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夭折的「大索米」:AL-43輕型輕機槍/重型衝鋒槍/突擊步槍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芬蘭國產的KP/-31「索米」(Suomi)衝鋒槍自1931年正式誕生以來,經過冬季戰爭(Talvisota, 1939-1940)與繼續戰爭(Jatkosota, 1941-1944)的考驗後,受到前線士兵的好評不斷。其擁有以衝鋒槍的標準來說,相對優秀的射程與精度,但畢竟「索米」仍是一把使用9毫米魯格手槍彈的「衝鋒槍」,其射程必定無法與當時的步槍相比,其威力與精度也會隨著距離衰減。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索米」之父-艾莫.約翰尼斯.拉赫蒂(Aimo Johannes Lahti, 1896-1970)有了新構想……

一、來自德國,產於芬蘭:

  芬蘭軍方於1942年至1943年期間獲得來自德國的新消息,德國開發出一種使用中間型威力彈的步槍—使用7.92x33毫米的MKb42自動卡賓槍(Maschinenkarabiner),其日後延伸出德軍著名的StG44突擊步槍(Sturmgewehr)。但在當時,芬蘭軍方對此興趣缺缺。首先,新型彈藥會對後勤造成問題,也會對前方補給造成麻煩;第二,芬蘭的環境缺乏對這種武器的需求。不過,拉赫蒂本人倒是對這種武器充滿了興趣,並以私人名義開始研發屬於芬蘭自身的中間型威力彈武器—AL-43。
  拉赫蒂對於中間型威力彈的構想來自於德國的7.92x33毫米彈,這種子彈簡單來說就是將毛瑟(Mauser)步槍所使用的標準口徑彈藥—7.92x57毫米步槍彈—裁半而成。拉赫蒂以此為藍本開發了兩種彈藥—最早於1943年開發出9x35毫米彈,這主要是為了適應「索米」的彈藥口徑,即9毫米。隔年,他又開發出了7.62x35毫米彈。不管是哪一種彈藥,彈體本身都是以瑞典的毛瑟6.5x55毫米步槍彈裁半為底進行改造。
拉赫蒂設計的兩種彈藥:9x35毫米(上)7.62x35毫米(下)。前者我們可以看到仍然是當時手槍彈具有的圓頭彈,但後者已經採用步槍彈的尖頭彈。根據測試,7.62x35毫米被證明是更適合AL-43的彈藥。右邊為他們共同使用的彈殼底緣,刻有芬蘭國家彈藥工廠(Valtion Patruunatehdas)的簡稱VPT,與製造年份1941年的後兩位數字。
  最初,拉赫蒂於1943年10月13日對9x35毫米彈進行彈藥穿透力測試,並與其他武器進行比較,以150公尺的距離,對120x120公分的松木夾板(中間隔層1英吋/2.54公分)射擊,得出以下結果:
  • M/91 莫辛-納甘(Mosin-Nagant)步槍(7.62mm x 54R):15.8英吋(約40.1公分)
  • KP/-31「索米」衝鋒槍(9mm x 19):5.2英吋(約13.2公分)
  • AL-43(9mm x 35):10.7英吋(約27.2公分)
由上述結果來看,新的中間型威力彈可以達到標準口徑步槍一半以上的穿透力,同時保有衝鋒槍般的全自動火力,又不至於如機槍那般後座力難以控制的程度。若使用這種武器,士兵得以彈性應對中距離以內的大多數狀況了。
  至於槍體本身,將以「索米」衝鋒槍為基礎,開發出以中間型威力彈的武器。不過,即使是以「索米」為底,但口徑與用途改變,就必須做整體的大改動,包含槍管、槍機、供彈系統、標尺等。由於手槍彈口徑改為步槍口徑,裝藥量增加以致於必須將原本「索米」所採用的直接反衝(Straight Blowback)改為延遲反衝(Delayed Blowback)。與「索米」相同,以彈鼓供彈,但新的彈鼓仿自美國「湯普森」衝鋒槍(Thompson)的版本研製的,而非採用芬蘭原本的設計。也因為彈藥尺寸更大了,彈量降低為56發(「索米」標準為70發),整體重量亦上升至5.6公斤。另一方面,「索米」標配的兩腳架,也連帶成為其配件。顯然,拉赫蒂試圖將AL-43作為一款中間型威力彈的「更輕的輕機槍」使用,甚至試圖開發彈藥量更多的彈鼓。不過在原型試驗階段就證明重量已經過於沉重,兩腳架也沒有應用上。
  拉赫蒂以他自己名字的簡稱AL,加上開發的年份1943年,成為這把新型武器的名字—m/AL-43。而其類型至今依然是個尷尬的問題,後世學者因為其使用的中間型威力彈而習慣稱之為「突擊步槍」(assault rifle),但正如前面所說,當時拉赫蒂自己稱為「輕機槍」,而也有人稱之為「衝鋒-輕機槍」(Submachine Gun – Light Machinegun)或「重型衝鋒槍」(Heavy Submachine Gun),也有人乾脆不分類,稱為「步兵通用武器」(General Weapon of Infantry)。以其性能或用途來說,AL-43介於突擊步槍與輕機槍之間:它以衝鋒槍或突擊步槍來說顯得太重,彈鼓也過於不方便,但以這樣的角度來說,它更接近「輕型」輕機槍,它比輕機槍更輕便一些。
  順帶一提,實際上拉赫蒂不是芬蘭唯一注意到中間型威力彈槍枝的人,他的同事—艾爾基.利里亞(Erkki Lilja, 生卒年未明)也大約在同時期對此進行嘗試。當然,他也是「私下」進行。他也開發出屬於他自己的中間型威力彈,為9x40毫米彈(利里亞彈)。他的原型槍設計一直到1970年代退休前夕才完成,然而當時的芬蘭已經不需要新的中間型威力武器了,其計畫至今也未留存下什麼紀錄。

二、不受重視,另尋他路:

  拉赫蒂設計出AL-43的原型槍後,試圖向他的雇主—國家步槍廠(Valtion Kivääritehdas, VKT)介紹他的新產品,但廠方對他利用工廠資源進行私人項目研發這個行為相當不滿,雙方就此產生了衝突。廠方也認為,工廠現在根本沒辦法騰出時間與機具為其量產。在戰爭期間,VKT必須集中所有生產線於現有的訂單,同時還要負責維修前線退下來的武器。另一方面,向芬蘭陸軍的推薦也被拒絕,軍方的軍械部門對此並沒有太大興趣。雖然部隊方面曾經考慮在1943年末考慮過這項武器,但基於戰爭時期的資源缺乏與切換生產線帶來的成本損失,軍方均認為這種新武器會對後勤帶來嚴重壓力。
  無論如何,至少拉赫蒂有「私自」設計出藍圖,亦生產出第一支原型槍,意味著他有著AL-43的私人專利,依然可以藉VKT以外的工廠投產。VKT的經理對拉赫蒂種種行為相當的不滿,曾經發出公開消息指出拉赫蒂在工作時間花在「私事」上,同時還濫用工廠資源—的確,實際意義上拉赫蒂真的濫用了一些工廠資源,包含機具、車輛。不過這些消息藉著拉赫蒂與高官的關係給打發掉了—畢竟他是國家重用的設計師,總是有些方式可以解決「職場問題」。
  雖然拉赫蒂被VKT及軍方拒絕了,他還是找到了其他工廠合作—剃刀公司(Oy Partaterä)、打火機公司(Oy Sytytin)與彈藥公司(Oy Ammus)。這些廠商在戰爭期間都負責生產戰爭用途的金屬物資。拉赫蒂與他們達成了製造協議,正式生產AL-43,其也被正式命名為L/43輕機槍。
  1944年,剃刀公司與打火機公司為拉赫蒂製造了一些原型槍出來,而彈藥公司則生產了AL-43的56發彈鼓。不過就此同時,拉赫蒂研發出了前面所提的7.62x35毫米彈,因此一些原型槍被改為適用於該口徑的版本。另一方面,他也在研發更高彈量的彈鼓,希望AL-43能像「索米」一樣擁有70發的彈藥量。在整個1944年的前半段,他都在埋頭為這把槍進行各種測試,似乎是希望AL-43取代「索米」成為更好的成名作,並開始考慮投入大規模量產。
芬蘭槍械百科《芬蘭軍用武器:1918-1988》(Sotilaskäsiaseet Suomessa 1918-1988)當中也有介紹AL-43。

三、胎死腹中,另起之秀:

  然而,當AL-43即將面世之時,「壞消息」就在此時傳來。芬蘭與蘇聯持續達3年的繼續戰爭於9月19日結束了,以芬蘭向蘇聯求和、割地、賠償告終。AL-43的測試與生產工作也被迫停止。盟軍管制委員會(Allied Control Commission)在戰事完全告終、正式和約簽署以前代管芬蘭,其蘇聯代表日丹諾夫(Андре́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Жда́нов, 1896-1948)要求與拉赫蒂見面,要求他交出所有武器計畫。拉赫蒂交予他的另一項胎死腹中的產品—L-41「三寶」(Sampo)通用機槍的藍圖,但AL-43的計畫與藍圖並未繳交。所幸蘇聯方面當時並不知道芬蘭有AL-43的開發計畫,這可能予拉赫蒂的「私下開發」有關。即使如此,迫於蘇聯壓力而退休的拉赫蒂,也無緣見到AL-43的誕生—幾乎所有武器生產計畫都被停止了,不僅是因為戰爭結束降低了需求,也是因為蘇聯對芬蘭有所要求。
  雖然拉赫蒂被迫退休,但私底下仍試圖完成他最後的作品,其於1950年代末時,基於AL-43的系統設計了新款的「突擊步槍」:L-51,但至今都未能知道是否有原型生產,可能僅存在於藍圖階段。拉赫蒂還為L-51開發了新彈藥—9x41毫米與7.62x41毫米,不過軍方當時已經對投資研發計畫失去了興趣,加上有來自國外的熱銷產品正在輸入芬蘭—蘇聯的AK家族,其延伸出的另起之秀:54型突擊步槍(Rynnäkkökivääri 54, RK 54),L-51的計畫就此終止,為拉赫蒂的槍械設計生涯畫下一個不完整的句點。
  AL-43差一點成為芬蘭的第一款中間型威力武器,或著某些定義上的「突擊步槍」,但這個位子始終被AK這個國外產品所取代。但拉赫蒂在芬蘭軍事界仍有其遠見,雖然他的設計就現今觀點而言並不符合「突擊步槍」用途上的概念,但他仍看見了突擊步槍時代即將來臨,只是面臨戰爭時期的資源匱乏而無法完成目標。芬蘭國防軍直到1950年代中期才意識到這種武器的趨勢,才開始退役已經服役一甲子的莫辛-納甘系列步槍與將近半甲子的「索米」衝鋒槍。而芬蘭國防軍也開始從國產、國研的路線,改走向以改良武器、本土化為主軸的道路,藉著AK步槍的基礎,研發出屬於芬蘭獨特的RK系列突擊步槍,乃至今日表現優異的新款RK 95 TP與不斷改良、老當益壯的RK 62突擊步槍。這些武器將繼續在芬蘭戰士手中保護國土,就像七十幾年前一樣。

AL-43基本數據:

  • 口徑:9mm x 35 或 7.62mm x 35
  • 總長:990毫米
  • 重量:約5.6公斤
  • 系統:延遲反衝
  • 循環射速:約800發/分鐘
  • 供彈:56發彈鼓(滿載:2.3公斤/空倉:1.3公斤)
  • 生產時間:1943-1944年(原型階段)

參考資料:

網路資料:

書籍資料:

  • Palokangas, Markku. Sotilaskäsiaseet Suomessa 1918-1988. Savuniemi: Suomen Asehistoriallinen Seura ry , 1991.

封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大人眼中的小事,小孩心中的大事 Photo by Daniele Levis Pelusi on Unsplash 對見慣風浪的大人來說,小孩子遇到的問題,其實都不是甚麼問題。 考試不合格?老實說,誰在乎你在三年級時的數學科是否合格? 運動會慘敗?比賽的事不是輸就是贏,贏了也不過得到個獎牌,輸了有甚麼好難過? 玩具被弄壞?買過就
Thumbnail
avatar
梁淑淇
2021-07-28
永遠的,大米小天使。這一生有幸能遇到與我連結很深很深的毛孩-大米,在我最辛苦的十年有她陪伴此生足矣。
Thumbnail
avatar
瓶子の手製人生:)
2021-06-23
〈老鼠愛大米,鼠聲的噩夢〉 這裡講的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老鼠愛大米」那首歌曲,是另類的舊屋子常見的現象蹤影。老鼠或錢鼠都是鼠類,不論哪一個都愛吃大米,也就是我們熟之的稻米。他的叫聲是滋滋滋。那是我童年記憶中比較害怕的聲音之一。 那個年代,媽媽常會發現米桶裡的米袋中米又少些,聽到老鼠叫聲又有見到其蹤影,研判是她吃掉米,生米進入
avatar
小熊
2020-12-19
〈老鼠愛大米,鼠聲的噩夢牲的惡夢〉 沒相關照片 長大後環境變化,轐在那個屋子生活就沒有在聽到此聲音
avatar
小熊
2020-12-19
【米支其翻譯】讓大人都深深著迷的超還原家電扭蛋,日本新橋站出現的扭蛋專賣店主打真實的日本扭蛋販賣店的KENEPHANT,創業的過程並不完全是順遂的,但社長仍用他的堅持與開拓新的道路完成他的事業,喜歡收集扭蛋的人不妨可以看看平常轉的扭蛋是不是出自這家的喔。 ▼原文連結 : https://reurl.cc/avXGo7 ▼日文原文 : 西川正志 ▼內文圖片攝影:安江実
Thumbnail
avatar
米支其
2020-10-22
【教養大震撼】讀書心得(二):孩子沒毅力、經不起挫折,可能都是被讚美害的【教養大震撼】作者身處於父母普遍相信誇獎孩子是很重要的美國,許多父母認定,當孩子自我感覺是良好的,相信自己是聰明的,就不會畏懼挑戰。同樣身為父母的作者,在做這個專題時,赫然發現研究顯示,誇小孩聰明可能會適得其反,不只預防不了才華遭到埋沒,搞不好還是小孩才華遭到埋沒背後的原因!作者自己都驚呆了!
Thumbnail
avatar
寶寶睡眠顧問糖果家好好睡
2020-09-09
清倉大拍賣?新冠股災期間請把個股的「昂貴價/合理價/便宜價」再打折一次股災期間股價彷彿清倉大拍賣,心癢難耐準備買進了嗎? 等一下!麻煩暫時將雙手綁緊,新冠肺炎還在歐美延燒、甚至越燒越旺,股市仍舊像條醉漢,時而跌倒時而躍起的戲碼恐不斷上演。我們平常慣用的股票估價法必須調整......
Thumbnail
avatar
承熙
2020-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