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亂、腐敗,非洲最大民主國家為何失能

2021/10/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奈及利亞不是一個國家,它只是一個地理表達。」

-前西奈及利亞總理 奧巴費米·阿沃羅沃
圖片來源:Vanguard
中獨立,等待著奈及利亞國內250個部族的不是長久的和平與安樂,而是超過100萬人民傷亡的血腥的內戰,以及軍閥屢次干政。直到1999年,奈及利亞才重新成為一個民主政體。
現今的奈及利亞不僅是佔據非洲四分之一GDP龐大經濟體,同時也是世界第十三大產油國家。即便擁有廣大市場和豐沛資源,仍有超過40%的人民生活在每天不到 1 美元的極低貧困線之下。
嚴重的貧富差距助長了北方的伊斯蘭恐怖主義以及綁架學童的風氣,光是今年就有 2,200 人被綁架勒索贖金,是 2020 年1,000 人的兩倍。因為擔心孩童在上學期間遭受綁架,政府不得不派遣軍隊進駐學校,但仍有超過100萬孩童的父母們不敢孩子到學校接受教育。
同時,比亞法拉分離主義正在富裕的南方產油區滋長,居住在此的基督徒伊博人(Igbo)過去因為族人在北方遭到殺害,以及油田利益遭到穆斯林政府覬覦,曾試圖在尼日河三角洲建立比亞法拉共和國,期間還獲得了以色列政府的協助,最終引發了殘暴的內戰。

「石油是祝福還是詛咒?」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世界銀行近期將奈及利亞列為債務風險最高國家中的第5位,社會動盪、腐敗政府和錯誤的政策,使得奈國近五年的經濟狀況嚴重惡化。
奈及利亞自1950年代開始開採石油,從此石油便成為了國家最主要的出口商品。在1970年代的能源危機,由於石油價格上漲,奈及利亞也經歷了一段經濟繁榮期,但是石油最終卻成為了詛咒。
天然氣以及石油為奈及利亞賺進大量外匯,卻也導致貨幣升值,進而排擠到其他行業的競爭力,包括可可、棕梠油和橡膠等大宗商品的出口。直至今日,奈國近95%的外匯收入及65%政府歲收仰賴能源出口。
同樣以能源做為主要出口商品的印尼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唯一不同的是印尼政府將外匯投資於基礎建設,協助製造業的成長,成功在1975到2003年間,把能源出口比率從75%將低至23%,反觀奈及利亞對於石油變得更加依賴,貧窮率大幅上升。
奈國落後的基礎建設,使得過高的農、製造業成本難以跟其他國家競爭,《衛報》指出從奈及利亞每出口 100 噸農產品的成本為 35,000 美元,加納僅為 4,000 美元。
在2019年,奈國總統布哈里以打擊走私名義,封鎖鄰國的貨物流入本地市場,極具保護主義的政策,立馬引發他國以提高關稅作為報復,使得外匯收入受到了限制。
世界銀行斷言奈及利亞之所以陷入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為食品價格的快速上漲,學者預估在年底奈國的食品價格上漲幅度達30%,這將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因為奈及利亞家庭的平均收入有 56% 用於食品,相較於美國、英國和臺灣的支出6.4%、8.2%和15.2%相比,是世界上最高的,這意味著劇烈的食品價格波動將導致更多人陷入貧困。
或許你開始有些疑問,奈及利亞不也透過能源出口賺進大把鈔票,錢呢?

「種族、石油和裙帶關係組成的致命混和物。」

圖片來源: CFR
在183個國家清廉指數排行中,奈及利亞排名第149名,即便高達四成的人口生活於貧困線以下,錯綜複雜的種族與宗教,讓合作難以出現在兩個社群之間,高度污染的石化產業便成為了政治菁英們的提款機,候選人只需在選舉時,提出有利特定部族、社群的補貼政策便能得到支持,選民只投給與自己相同部族候選人的情況屢見不鮮。
在奈及利亞的例子當中,缺乏民主並非其最大的問題,而是缺乏一個法治、有效率的現代政府。這不禁使人納悶,一個由多元部族組成的國家真的適合西方民主一人一票的遊戲規則嗎?在這樣的規則下,必然會出現人多欺負人少,人少就透過激烈手段報復的惡性循環。
當然,獨裁也無法避免這樣的現象,甚至更加明目張膽。
民主固然重要,但它出現的時機也同等的重要,除非一個國家透過教育和考試,培育出強大且獨立的文官、法治體系,同時建立人民對於國族的認同和合法武力的壟斷,一個國家才能夠穩定發展,不至於淪落失敗國家。透過歷史的經驗,我們可以觀察到一個從獨裁轉型為民主政體的國家,比起一開始就推行民主的國家來的更容易成功且安定。
我們,甚至是西方的大佬們是否對民主抱持了過於浪漫的想像?
資料來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狗狗觀點
狗狗觀點
透過寫作,帶領讀者更完整了解每一件國際事件。 在大大小小的事件中,找出世界的趨勢和脈絡。 歡迎任何討論、合作聯繫 Email:[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