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活著,這樣的夢想或許近的只是一個真心擁抱的距離。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的夢想啊,就是被人擁抱。」

「我希望你也幫她實現夢想」
「那我要怎麼做⋯⋯?」

「你要多抱抱她。」


在少年JUMP連載的《鏈鋸人》與JUMP系一貫有的宗旨友情、努力、勝利相去甚遠,獵奇奔放、非正道帶有邪氣的氣息為早已對主流作品膩口的讀者帶來了一股新鮮空氣,想當然地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電影感的分鏡、強勁明快的節奏、狂野出奇的展開、怪誕野蠻的情節等無一不是《鏈鋸人》牢牢抓住讀者的魅力所在,相信這些在說起這部作品時就已常被人提及。至於自己在看《鏈鋸人》的當下確實也是被如此樣貌給深深勾起興致一口氣看完第一部,可在結束後回想,卻發現沈澱下來的還有一股平易近人的親切感,不是什麼複雜崇高的概念、價值,那是出自藏在狂亂中心的某種東西,與其說《鏈鋸人》如此具有人氣是由於上述所說的暴力美學、邪道,對我而言倒不如說是那東西在吸引著人、引起廣泛的同情共感,讓許多人都喜歡這個故事。

那就是以一個少年的角度,去注視著,去貼近一個「人」的本質,原始的自由的。

提到自由二字,《鏈鋸人》一直都被讚譽劇情極其自由,的確在某種角度上來看,和《異獸魔都》一樣,都有著「亂七八糟也可以很好看」的魅力,十分自由荒誕。另一方面則覺得這很符合藤本曾經提過的他很重視演出這一點,如何表現而不是表現什麼,不只在畫面上,劇情上的狂氣肆意展開、走向,使其成為一個故事有趣或不有趣的關鍵,畢竟本人都這麼說過了,「大概在現今的時代,叫人只靠把新事物寫成故事來取勝是不可能的了,若不在表現手法,要怎麼去加以變化方面下功夫的話,絕對會變成『這不是抄了那什麼了嗎』這種下場」,看似隨意實則有意,有意的不按牌理出牌,這樣演出的背後脈絡,可謂自由(嗎),其實我不太清楚,但藤本選擇大膽肆意的路走,確實可以說是非常自由。

劇情總是超乎想像的延展,有些跳躍有些荒謬,但卻不會令人感到雜亂,我想部分原因應該在於比起故事性,《鏈鋸人》是個更聚焦在角色身上的作品,而這也正是前面提及的這是個以「人」為核心的故事。

「我最近聽說,麵包一般都是塗上果醬再吃的喔。對我們來說所謂的一般,都像夢一樣遙不可及啊。」
「希望你普通地生活,普通地迎接死亡,你要實現我的願望啊。」
「你有兩個選擇,是作為惡魔被我殺掉,還是作為人被我養著?」

——做著普通生活的夢過活也好啊,連那麼簡單的事都無法實現嗎?

從小就只有波奇塔這一個惡魔陪伴的淀治,每天為了活下去最基本的需求而活著,尚未社會化,在瑪奇瑪到來前他也許只是作為一個生物存在,如此的他在第一話對著波奇塔說,自己唯一的心願是普通地生活。一個人對著所謂從動植物、概念等誕生的惡魔說,希望自己能一般的活著,怎樣才是普通的生活,什麼才是作為「人」該有的樣子,對他們來說都像夢般遙不可及,生物與惡魔彼此間真摯地訴說,以最親密的關係,以最真心的擁抱,互許了各自的夢想。而這個夢想是個目標,也是個疑問。

成為一名人,普通地生活、普通地迎接死亡,這樣的夢想能實現嗎?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淀治選擇了瑪奇瑪口中的「作為人被養著」,自此追尋答案便是《鏈鋸人》藏在狂亂中心的主軸,而人成長的過程也確實往往是混亂且暴力的。

從起點開始,原始的本能,飽暖思淫慾,自從被瑪奇瑪以人的身份養著,淀治飽暖了能夠思淫慾了,自從被瑪奇瑪交給早川秋後,淀治踏上社會化的路途,生理、安全再到愛與歸屬,感受、試圖理解再到逃避,他在各種人們中逐漸望見一名普通人該有的樣貌了。瑪奇瑪給予淀治成長為人的機會,確實像一位媽媽般,然而教會他這些的卻是早川、帕瓦等人,惡魔生,人類育,兩者之間交織而成的便是第一部後面浮現的光景,渴望、支配、孤獨、對等的關係、愛和真心擁抱。
「淀治,我的夢想啊,就是被人擁抱。你覺得很簡單吧?可我太強了,讓這件事變得很難,不過淀治實現了我的夢。淀治⋯⋯我希望你也幫忙支配惡魔實現夢想,支配惡魔啊,一直想和別人建立對等的關係,只能用恐懼的力量建立關係的她,一直很嚮往親人般的感覺,雖然方法不對,但她想創造那樣的世界,所以,淀治幫她創造那樣的世界吧。」

「你要多抱抱她。」

波奇塔在最後和淀治說的這段話明白地揭曉了這光景的緣由,無論是惡魔(瑪奇瑪)還是只是作為一個生物存在的淀治,都在追尋成為一個(普通)人。而打開這扇門的鑰匙早在第一話就出現,「讓我抱你」,因為說出這句,頭是鏈鋸形狀、非人樣貌的淀治第一次回到人類樣子,一個擁抱讓一切都融化,露出內在,顯出人心。
這樣的瞬間後,隨之而來的便是瑪奇瑪的這一句,「是人」。
擁抱是人的最初與最終。波奇塔因為強大所以孤獨,而渴望擁抱,瑪奇瑪因為只知道支配關係所以孤單,而渴望和別人建立對等關係。在得到真心擁抱後的波奇塔希望淀治多抱抱瑪奇瑪,就是因為他知道,擁抱是對等,擁抱是情感。第一次是瑪奇瑪抱淀治,出於利用支配,第二次是淀治抱波奇塔,出於愛與付出,第三次是淀治抱那由多,出於真心與善良,這樣的過程變化像是淀治逐漸長大的縮影,又或者是說淀治那「人心」覺醒的縮影,萌於擁抱,結果於擁抱。擁抱是人的最初與最終。

而說更明白一點,那就是對等的愛。

希望普通地生活,普通地迎接死亡,是淀治的盼望。期望被人擁抱,是波奇塔的願望。嚮往親人般的情感,是瑪奇瑪的心願。如此平凡,成為一名普通人的答案,對他們來卻是遙不可及的夢,看似簡單卻一點都不簡單的活著方法。

訴不盡理不清的這些,就如故事一慣的風格俐落收束在一個動作、一個畫面,像在觀賞電影般,由你感受,無聲內斂且深刻。

普通的活著,這樣的夢想或許近的只是一個真心擁抱的距離。
抱懷入夢(想),於我而言,《鏈鋸人》第一部就像是如此的一場電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SNS可不是玩的啊!!!!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堆砌的小小絕望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這樣的藍色既痛苦又愉快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記得,就是最美好的葬送。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也許就只是想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光陰荏苒,2021年也已經來到下半場一陣子了(其實想要寫這篇文章草稿時才四月初,就想到什麼就開出來寫,寫了又放著,就拖到這麼後面了),自己回到職場上的生活也超過了半年,期間網站已經是半停更狀態,想要改變卻又是滿滿的無力感,途間也經歷了台灣疫情最險峻的時刻,時間慢了下來,也許回歸初心一點,重新寫下自己
Thumbnail
2021-08-22
夢想一部曲《心之谷》: 夢想往往才會是活著的真正動力。 -兒時做的春秋大夢? 是不是該醒醒了?- 最近才看了心之谷,看了覺得很感動。但又覺得依照我現在這個年紀,應該是要為五子登科為主要精神來活每一天才對,怎麼可以「覺得」這部片是讓人感動的? 才發覺自己是還沒有長大~還以為人生會繞著你的夢去轉的小孩。
Thumbnail
2021-07-12
《搖滾青春練習曲》你要冒著被嘲笑的風險,因為夢想本身就是一場冒險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以拍攝獨立電影著名的愛爾蘭導演John Carney的作品,從『曾經,愛是唯一』、『曼哈頓練習曲』,再到編導迷你影集『摩登情愛』,以影像和音樂描述各個劇中角色們之間情感的互相牽引,都能觸碰到我深不見底的內心角落處。
Thumbnail
也許只要活著就能迎來桃花期——《我不受歡迎,怎麼想都是你們的錯!》不得不說前期的智子真的是只能用「這傢伙好噁心」的心態來看待,是個完全讓人喜歡不了的主角,不小心跟她共鳴了還會陷入自我厭惡之中,但正是因為自我厭惡了之後才會更加對可憐的智子抱持著感情.不自覺的把智子的事情當成是自己的事情一樣看待,我想這就是《喪女》這部作品讓人難以割捨的魅力源。
Thumbnail
2021-03-04
雖然無法抵抗暴雨,但我可以靠著意志力,為自己換一把更大的傘——《我的夢想是辭職》學習藝術心理治療時,課程會在確立主題後,以分析圖畫的方式來進行。每週的主題都不一樣,成員談論各自的畫作,並且分享回饋。 那堂課要我們畫下雨天和人。我的畫作大部分都很小,人也小、傘也小,畫人和事物的線條大致上看來也都相當輕淺,整體比例也矮小;但相反的,畫中的雨滴卻比人還要大。
Thumbnail
2020-10-14
馬鈴薯慵懶映後|《小丑》:遠看是悲劇,近看成了喜劇,就這樣披露在幕前的日記你可以評斷這是部瀰漫著虛無氣味的電影,也可以定調這是場酸澀地面對宿命的悲劇,自然也能認定這是件藝術與情感表現兼具的作品。與此之際,更應該進入視閾的是,這是個冷酷異境裡個體的編年史,寫盡所有關於追求、關於窮心竭力、關於抵抗與同意的交錯糾合。
Thumbnail
2019-11-11
會做破碎的夢,或許是因為你睡著了:聊新媒體與知識經濟在中國文章〈關於新媒體,都是夢破碎的聲音〉的結尾處是這樣說的:時代的機遇和變化讓新媒體人接收信息的速度比其他行業更快更多,而這種快和多恰恰給新媒體人帶來了一種幻覺。
Thumbnail
2018-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