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出口(French Exit):是刺蝟的優雅?還是,危險的心靈?

2021/05/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theatrical release poster, wikipedia
2013年,伍迪艾倫執導的藍色茉莉(Blue Jasmine)讓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一舉奪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茉莉原本是浮華世界裡游刃有餘的貴婦,無奈一連串變故讓她被迫走下神壇,回歸平凡,然而心有不甘的她一心想要重回名媛生活,最終只能暗自神傷。
蜜雪兒菲佛(Michelle Pfeiffer)在法式出口一片裡所飾演的法蘭西絲,同樣是上流貴婦角色,不同之處是,她的丈夫因故離世後讓她繼承大筆遺產,而她帶著唯一的兒子麥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將所有遺產揮霍殆盡。理財顧問為此也十分納悶,為何有將近七年的時間可以超前部署所有資產配置,但法蘭西絲卻什麼也不做,依然過著花錢如流水的日子,直到為她做家務的maid提醒她支票又跳票了,是否能付現金,法蘭西絲才警醒過來,再燦爛的遺產也有花完的時候。
“ My plan was to die before the money ran out, but I kept and kept not dying, and here I am”. 最怕是錢在銀行,人在天堂,而對法蘭西絲而言卻是錢已花完,人還活著。最後法蘭西絲變賣了房子,古董,珠寶字畫,帶著理財顧問換給她的歐元現鈔,坐著郵輪抵達好友借給她住的巴黎公寓。她的兒子,麥肯,從父親意外離世後就被法蘭西絲從寄宿學校帶出來,然後一路在漫無目標的狀態下長成。麥肯不敢反抗母親的所有決定,雖然與女友已訂婚但遲遲不敢告知母親。母子關係十分疏離的兩人,迫於現實的無奈始終住在同一屋簷下。
故事線在法蘭西絲抵達巴黎後開始超現實起來,或許導演想要致敬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藍色茉莉,帶著批判浮華世界的紙醉金迷奢華無度,卻也想揉雜Wes Anderson的超現實主義貼拼在對稱風格美學上。無庸置疑的是,蜜雪兒菲佛撐起了整部片所有亮點。不論是穿著皮草捍衛自己的自尊高度,或是財務狀況已陷入窘況,卻仍是要在高級餐廳搶著買單,又或者是走進高級超市裡買日常用品但要求外送到家的服務,甚至是在咖啡館喝杯咖啡也會留下豐厚小費的大方姿態以及將最後的現鈔給予不認識陌生人的從容模樣。
法蘭西絲與兒子麥肯最後的對話,表面上是波瀾不驚但卻在麥肯心裡掀起驚濤駭浪,也解答他多年的困惑不解。如果小孩是夫妻關係的最後努力,一旦努力未果,小孩該如何自處?這種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一直困擾著麥肯,也讓他從不感覺自己有存在的必要性。畢竟生在一個父母關係疏離的家庭裡,親子關係也趨於冷淡,甚至再差一步就要分崩離析。除了無憂的物質生活,心靈層面卻十分貧乏,如今物質也堪憂,沒人教過他如何生活,如何找到人生目標。為何母親想要來到巴黎,來巴黎能為人生找到什麼樣的出口?
對麥肯而言是藏在心底多年疑惑的出口,或許他的母親法蘭西絲從不知道如何當一個稱職的母親,但她終究不後悔自己的決定,生下他,養大他。對法蘭西絲來說,巴黎是她曾與丈夫擁有過美好回憶的地方,儘管物是人非,但她為自己的情緒找到一個出口,一個能安慰自己的藉口。
一曲相思情未了裡的蜜雪兒菲佛橫躺在平台上風情萬種的模樣,令人難忘,蝙蝠俠大顯神威裡,蜜雪兒菲佛所形塑的貓女,時而癲狂,時而癡狂,令人驚艷,而法式出口裡高貴冷豔的蜜雪兒菲佛讓人在觀影時不斷想起,Mark Ronson ft. Bruno Mars “Uptown Funk”裡的” This hit, that ice cold Michelle Pfeiffer, that white gold, styling while living it up in the city.”
然而,法蘭西絲最終只為觀眾留下一個,午夜,巴黎,石板路上,穿著皮草的背影,消失在生命轉彎處裡的,悵然若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8會員
189內容數
在跨文化裡學習兼容並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