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時間流轉,光影挪移

2021/09/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巴塞隆納

馬德里西班牙的首都,巴塞隆納則是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首府。加泰隆尼亞與西班牙的關係非常微妙,就像魁北克與加拿大。
2017年加泰隆尼亞曾舉辦獨立公投,當時的首長自行宣布獨立,一度被西班牙政府收回自治權,該首長也流亡海外。至今,巴賽隆納有些房舍仍懸掛著黃絲帶及加泰隆尼亞國旗,可見得有些人對獨立的意念甚堅。

2019年去西班牙,除了走朝聖之路(請見:注意你的腳步、諦聽你的內心),最重要的就是去巴塞隆納瞻仰聖家堂;無關宗教,而是在公視看了一系列聖家堂的介紹,驚為天人,想親身體驗這建築物的奧妙。
初到巴塞隆納,發現出發前學會的幾個西班牙單字派不太上用場,因為標誌或菜單大多使用加泰隆尼亞語。
加泰隆尼亞語是一套完整的語系,與所謂的西班牙語卡斯提亞語同為該地區的官方語言。當地人一出生就學加泰隆尼亞語,幼稚園起就用加泰隆尼亞語教學,直到大學才開始使用卡斯提亞語。因此,如想學習正統西班牙語,千萬別去巴塞隆納。

聖家堂

聖家堂高第的曠世鉅作,他窮其一生奉獻在這座教堂的興建,最後車禍倒臥路邊,還被視為流浪漢。巴賽隆納有很多他的作品,例如:米拉之家奎爾公園巴特由之家等等,與聖家堂均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這些建築風格迥異,但充分凸顯高第所說:「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的箴言。
大教堂Cathedral 又稱主教堂,每個大城市只有一個主教堂)相較,聖家堂只是一座普通教堂,規模不大,起造時間也不是特別久遠,但被教宗冊封為宗座聖殿(Basilica)。它屢被關注的原因,並非未完工就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或在2019年(興建後137年)才正式取得建築許可,而是它的非典型風格。
歐洲教堂內部大多有聖經相關的繪畫或雕像,而聖家堂是用教堂外牆的雕塑或樓塔來描述及詮釋聖經。聖家堂內部則相對簡約,正前方是主祭壇,只有宗座華蓋耶穌雕像,面對主祭壇右邊(東側)的誕生立面(耶穌誕生)及左邊(西側)的受難立面(耶蘇殉難)是彩繪玻璃,南邊則是尚未完工的榮耀立面(耶穌升天,完工後是聖家堂大門)。建築物本身,無論殿堂、拱頂、高塔、立柱或彩繪玻璃等都有其絕妙之處,光影的運用更深具巧思。

2019年初秋,下午約3點半進入聖家堂。此時,剛過正午,無論寒色彩繪玻璃的誕生立面或暖色彩繪玻璃的受難立面均在側殿頂上發散出美麗的淡彩;待晚上約6點半準備離開,飽和的夕照穿過受難立面最後一扇玫瑰窗,投射出奇幻華麗的精緻光芒,映照在榮耀立面的牆上。
光影挪移,景象隨之幻化,真是令人瞠目結舌!此時,不得不嘆息,這真是造物之神,透過高第之手,來彰顯祂的偉大。
聖家堂,人來人往。或走動,見時間流轉,光影挪移;或靜坐,閉目沉思,恍若隔世。
歐洲教堂千千萬,有的莊嚴氣派,有的小巧簡樸;無論有無宗教信仰,聖家堂是上帝的傑作,最令人感動。
受難立面的彩繪玻璃是暖色系,初秋約18:30(作者拍攝)
受難立面的彩繪玻璃是暖色系,初秋約17:00(作者拍攝)
誕生立面的彩繪玻璃是冷色系,初秋17:00(作者拍攝)
誕生立面的彩繪玻璃是冷色系,初秋17:00(作者拍攝)
主祭壇只有宗座華蓋與耶穌雕像(作者拍攝)
高聳的立柱撐起拱頂,猶如大樹般堅定(作者拍攝)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離開任職10年的公司,出國進修實踐理想;誤人子弟25年之後,退休追求未竟的夢想。
當國門封鎖之際,更懷念那些拿著護照及電子機票自由旅行的日子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