值得注意的就是Kick(衝擊),由於Inception大量使用夢中夢設定,因此每一層夢之間要穿越就是得要靠中耳平衡結構的設計,藉由重心轉移的瞬間,從當層夢境驚醒。除此之外,突然間的死亡也可以造成同樣的穿越。但是最為重要的一次任務當中,柯伯團隊之中的化學家尤瑟夫(Yusuf)(Dileep Rao飾演)使用了超強效鎮定劑。除了夢境比例結構從原本的1:12進化到了1:20。也就是五分鐘的現實世界,一般在一層尋常夢境之中會有一小時的時間。而使用這尤瑟夫超強效鎮定劑可以擴展到五分鐘對應一小時四十分鐘之多。副作用就是你萬一在夢境死亡,沒辦法跳出此層夢境,反而會跌入混沌層(limbo),而limbo的時間性未知。此limbo定義由此共享夢境的全部人曾經去過的人決定。也就是柯伯。
我到底在哪裡死的,我死了多久?

柯伯跟齊騰追尋之旅


這其實是本部中最難以解析的一段,由於limbo本質而言就是一個弔詭的設計,也是我認為比柯伯到底回家了沒之外,本部最費解的難題。也非常歡迎強大的電影停格專家幫我分析一下。我這邊說說我的看法。
柯伯跟茉兒去limbo五十幾年,搞了一堆城市等等。因此我們知道這個地點無論是在「瓦解費氏集團的任務」三層夢境之中誰死掉,應該都去limbo玩沙。我們從電影的順序可以知道,茉兒開槍把進入第三層醫院的費雪(Robert Fisher)(Cillian Murphy飾演)幹掉之後,費雪應該就是掉入limbo,然後柯伯團隊大概一行人聊了有兩分鐘這麼久決定要一起睡去進入limbo。接著在第三層把關的伊姆斯(Eames)(Tom Hardy飾演),還有丟給齊騰手榴彈,然後自己醫院周圍裝炸藥。然後齊騰還很罩地用手榴彈幹掉幾個投射人物之後自己掛點。
從結論來看,柯伯潛入limbo時間點應該跟費雪有落差,但是第三層的齊騰死掉卻是在兩人都進入limbo才死去,而齊騰後續在limbo被柯伯找到時竟然已經老了幾十歲。而且柯伯找到費雪時,費雪看起來還是小鮮肉一枚,根本沒老。就算用秒數放大來說,費雪應該也要老一些。
因此只有一種可說得通的可能,費雪跟柯伯雖然都是第三層之中遁入limbo,可能只差五分鐘,也許實際limbo夢境只差幾天或者幾十天或者幾十個小時?(最無腦就只是在乘上20倍而已,但limbo被柯伯等人形容得這麼恐怖,我覺得不是20倍這麼無聊)。因此費雪有沒有變老,都說得通。
至於齊騰呢?由於電影畫面時不時在第三層齊騰快死之前都有片段帶到齊騰在第一層以及第二層嘴巴吐血更為嚴重。因此要說明整部戲最開頭的年齡差距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第一層或者第二層的齊騰死掉的瞬間,雖然死前放大的倍率讓第三層齊騰還可以丟出手榴彈才死,但真正死因是死在前兩層,因此掉入limbo的「夢境特性」與柯伯還有費雪不同,才可以說明為啥齊騰已經老得快認不得柯伯。
因此滿有可能是死掉的瞬間我們看上去齊騰在我們面前掛掉的那一幕,是在第一層的1/400秒之前,或者第二層的1/20時間點之前,齊騰可能在車子裡掛點或者在電梯裡掛掉。透過夢的疊加性導致你最後看到的結果。
不要笑,下一幕就是直接破梗給你們,你們真的有在看嗎?

本片最重要的核心出現在尤瑟夫的地下室


好萊塢導演話說最愛使用的手法,由於我不是電影專家,沒辦法說明這個手法叫什麼名字。我姑且稱它為「尤瑟夫的地下室」好了XD。通常電影在三分之一之前,透過非主角的配角,在劇中說出最重要的一句話,讓整部戲的主題畫龍點睛。你也可以說他是「電影主題的投放廣告」,這段真的就是再次繞著最重要的主題而演的。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老鳳
老鳳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本文發佈於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