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飛彈對決 中東火藥庫給拜登的選擇題?

2021/09/28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哈瑪斯以千枚火箭彈攻擊,以色列以鐵穹防空系統防禦,衝突起因竟源自於鄂圖曼帝國時期的都更案?以色列國防部先硬後軟,聲稱內部溝通問題造成「派出地面部隊」的誤解,究竟以軍態度變化關鍵在哪?阿拉伯世界大團結抗以,土耳其又引進俄中兩個介入,美國對於中東局勢只能以阿二選一?
小鱉:欸龜仙啊,最近那個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煙火秀打得很精采,而以色列的那個鐵穹防禦系統,面對那個哈馬斯的幾百發火箭彈砰砰砰砰砰,聽說九成以上都防得下來,噢真是,聽起來就超好用。聽說美國也很想跟以色列買一套,因為戰績不錯。然後我想說,中國不是也有兩千多發飛彈對著台灣,不知道多少發的火箭彈嗎?然後台灣是不是也該買一個?
龜仙:小鱉啊,那個鐵穹防禦系統雖然很強,可是現在連美國都還買不到。台灣要買,可能要慢慢排隊囉。那小鱉煙火秀看得那麼開心,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是為什麼會發生的啊?
小鱉:欸我也覺得很奇怪啊,之前川普不是有一個世紀大條約嗎?照理說,應該算沒事了,還是川普下臺之後,所謂的世紀大條約還沒過幾年就要變調了。
龜仙:對啊,其實這次的事情呢是從個很小的事情發生的,為什麼會變到現在這個樣子,龜仙也是覺得非常的神奇呀,這次以巴衝突的起因是來自於一個都更案,而且那個都更案,跟台北市之前鬧過的那個華光社區的案子,其實還有一點像。只是沒想到這個都更案最後弄成了兩個國家開始打來打去。
小鱉:都更案可以搞成這樣,我覺得很奇怪啊,不是他們早就劃清領土了嗎?還是說是重疊的領土問題?
龜仙:說起這個都更案哪,也是一個陳年老案。話說,當初巴勒斯坦還是被鄂圖曼土耳其統治的時候,那個時候有一批巴勒斯坦人,住在那個社區,他們自稱已經住了兩百多年。當時有一個猶太的基金會。他們在巴勒斯坦還有耶路撒冷到處買地,準備未來要讓猶太人搬到巴勒斯坦。那這個基金會宣稱,他們那個時候已經從這個社區的居民手裡買下了這塊地的所有權,可是這塊地的居民不承認這個基金會當初有來跟他們買地,然後於是他們就開始打了官司。這個官司就打到了以色列的法庭,那以色列的法庭最後的判決是站在猶太基金會那邊說:他們當初已經買下了這塊土地的所有權,於是現在就有一些以色列人說,他們要都更這個地方把它們變成猶太社區,叫這群巴勒斯坦人搬走,那這些巴勒斯坦人自然就不願意啊,他們就是說,我們已經住了兩百多年,而且你講的這個買土地也已經是快一百年前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到目前為止都還有爭議,你們以色列的法庭當然是偏袒你們猶太人,所以這些巴勒斯坦人就不願意搬走。那其他巴勒斯坦人當然就群情激憤啊,說你們以色列人欺人太甚,居然拿這種陳年老案來迫遷我們的巴勒斯坦同胞,於是他們就在清真寺集會的時候,也在清真寺外面抗議這件事情。

這次就是以色列的總理派出了以色列的特警部隊進入巴勒斯坦,有一個叫阿克薩清真寺的地方。這些特警隊一面射擊橡膠子彈,一面又拿出他們最新研發,驅散民眾的武器。就是一種加了化學藥劑的水。名字叫做臭水,因為這個水加化學藥劑之後變得特別臭,味道很噁心。然後他們就在衝進清真寺的途中一路射塑膠子彈然後一路噴那個臭水,然後用那個味道來燻走那些巴勒斯坦人。啊可是這個阿克薩清真寺不是一般的清真寺,他是當年穆罕默德升天的時候的聖地。以色列特警隊這樣一搞,巴勒斯坦人就更憤怒了,你們不只驅散我們,你們還在我們先知升天的地方噴這種臭不拉嘰的東西,來褻瀆我們的聖地。於是哈馬斯,為了要主持這個正義呀,他們就對以色列發射了上千枚火箭彈。就有了小鱉看得很開心的煙火秀。
小鱉:這看起來,我這個沒什麼關係的路人可能也沒辦法去評論是非啦,但是這件事我就覺得很奇怪啊,東耶路撒冷不是法塔赫的基地嗎?啊干這個哈馬斯屁事?
龜仙:其實這也是巴勒斯坦政治複雜的地方啦,因為哈馬斯,他就是自命為是巴勒斯坦的保護者,是唯一能夠維護巴勒斯坦人權益的組織。他們說,只要巴勒斯坦人受到以色列欺負,不管在哪裡,他們都要出頭。為了這個東耶路撒冷的事件,他們也對以色列開始發動火箭彈攻擊,然後最後引來了以色列的報復反擊,所以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奇怪的畫面。明明出事的地方是東耶路撒冷,結果現在打的地方全部都在加薩走廊。啊這樣法塔赫是都在睡覺,不是很想惹事生非這樣。當年法塔赫之所以會跟哈瑪斯分道揚鑣就是因為哈瑪斯認為,只有採取比較激進的手段才能夠捍衛巴勒斯坦人權益,可是法塔赫堅持認為走,議會跟法律的路線比較能夠爭取巴勒斯坦人的權益,於是兩個組織才分道揚鑣;這次以色列的判決,等於間接證明了法塔赫的路線是錯的,於是哈瑪斯看機不可趁當然就要用更強硬的手段來達成他們的宣稱。
小鱉:就像你剛剛講的,我也覺得以色列其實也是看得很清楚啦,他就知道是哈馬斯在搞事了,而這個可憐的法塔赫一直都是無辜的。所以以色列要去用飛彈去轟那個建築啊,還跟那個屋主說,我們要轟你唷,你要走趕快走這樣,然後屋主還跟他說,再給我十分鐘再給我十分鐘,這邊還有平民這樣子。這也是一個很有趣,就是他炸你還跟你講。

我還看到那個以色列國防部的推特啊,他一開始超生氣的就說,我們要派地面部隊進入加薩,嚴懲這個可惡的湯瑪斯,攻擊我們的平民住宅區。然後結果隔天早上我再看,他說,沒有啦,我們以色列國防部有內部溝通的問題,我沒有要地面部隊去加薩,我們只是要攻擊而已。欸看起來這個以色列也是不想惹事生非嘛,因為就知道有人在搞事嘛,跟法塔赫一樣。法塔赫沒有要搞事,哈馬斯搞事,好他們要懲罰哈馬斯,不想把事情鬧大。看起來是,大家都不希望出事,很理性啦,可是以色列一開始這麼生氣,然後後來又慫起來,真的只是因為不想惹事嗎?還是說,它不想惹事的原因是還有外部原因。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支持拜登的人啊,都是比較進步派的嘛,進步派的就會比較支持巴勒斯坦人,因為他們覺得以色列是另一個殖民者,很可惡,做美國走狗,現在拜登當選,會不會以色列這樣子慫起來,是因為想賣給拜登一點面子?因為拜登後來也說,他要支持以色列啊,看來是一個有丟球一個有接球嘛。
龜仙:而說到這個以色列為什麼會最後慫下去,沒有派出地面部隊啊,這個其實跟目前中東複雜的局勢有關。他這個局勢之所以會複雜,其中還包含了一點運氣的成分在裡面。這個運氣的成分就是原本兩個敵對的國家,土耳其跟沙烏地阿拉伯,恰恰好就在巴勒斯坦發生事情的時候上演大和解的戲碼。

在這裡龜仙簡單講一下,他們兩個國家怎麼會有仇好了,就是前幾年沙烏地阿拉伯有一個記者,跟他們的王子、王儲有仇啊,然後他逃到了土耳其。結果因為他要跟一個土耳其女生結婚,他需要拿一個不知道什麼證明,他就跑去沙烏地阿拉伯駐土耳其大使館要去申請這個證明,結果沒想到他,進去之後就被人殺掉分屍了。你是土耳其政府震怒說,就算是你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你在我土地上面殺我保護的人,你這是什麼意思?因為這件事情沙烏地阿拉伯跟土耳其的關係惡化了好一陣子,啊結果好不容易到今年這個時候這兩個國家終於要和解,他們原本還要上演一個和解記者會,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巴勒斯坦發生了這個事情,那沙烏地阿拉伯跟土耳其兩個國家都自命是伊斯蘭世界的領袖,這兩個國家見機不可失,就把他們本來要拿來當作和解記者會的現場硬生生變成了挺巴勒斯坦的大會。在這個情況下,原本不友好的土耳其跟沙烏地阿拉伯忽然團結一致挺巴勒斯坦,其中讓人尷尬的點又是這個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的盟邦,反而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批判美國的另外一個盟邦以色列,就讓美國陷入了一個裡外不是人的境地。

如果以色列再繼續這樣囂俳下去,已經出言挺巴勒斯坦的沙烏地阿拉伯到最後可能就要被迫選邊站,然後問美國說,啊你到底是挺以色列還是挺我啊?啊讓美國被夾在中間就裡外不是人;除了沙烏地阿拉伯這個尷尬的點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尷尬點,就是土耳其見縫插針,找了俄羅斯一起來調停這個巴勒斯坦跟以色列的問題。其實,土耳其找俄羅斯進來就是要給美國難看,也是要給以色列難看。那在這個情況下,俄羅斯進來了一定也會帶他的好朋友,就是中國,一起進來攪這潭渾水。啊中國原本在亞太這邊他就已經對美國很抹爽啦,這個時候可以讓美國後院失火的機會,中國一定不會放過。最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也釋出說,中國很樂意來調停這個以巴問題的訊息。所以這土耳其一開後門,這個俄羅斯跟中國通通也要進來,而且他們的立場都是挺巴勒斯坦。啊這個時候,以色列如果逼得太緊,逼到最後,弄到以色列對阿拉伯國家大對決這樣的形式,到時候美國也會被陷入一個到底要挺以色列還是提阿拉伯國家的殘酷二選一。啊一旦演變成這個最壞的狀況的時候最慘,就是美國為了保護以色列這個盟友弄到跟所有阿拉伯國家為敵,而且到時候連自己的盟邦沙烏地阿拉伯可能也會為了在阿拉伯人大團結的大義名分下,被迫要去跟俄羅斯或者是中國合作,啊到時候美國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其實美國總統拜登他也很煩惱這件事情,所以他同時也跟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還要跟巴勒斯坦的主席通話,拜登的意思就是你們兩個也不要再吵了,那我們就來談談這件事情我們怎麼可以和解比較好。啊只是現在合解遇到的最大的問題,都是這件事情到底要怎麼解決的。這個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他們可能自己也都還沒有一個主義。因為站在哈馬斯的立場,他需要的就是,要讓他有一個表現的機會、讓他可以大聲的宣稱:我能夠守護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以色列政府呢,他也需要一個表現的機會來讓納坦雅胡的執政黨能夠大聲的對以色列人民說只有我才能夠懲罰那些可惡的阿拉伯恐怖份子,讓我們以色列人可以在這片土地上安身立命。於是在這個情況下,龜仙覺得,現在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也都不希望事情鬧大,可是也都需要一個能夠讓自己能夠英雄般,的下台的舞台。所以在他們找到這個讓雙方都有台階能下的情況之前,這個飛彈跟火箭彈的煙火秀還是會繼續持續下去一陣子。
小鱉:龜仙啊,我剛剛聽你這樣講,我覺得就是有兩個冤大頭,第一個冤大頭就是那個法塔赫嘛,剛你解釋過,他就是被哈瑪斯陰了。第二個冤大頭我覺得沙烏地阿拉伯,他就是被土耳其利用啊,土耳其就跟哈馬斯利用法塔赫一樣,土耳其也在利用沙烏地阿拉伯。說真的沙烏地阿拉伯你說你這樣站在以色列對立面,然後讓美國尷尬,對他自己最沒好處了。沙烏地阿拉伯在葉門內戰的時候也是吃盡了苦頭,那時候伊朗就是支持一方,然後沙烏地阿拉伯支持另一方,然後他就很慘,沙烏地阿拉伯還能撐住,不就是因為他是美國在中東一個很重要的盟友啊,啊他如果現在在美國支持下都還可以打得很難看,然後他現在又要變成進入反美陣營,那他不就很尷尬嗎?你在反美陣營裡面,你還是一個背叛者。你曾經支持過美國,拿多少好處、賺多少石油錢,大家都很羨慕。但你又很不能打,你靠美軍的裝備,在葉門內戰還打得很難看。那什麼伊朗啊、那個敘利亞啊,這些平常就在反美的哈馬斯啊,這些平常就在反美的,一定是好好的來坑你嘛,把你手上的錢吐一吐啊、之前跟我們惹不愉快的,反正你現在沒有美國支持嘛,任我們宰割啊。我覺得沙烏地阿拉伯這個舉動也真的是,有點笨笨的。
龜仙:對啊所以這個沙烏地阿拉伯的事情就是告訴我們一個做人的道理的:人不能太貪心了,這個沙烏地阿拉伯就是一心想要想著成為阿拉伯世界的領導人,一時不察跳進了這個深淵裡面,現在他要再跳出來,恐怕也是要面臨一個殘酷二選一了。他如果不繼續挺巴勒斯坦人跟土耳其,甚至跟俄羅斯、中國站在同一陣線,他就會落得一個背骨仔的臭名聲。可是如果,他繼續跟這些人這樣子扯爛污下去那結果可能也會跟小鱉剛剛講的一樣,所以這真的就告訴我們,做人還是守好自己的本分比較要緊。
小鱉:所以就是要好好當美國的走狗才要緊,不要想說自己來另外當一個伊斯蘭的主人。
龜仙:這個龜仙可沒有說這樣子的話,反正人在做天在看,大家就是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好好過日子才是最實在的。
小鱉:好啦,噢這一集有點快,也可以啦,反正時事嘛,很精彩。對啊中國也只是喊喊而已,啊有啦,啊那楊安澤啦,有要聊嗎?
龜仙:沒有啊楊安澤他那個他就只是選舉啊,因為紐約選區裡面猶太人又有錢人又多啊,他要選紐約,他還要支持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選個屁哦。
小鱉:欸紐約人不都支持,巴勒斯坦嗎?不都很進步主義反美帝嗎?
龜仙:曼哈頓是那個以色列財團聚集的地方好不好,你在講什麼東西。
小鱉:原來資本主義還是比這個信仰還重要,這個我明白。欸好啊這一段可以錄進去啊,我覺得不錯。
龜仙:我跟你講我跟你講,我昨天還編一篇投書就是說什麼,楊安澤明明是亞裔,然後居然不跟巴勒斯坦人站在一起,這篇投書登出來以後,反而我們的讀者把他罵翻。就是覺得說,人家楊安澤就是在紐約選,你叫人家支持什麼巴勒斯坦什麼巴拉巴拉,
小鱉:欸這我就真的很奇怪哦,我看新聞底下留言,我也是看到說,台灣人都很挺巴勒斯坦。但是台灣人應該跟以色列一樣,都是屬於美國走狗系的啊,應該是要,啊拜登,好啦雖然我們不是很喜歡拜登,但拜登挺誰我們就要挺誰也不是嘛,啊雖然我們很討厭楊安澤沒錯啦,但是他這次挺對人啊。
龜仙:是反過來,事實上我們那邊的讀者是支持楊安澤,不就有一篇投書是罵楊安澤就在那邊投書反而被罵。
小鱉:哦所以你說那篇投書在罵楊安澤,然後就大家在罵你。
龜仙:結果大家在罵那篇投書,說楊安澤選紐約,他本來就是應該要支持以色列。這個其實就很有趣啊,因為其實無論是支持以色列,還是支持巴勒斯坦,這個對台灣來說都有可以套的地方。雖然在同為美國盟邦的這點,台灣當然就是應該要支持以色列,而且以色列過去跟台灣的軍事交流也很多。像之前台灣的那個IDF經國號戰鬥機,其實是跟以色列的幼獅戰鬥機進行技術合作才研發出來的,那以色列空軍其實跟台灣的空軍很友好啦。另外一方面,如果我是站在好像被一個強大鄰居欺負,想要獨立的立場,啊台灣好像又跟巴勒斯坦人有類似的處境了,所以就是有另外一批人是覺得我們應該要支持巴勒斯坦才對。哈哈其實這就很有趣,啊因為對台灣來說,其實兩邊都有可以支持的理由啊。
小鱉:所以又證明這個楊安澤不是台灣人,他就是個美國人。
龜仙:對啊,就代表他是個聰明的選舉人、聰明的候選人,這才是重點。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今夜聊政治之龜笑鱉無尾
今夜聊政治之龜笑鱉無尾
權謀,一直是龜笑鱉無尾最重要的賣點,我們針對政治人物作的行動,分析其策略操作的優劣,並且提供我們認為最佳的策略選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