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電影】分裂《SPLIT》(2016)

2021/06/0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0813的舊圖
以下為2017年4月29日,到中原夜市二輪電影院看《分裂》的心得,原本記錄在臉書網誌,如今來備份整理個;盡可能保留當時的想法,還有不知道為什麼夾雜著英文的說話。
-------------------------------------------------------------------------------
雖然腦子很亂但是還是先記一下。
『誰來呼喚我的名字
為何感到突如其來的悲傷』
小KC的眼睛裡看見野獸,於是她舉起獵槍,瞄準。
長大以後的少女KC,再一次面臨野獸,真實、殘酷而且暴虐,無法穿透。
小凱文的媽媽,對三歲的他做了可怕的事。
“Say His Name
Kevin Wendell Crumb”
講出全名可以喚出原始人格這件事情讓人感到無限悲傷,
讓人想到文學少年的憂鬱裡面,
『誰來呼喚我的名字/
為何感到突如其來的悲傷』

HUNT狩獵、GAME獵物、MONSTER怪物,
KC的故事和凱文的故事雙線交織,
過去和現在的蜘蛛網結成了令人心臟疼痛的存在。
『狩獵的技巧裡面,必須要比你的獵物聰明。』小KC的爸爸說。
“You won’t get me in trouble, right?”小KC的舅舅說。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so you would know that I am not tricking you.
When I were a little kid, I used to make a lot trouble, so that I could have detention, so that I could have leave alone. ”少女KC告訴九歲的海德。

怪物出現了,他擁抱弗萊徹醫生;
這樣子的殺死的方式,溫柔而且致命,不得不令人噤聲。
“Thank you for helping us.”其中有多少的感懷,又還是單純而制式化的道謝?

“Only those broken people get evolved, ...”怪物說,
“You are different from the others.”

得到such怪物的permit以及認可,應該做何感想?
空手扳開鐵杆、用力以至於牙齦出血的怪物面目猙獰。如此真實而無法躲避。

”You say He only eats the impure(girl?) What’s the definition of your so called ‘impure’?”
弗萊徹醫生問到的那些不純潔之人,在丹尼斯的語境裡,等同於:”those who have not suffered” As Monster might indicate to, “those who have not burnt, be torn, have no value of existence in the world.”
(2021的我看不懂這裡想表達的東西。)
其實很無法去面對互相傷害這件事,
不管是對等的位置還是交換的位置還是有權力差的位置;
無法面對互相傷害這件事。
一直沒有看宮部美幸的《模倣犯》,但是就是像她想表示的那樣,何種的傷人可以被成立,是可議的;或者,無論有怎樣的trauma,傷害就是傷害。
像看《雙面勞倫斯》那樣,看到兩個人不同程度地傷害了身邊的人,快樂地在雪地裡跑,最後又都受傷。

想到看過的知青電影《小路》覺得真是很好,『我們經受住了。』
應該要再去看一次。

《小路》裡面主角被打瞎,然後攙扶出動物園,
動物園在電影裡的意象似乎指涉當時不友善的氛圍,
而走出動物園,就是離開暴風肆虐之地。

在《分裂》裡,KC走出地道,看見的都是動物,
似乎跟《小路》裡面一樣,多數是猛禽肉食類;
攙扶KC出去的養育員說:”It’s okay, they are not gonna hurt you.”
走出地下出去到明亮的地面,抬頭可以看見老虎在來回走動,
包紮之後走出去,又再一次出去了鐵柵門,這一次畫面拍得令人格外印象深刻。
拼命逃脫,一層一層,直到最後出去牢籠的這個舉措,到底是不是幸福或者解脫?
警官說,”Your guardiance has come, it’s your uncle. Are you ready?”
想到Guardian Angel也是有點像的東西,雞皮疙瘩。
無論是Monster還是Beast,在雛幼的時候其實都已然有了名字,
那個名字是:UNCLE。

少女KC又再一次露出了無聲的表情。「準備好了嗎?」

這樣子可能,可能,動物園裡面,和怪物直面,並不是最使人overwhelmed的吧。
--------------------------------------------------------------------------------
電影裡面KC為什麼衣服那麼多層,為什麼貝瑞又還是丹尼斯叫大家脫衣服,為什麼叫全名就可以喚出本人……,各個情節幾乎都環環相扣,整個讓人壽不鳥。

最近頻繁看見“Every living creature dies alone.”
不知道凱文如果死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不ALONE;
不知道凱文什麼時候可以take the light,
上次的記憶在公車上,後來突然就遇到一個女孩子然後諮商醫生倒在地上死掉了。
貝瑞?丹尼斯?,在上火車前買了一束花,在進入車廂前將它放在地上,好像是進化成為怪物前的儀式;凱文的爸爸就是在train上離開的。

“You are necessary.”

是拼作hound嗎?為什麼翻作惡軍啊瘋狂想到魔戒裡面的樹人和邪眼ㄏㄏㄏ。
動物飼育員?這個設定也讓我好想知道,所以KC以外那兩個祭品就是摸摸害丹尼斯桑心的人嗎?
為了飢餓的肚子而遲到的將近20分鐘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呢呢,完全有理由再看第二次。
演員凱文真的好厲害,特別最後鏡子那裏。
有時候會想對著鏡子說話或是曾經做過,但是凱文,你,簡直了。
特別請了一個大咖布魯斯威利來當片尾,說輪椅狂人是Mr. Glass整個耐人尋味;Dunn這個名字也讓人想猜,猜Dunn=Dunno=Don't know。
哇好像呼應到了凱文說的Unknown耶。耶耶。

【途中感想】:乾是Q片rrr。
        那A安捏我是準備去被嚇的。
好啦我就是哭哭鬼,爽ㄌㄚ。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瘋狗少女帕_DaffyPaya
瘋狗少女帕_DaffyPaya
-I'm a monster on the hill/ slowly lurching toward your favorite city/ Pierced through the heart, but never killed- 睡不著其實沒有關係/你的故事還有我想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