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與蛾【法國-巴黎】美國給法國的紀念品,緬懷著24年前的今天逝去的黛安娜王妃

2021/08/30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ource: destempsanciens@flickr
蛾與白羊的車開在塞納河的右岸Avenue de New York紐約大街上,路的兩側滿布綠蔭,往右看,金褐色的艾菲爾鐵塔很難從視野中退開。
「隔著塞納河眺望艾菲爾鐵塔最好的一條河岸道路,卻叫做紐約大街。」白羊撇頭望著鐵塔,明知道已經拍過200張照片了,還是忍不住又按了幾張,「跟台北市動不動就走在南京東路、成都路意思差不多嘛。」
『其實這條路以前叫Avenue de Tokio東京大街,一戰的時候法國跟日本還是同盟,為了表現與日本的友好,一戰完的1918年就取了這個名字。』蛾輕輕地打著方向盤邊解釋,『然後1945年二戰完就改成叫紐約大街了,這就不難理解了吧。』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蛾接著說,『不過這條路上有個原本叫Palais de Tokyo東京宮的,卻還是留下了原本的名字,沒有一起被改成紐約宮。』
「東京宮在紐約大道上。」羊笑了聲,「如果2048年要再改叫個倫敦大街也不是不可能齁,國際政治這種鬼東西,沒有什麼永恆。」
Flamme de la Liberté自由之火
source: Wikipedia
source: pxhere
『但,這條路上還真的有跟紐約直接相關連的一個小角落。』蛾提到。
車子開經過東京宮旁,準備往東遁入Pont de l'Alma Tunnel阿爾瑪橋隧道。進入隧道前,隧道頂一個金黃色的擺飾物在夕陽下閃閃發亮。
『那是Flamme de la Liberté自由之火,是紐約自由女神像右手上的火炬一比一大小的複製品,高3.5公尺。1886法國人送了自由女神像給美國,作為美國獨立百週年的禮物,過了一百年左右,為了感謝法國團隊對於自由女神的修復作業,1987年,換美國人集資送了這個自由之火給巴黎作為鳴謝。』進隧道的下坡路段,蛾收了一點油門。
進入阿爾瑪橋隧道西入口
source: fanpop
倏忽,車輛駛入地下隧道,金黃色的夕陽消逝。
『而當時誰也不知道,10年後,這個美國送給法國的紀念品,居然成為了英國王妃遇難的紀念地。』開在隧道裡的蛾把視野移到左前方,『從對面入口進來的第13根柱子,24年前的今天凌晨12點多,黛安娜王妃的座車撞上那根柱子,彈到旁邊的牆上,黛妃在兩小時後急救無效身亡。』
「已經24年了嗎,當時撲天蓋地的新聞,我都還有點記憶。」羊說。
阿爾瑪橋隧道往東,黛妃遇難地在對向車道第13根柱子處
source: EPA
黛妃座車從隧道西口拖出
source: MARTA NASCIMENTO/REA/REDUX PICTURES
『那個車禍始終是個謎,即便各界、尤其是英國人,對於整起事件花了數百萬英鎊、做了好幾年的縝密調查,聽說報告有幾千頁之多,但對於24年前的凌晨當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依然眾說紛紜。官方說法是狗仔隊追逐、司機酒駕超速造成的意外,但更多議論紛紛的是英國王室、甚至軍情處促使的陰謀論。』
「這個事件在中學時代,我還記得學校教給我們的就是Paparazzi這個單字,狗仔隊。」羊想著認識這個單字比Lady Gaga的歌要早多了。
『那的確普遍被認定為造成事故的導因。黛妃生前最後一晚的行程已經被調查地透徹不過,事實上,她跟埃及富豪男友Dodi Fayed一整天都被狗仔騷擾得不得安寧。』蛾說,『從當天下午4點半他們得要從後門才能入住麗茲酒店,晚上想去十分鐘車程外瑪黑區的小酒館Benoit Paris吃個飯也因為狗仔太多而作罷,因而回到麗茲酒店的餐廳用餐,連餐廳的顧客都有狗仔混充進來,到最後,他們倆只好叫了餐廳的食物回房間吃。』
「太慘了吧,英國前王妃連到了法國也是不得安寧。我以為巴黎人看什麼大人物都都稀鬆平常。」
凡登廣場,後面即為麗茲酒店
麗茲酒店大門入口
『凌晨,他們想回男友在凱旋門旁的公寓,也不過就是不到3公里外的地方,就像你從信義計劃區要回大安森林公園的家一樣,也得要請酒店派一台冒牌車從酒店前門離開去騙狗仔,自己再從後門溜走。』蛾說,『但凌晨12點都這樣做了,還是被狗仔發現,從頭到尾被追逐跟拍。』
「她男友家在凱旋門旁邊,看地圖,應該在協和廣場右轉,走香榭大道直直走就可以一路到家了,為什麼還要繞一段路走紐約大街回去?」剛剛車開經過香榭大道,羊依稀記得那是最近的路。
『聽說香榭大道即使是深夜也是車流量驚人,如果被堵在半路,肯定又要被狗仔圍剿了。有經驗的司機都會繞到河岸道路,尤其是經過那個阿爾瑪橋地下隧道,會省時一些。』
「如果沒有狗仔、如果不是為了省時、如果多在酒店待一晚,或許黛妃就不會命喪隧道了吧。」羊說。
Dodi的公寓在左上方,但車卻繞了一段路
黛妃在麗茲酒店入住時在電梯留下的身影
黛妃在凌晨從後門離開麗茲酒店,依然被狗仔捕獲
source: vanityfair
凌晨時分的香榭大道往凱旋門,車流量依然不小
『事故的發生過程眾說紛紜,有人說黛妃搭的賓士車是自己失控撞上柱子,有人指證歷歷車子是先在隧道口擦撞到一台白色飛雅特才失控。有人說車速高達160公里,官方報告則說時速大約是105公里,報告說麗茲酒店的保安兼司機血液中酒精濃度超標3.5倍,外加驗出抗抑鬱藥物反應,是造成事故的主因之一,但更多人堅信狗仔隊不擇手段的追拍行為才是導致車輛失控的原因。』
「那陰謀論呢?」羊好奇問道。
『那就更多了,有人說英國情報局佈置了許多交通狀況,讓黛妃的車子只能選擇走隧道那條路,以便於在隧道中用對向的閃光大燈干擾駕駛的視覺導致車輛失控;同車的保鑣罕見地繫上了安全帶,只有他倖免其難,而且在事發後失憶;謎般的白色飛雅特完全銷聲匿跡,被懷疑的駕駛車主三年後離奇自殺身亡;當天事故現場附近的監視器畫面全部故障;黛妃沒有被送到最近的醫院,反而繞道送往了更遠的巴黎硝石庫慈善醫院,足足花了40分鐘;至於為何黛妃等人沒有發現司機酒精濃度超標三倍?也是難以理解的爭議點。』蛾列舉道。
「歷史事件總不乏陰謀論點,彷彿把現實轉化成電影般的情節,會比較容易下嚥。」羊說。
英國調查團在麗茲酒店集結進行調查
source: 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同樣的位置,麗茲酒店正門
在車位難尋的巴黎街上停好了車,蛾與羊步行到河邊。隔著馬路等著綠燈,馬路對面,圍在自由之火旁的是一批又一批的觀光客,偶爾,也有幾個對藝術品不感興趣的跑者從旁小跑步繞過。
『直至今日,都還是有許多人以為那個隧道上的自由之火,是為了黛妃而建立的,也是個美麗的誤會,』蛾說,『那個小廣場成為了人們約定成俗致敬黛妃的場所,火炬基座旁總會放滿鮮花。而巴黎市政府也乾脆在2019年把那個小廣場正式定名為Place Diana黛安娜廣場,給了她一個名分與敬意。』
「短短不到150公尺長的隧道,正常開過去都不用10秒,黛妃卻永遠沒辦法從另一頭出來了。」
source: Gareth Cattermole/Getty Images
『隧道裡那第十三根柱子,偶爾還會以各種方式提醒著世人過去曾經發生的事。2018年就有街頭噴漆藝術家在柱子上面噴上黛妃的樣貌。』蛾說,『其實這條隧道行人是禁止進入的,那個作者說他在凌晨四點偷偷潛進去完成了噴漆作品,希望黛妃能有多一個被世人記住的方式。』
「太尖銳而痛心的紀念方式了,那根柱子簡直就像墓碑一樣。誰能想像用時速105公里撞上的場景有多悲愴呢。」
『所以人們還是喜歡在黛安娜廣場上的自由之火緬懷吧,和煦的陽光、暖陽映著金黃色的光芒,還有艾菲爾鐵塔與塞納河當背景,如果你不去想同一個地方的地表下4公尺曾經發生過什麼事,那這個地方還真的是個很好的打卡景點。』蛾望了望四周。
1997年事發當下現場
source: VIDA PRESS
source: _7Nuit_@Twitter
「我還是覺得,美國送給法國的紀念品,最後被用在紀念英國的王妃,這件事在意義的轉折上真的太戲劇化了。」
『或許英國王室的一切、黛妃的一生,本來就比戲劇還像戲劇吧。』蛾說,『你看Netflix的《The Crown 王冠》,簡直就是英國版的《甄嬛傳》了。』
「我知道那部,第四季黛安娜王妃的加入把一切都推到了頂點。真沒想到也才20多年前還歷歷在目的事,如今都成了戲。」
『地球繼續轉動,電視台與影集潮起潮落,但「現實」這齣戲總是會繼續演下去呢。』蛾說,『尤其在巴黎這樣一座充滿故事的城市裡,什麼曲折的情節都像是合理的了。』
source: jane_sanders@flickr
source: AP Photo/Thibault Camus
原文Facebook跳轉: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賽門
陳賽門
人生以不芭樂為目的,越芭樂的事越不想做。 但偶爾還是會聽聽五月天陳綺貞然後熱淚盈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