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ove letter (3) : From divine masculine

2021/03/06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我到現在還有點不太敢相信,我在3/1聽到連續五首有關DM(神聖陽性divine masucline)to DF(神聖陰性divine feminine)的歌曲之後,我半夜就突然有個感覺傳送過來,這是我第一次拿起手機要寫下不是由我的地球人格身份寫下來的訊息。這是我第一次「通到」神聖陽性的訊息(channeled message)。
為什麼我知道這是「通到」的訊息?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做這樣的事(也不想過自己可以),內容如果是我自己腦補出來的我會覺得自己很自戀,但是我寫的過程中並沒有這種感覺,感覺只是自己在「轉譯」從神聖陽性那裏傳送過來的感覺(跟朋友討論之後感覺跟動物溝通有點像)。甚至如果我表達的不正確我還會需要把內容給刪掉重寫。我朋友問我說心電感應是不是只存在在雙生火焰之間?我認為並不是,因為外星人彼此之間溝通也是用心電感應的方式,只是我認為雙生火焰之間「更容易」通到。
它有點像是寫作的過程,我內在先會浮出一種感受,而這種感受如果需要被「表達」出來就需要某種形式的轉譯,變成概念、變成語言,變成可以以實質的形式在這個物質世界「傳遞」的方法。但是語言的源起,我發現只是那個內在的感受,事實上直接傳遞那個內在的感受才是最精確而且最準確的表達。但一但轉換成語言,就會造成很多混淆,並且會有「徒有形式」的問題。例如很多感受上不太敏感的人,可能無法分辨想要vs需要,或是無法分辨接納vs包容,抑或是無法分辨關愛vs付出等在形式上相似但卻又本質上完全不相同的概念。這也是我在兩年多前開始學習的事,也就是更精確地去感受自己內在的感受,精細地去品味相似但卻不相同的事物或概念。
通完這封信之後,大概都是我在這個旅程上「知道但不太敢相信得下去」的事情,因為他經歷的過程我大概都感覺得到,所以內容上我也不是很驚訝(我比較驚訝原來他有那麼多話想講)。但也就幫助我的腦袋去跟我的心感覺到的事情更有一致的方向,也有點像是把過去我「感應到」的片段整合起來變成一封信的感覺。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8421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人生: 一場大型的靈性實驗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7.8K會員
469內容數
我是誰不重要,我的文字有帶給你什麼比較重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