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又純又慾,既善也惡

2024/02/2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可憐的東西,resource from wikipedia

可憐的東西,resource from wikipedia

有的電影看完預告片就知道整部電影的走向,有的是看完參不透卻意猶未盡,完全被引起興趣。例如Emma Stone(艾瑪史東)跟Mark Ruffalo(馬克盧法洛)在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trailer裡起舞的模樣。帶點荒誕不羈,尤其跳舞的配樂乍聽下有點哥德式暗黑,但不知不覺中,聽著聽著開始走向節慶音樂的心潮澎湃,讓人更想一探究竟。

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導演Yorgos Lanthimos曾跟女主Emma Stone合作過真寵(The Favorite)。此番再次合作,除卻編導演俱佳外,服裝設計跟電影配樂更是令人耳目一新。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的輕生孕婦Victoria重生為自己的主宰Bella。從文學角度來看這是一齣女版奧德賽(Odyssey),若是以社會學角度來端詳,那就是超現實主義芭比(Barbie)版。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無論從哪個視角來看,貝拉一角都被艾瑪史東詮釋的無懈可擊。尤其女主這趟奧德賽之旅中,給她第二生命的父親,外科醫生Godwin,由美國男演員Willem Dafoe(威廉達佛)所飾,給予重生的女主,Bella之名。Bella, beautiful, devoted to God.貝拉是他的實驗品,是他的所有物,但也只能是女兒,不能是女人。來回試探科學理性及人倫道德邊際的禁忌,演技派的威廉達佛架構出科學怪人(Frankebnstein)+鐘樓怪人的氛圍感,透過眼神聲音將控制,禁錮的情緒層層疊加,再層層卸載。是女主旅程的起點。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Godwin將嬰兒的腦移植到成熟女人的身體,所以貝拉又純又慾。然而當孩童純真的世界被Mark Ruffalo所飾演的律師鄧肯打破後,整個電影畫面由黑白轉為彩色。他帶著貝拉搭上遊輪,遇見形形色色的人,花花世界在貝拉眼前展開,成人的虛與為蛇也無處可逃。從倫敦到里斯本,從食慾到情慾,鄧肯是女主性愛的啟蒙。此前從未被Mark Ruffalo的演技給驚豔,但此番將花花公子飾演的又喪又浪,卻又被尚未完全社會化,不按牌理出牌的貝拉反制,那種懊喪感帶出的喜劇節奏,WOW。

從倫敦到里斯本,輾轉經過雅典的郵輪之旅,貝拉見識到何謂紙醉金迷,也目睹貧病交加。爾後落地巴黎與鄧肯分道揚鑣,她開始與社會產生連結,共感。貝拉覺醒的層面除感官外,也渴求知識,對真理開始思辨、對善惡開始判別。走到覺醒之旅最後一哩路,貝拉重返倫敦。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poor things, resource from imdb

維多莉亞的前世,貝拉重新審視,當第二次機會來臨時,今生的貝拉該如何面對曾經最難的磨難?人性,既善也惡,她已能分辨,已能衝破禁錮。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控,做自己人生的主人。

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又純又慾,既善也惡,真的精彩。

 

 



108會員
189內容數
在跨文化裡學習兼容並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