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序文 ~

閱讀時間約 23 分鐘
野村祐 | 油彩/紙板
【一的法則】序文
Don Elkins
這本書是26場實驗集會,現場錄音的精確抄本,我們實驗的主旨是與外星人溝通,我們從1962年就開始實驗,不斷地改良這過程,持續了19年,直到1981年,我們的實驗有了深遠的改變,這本書記載了我們工作的後期階段。在消化過數百萬字關於外星通訊的報導之後,我個人認為這本書以及隨後的續集包含我所認為最有用的信息。

我們采用“調頻出神心電感應”(tuned trance telepathy)方式與一外星種族(稱為Ra)通訊。我們使用英語,因為Ra了解它,事實上,他的英文能力比我還強。

要了解Ra的本質或許是最困難的事,Ra是第六密度的社會記憶復合體,因為地球接近第三密度進化周期的尾聲,這表示Ra在我們前面3個周期之遠,換句話說,Ra的進化狀態在人類數百萬年之前,難怪1萬1千年前,Ra會跟埃及人有溝通困難,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我們這個"開悟"的年代。

幽浮學(UFOlogy)是個大課題,光是介紹它的背景可能就足以寫成一本書,因此我們的主要焦點放在我們的研究,以及Ra接觸的來由。現在我請我的長期研究伙伴,Carla L。 Rueckert,來講我們的故事。

Carla L。 Rueckert
我第一次遇見Don Elkins是在1962年,對我而言,他是個迷人的人物,同時是大學教授以及心靈(psychic)研究者。他做過200場以上催眠回溯,探索出生之前的經驗,調查出轉世投胎不只是一種可能性,而是一個真相。

1970年1月,我離開學校圖書管理員的職位,開始全職為Don工作。那時他相信與外星智能接觸有助於了解存在的偉大奧秘,並決定強化這方面的研究。Don對於UFO能突然顯化(materialize)及消失感到好奇,他決定找一個可靠的降靈會(seance)靈媒來產生類似的結果。

我們找到Tingley牧師,他在一個簡單的屏風後面,展開第一場的降靈會,我覺得最有趣的是,看到一個相當具體的鬼魂外號"修女",她想和我說話,並謝謝我幫助Don,然而我從未有過是修女的朋友,我覺得頗為困惑。不久以後,Don跟我聊起這件事,我才恍然大悟,Don的母親生前的外號就是"修女"。

在接下來的通靈會,我跟Don都可以看見顯化的靈魂,我的眼力在夜晚不大好,然而我還可以分辨這些靈魂的特征,但Don甚至可以看見他們的發絲。

1970年,Don跟我正式成立L/L 研究組織。 (www。llresearch。org)
1974年,Andrija Puharich出版了一本書標題尤裡(URI),這本書探討尤裡蓋勒(Uri Geller)的超能力,以及他們意外地與外星人通訊的過程。尤裡在美國掀起一股旋風,許多小孩模仿他,竟然也能以意志扭曲金屬。當你閱讀Ra 資料時,你將發現為什麼小孩子能做這些事,以及這些能力與飛碟(UFO)訊息的關聯。
因為我不是科學家,我把麥克風交還給Don,他的背景更適合這樣的討論。

Back to Don:
超自然事件是怎麼發生的呢?答案或許就在神秘學(occult)理論中,關鍵是不同次元平面(planes)的存在。

一般而言,神秘學理論認為靈魂降生到物質世界,經過足夠的靈性發展之後,他就能到達更高的存在平面,不再需要學習這個星球上的發展課程。
我開始相信,這些平面與我們的物理空間是並存,且可以互相穿透。一個簡單的模擬就是考慮同樣的演員,出現在兩個不同的電視節目,這兩個節目都可以在同一台電視接收到,但彼此互斥。這好比是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活在一個頻道中,卻完全不知還有其它眾多的頻道。

許多UFO報導顯示不明物體的源頭來自另一個次元,就跟那些顯化的鬼魂一樣,我要強調 這並不表示他們的不真實,這就好比我們從第4頻道轉到第3頻道一般,只是兩個不同的實境。(譯注: 原文接下來討論Dewey B。 Larson博士的物理統一場論,非常精采,為了節省篇幅,暫時跳過。 意者請購買原書,或上網查詢)

透過Taylor以及史丹佛研究學院的重復實驗,我們逐漸開始創造一門"魔法"的科學,以前它被稱為魔法,現在卻越來越普遍,特別是在孩子身上,在未來,我們或許會看到"魔法"被列入大學課堂的教導。
事實上,目前的化學,物理學科基本上 都算是"魔法",因為我們對於因果律仍然沒有終極的解釋。

Back to Carla:
在我們與各種疑似UFO接觸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有個中心思想一再地出現,就是我們個人意識的不朽性(immortality)。 早在聖經時代 就有這種神秘的傳統,聖保羅在使徒書(Epistles)就區分了人類肉體與靈體。

更古早以前 埃及祭司就有ka的觀念,他們斷定ka就是靈性的人格,在肉體死亡後依然存在,是意識本質之所在。

這觀點讓我們嚴肅地考慮輪回轉世(reincarnation)的議題,根據UFO接觸的訊息,輪回轉世是我們要理解的最重要觀念之一,透過它 人類得以進化,不只是肉體上的,也包括形而上的部分。

這裡有個簡潔的例子說明轉世,有些人喜歡稱為業力(karma),有個年輕的男孩(他要求不要公開名字),他幾乎對所有活的東西都嚴重過敏,所以他不能割草,不能聞花的味道,也不能待在戶外太久。在催眠回溯之下 他回想起過去在英國的一世,他是個孤獨的男人 天性就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他繼承一筆很大的地產,一生就在自己家園度過,他唯一的嗜好就是照顧自己家的廣大花園,他在其中種植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水果等。

當他回顧在英國的一生之後,催眠師Lawrence Allison一如往常地請那男孩問他的高我(Higher Self)是否學到了: 把人群擺第一,其它事物次之 這個課程。 那高我說確實 這課程已經學到了。 於是催眠師問高我 是否可以醫治過敏症,既然課程已經學到了 過敏症也就不再需要了。 高我同意了。 於是催眠師小心地把男孩帶出催眠狀態,然後把他帶到鋼琴旁邊; 催眠師拿起鋼琴上的木棉花,故意把花粉吹到男孩的鼻子裡,男孩大叫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你知道我有多敏感!" 催眠師說"喔,真的嗎? 我又沒聽到你打噴嚏。" 這男孩從此不再有過敏症。

在Ra數據 裡有許多探討我們與宇宙之間的真實關系的訊息。
當一個人 遭遇不幸的情境,他能夠不以牙還牙,而以悲憐與安慰的態度響應,他就強化了一分內在的力量,跟生命的連結也就越密切,同時也促進了宇宙的有機進化。

從早期歷史(包括聖經)以來 UFOs就常常被提到 伴隨著許多奇怪的目擊現象。。。(譯注: 這裡為了簡化,略過了幾個近代UFO事件紀錄的過程) 。

這本書的主旨與下列議題有關: 形而上學,哲學,人類肉身與靈性進化的計劃。
我們要與你分享 我們經年累月累積的研究資料,我們從未描述收訊者是誰,因為我們覺得訊息本身要比信差者要重要。

根據一個與我們接觸的高靈Hatonn的說法,現在我們天空上的一些UFOs,至少有一部分是為了服務而來,好比我們會救濟那些被天災打擊,或極度貧窮的國家。
"我們接觸你們地球人類已經許多,許多年了。 數千年來 我們一直與尋求我們幫助的人們接觸。 該是許多地球人被接觸的時候了。 因為許多人現在了解物理的幻象,並尋求幻象之外的東西。 首先 個體要先有這種渴望 才能接收到我們的訊號,透過團體一致的渴望 可以加速這過程,最後透過冥想(meditation)產生靈性的覺知,提升個體的振動。

我們隸屬於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際聯邦(Confederation of Planets),我們很抱歉無法踏上你們的土壤,教導一些期待我們服務的人群。 但,我的朋友,對於那些不希望我們服務的人,這反而是種傷害(disservice)。 甚至對於那些渴望我們教導的人們,我們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因為了悟只能從內在湧現。 我們僅能導引,僅能建議。 我們希望每個尋求真理的個人都能向內思考,朝向那單一愛與理解的源頭,也就是造物者,祂在我們每個人裡面,存在於一切萬有; 我的朋友,因為一切存在的萬有就是造物者。

我們感到非常榮幸 在此刻 加入你們參與這場盛大的服務,因為這是個十分偉大的時刻,一個偉大的轉折點,許多地球人將從困惑的狀態提升到一單純的認知: 造物者的愛"

Hatonn 提到我們渴望尋求物理幻象外的東西,他所說的就是Ra稱為"起初思維"(the original thought)的東西。 或者用我們的字眼,稱為"愛",但卻蘊含更多,它暗示一個宏偉的合一,我們不僅是將彼此視為好友,兄弟姊妹; 而是視為造物者。 當我們能夠看待他人與自我為造物者,我們就只看到一種存有,這就是Hatonn談到起初思維時的核心思想:

"此時 我位於一飛行載具中,在你們住所的高空上方,我們能收聽你們的思想,你們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是種人權侵害,但我可以擔保不會。 我們能夠知道地球人類的想法,但不會冒犯他們的思考或活動。 我們不認為知道他人的想法是種侵害,因為我們看待這些思想就像我們自己的一般。 我們看待這些思想就像是造物者的思想。

我的朋友,你們或許會認為不屬於愛及手足情誼(brotherhood)的思維就不是出自於造物者。 這是不可能的,朋友,所有產生的思想都是出自造物者。 所有產生的東西都出自造物者。 祂是所有事物,存在所有地方,祂是所有意識,所有存在的思想,祂無限分出的部分,每一部分都有自由意志,都能自由選擇自己的道路。 祂所有的部分互相溝通,在祂完整及無限的神智中。

我們發現 地球上的人們再他們的經驗與實驗中 思想上已經被孤立,已經與廣大的造物分離了。

我的朋友,如我你覺得在這幻象中被逼到角落了,記得你所學的,你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刻 轉換你的需求與渴望,從物理幻象中,轉移到天父造物之內。 你就能從受困的情境中跳脫出來"

對於某些人 方才Hatonn字句裡的觀念似乎是不切實際,甚至是過於理想化的新時代(New Age)或寶瓶時代的思想。 我們很難想象整個地球在哲學上能走到如此錯誤的地步,也難以相信一個比我們先進許多的生命會如此關心我們,甚至嘗試幫助我們。

"我的朋友,地球人在欣賞造物上 變得十分短視,失去了原有的覺知。 為什麼? 因為人類專注在他所發明的器具上,他被自己的玩具與想法所催眠。

透過冥想的過程,人們可以止息那活躍不已的心智,心智總是持續著尋求幻象內的刺激。

透過冥想,人們很快可以回復欣賞的能力,欣賞真正造物之美。
如果人想知曉真相,這是他必須回復的狀態: 單純思想著絕對的愛,全然合一的思想 對待所有兄弟姊妹,不管他們是如何表達自己,或是什麼。 因為這就是你們造物者的起初思維"
然而欣賞"真正"的造物 明顯地不占有我們心智最重要的位置,因為我們每天活在所謂的幻象當中。

"幻象是地球人所產生的,這幻象是有用的,特別是對於那些希望以很快速度進化的人們,藉由體驗幻象 並使用它來達成。 有許多環繞著你們地球的生命渴望有你們這樣的機會,他們希望有機會身處這幻象中 然後透過理解的產生 運用幻象的潛能。

我認為透過自我分析與冥想了解幻象的潛能是必須的,其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 因為它最終會使我們表達造物者的思想。 這個過程 你們知曉的老師,耶穌,已經做到了。 這個人了解他的位置,他認出這幻象,於是他對這幻象的反應就是表達造物者的思維,愛的思維。

最重要的是 知道你所體驗的幻象是為了教導你,只有當你察覺到這點,它才能教導你。 然而,大部分的人活在幻象中,卻很少人使用這幻象來成長。 當一個人覺察到使用幻象來促進靈性的成長,下一步就是要將他的知識表達出來,不管環境的影響,表達對造物者的愛與理解。

"你們許多人正尋求幻象之外的東西,對於這些尋求的人,我們提供我們的理解,我們不企圖表示我們有終極的智慧,我們只是建議一些我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因為我們也曾走過你們的路。 我們認為最有益的方向是尋求服務。 我們今晚透過器皿給予訊息給尋求者。 我們希望能刺激你們的尋求。 我們希望在不久的未來 能跟更多地球人接觸,這是件困難的任務 因為地球上有著許多混合的類型。 (譯注: 意指地球人靈魂來自不同的星系) 但我們只要能與一個人接觸,我們的努力就很值得了"

在所有課程之下 我們學習到 愛是基本觀念,所有事物皆為一。

"冥想你自己與所有看到事物的完整合一。 不只做一次 也不只在現在的情況。 而是在所有時刻 特別是在困難的環境中。 因為當你能去愛 去感覺與那些艱難的環境合一,困難就會被減輕。 這是基於愛的法則。

一切為一,我的朋友。 我的聲音是這器皿的聲音,我的想法是她的想法。 請相信我們給予你的振動 不是一個人格的振動,而是造物者的振動。 我們同樣也是個管道(channels)。 只有一個聲音,造物者的聲音。 所有事物最終都會進入和諧狀態。

即是你周遭的宇宙呈現不和諧與艱難的狀態,如果你的心智停留在造物者的合一上,你自己的宇宙將變得和諧,這不是靠你的作為,而是靠造物者單純的愛"
我們從許多來源得知,我們正處於一個進化時期的末後日子。。。

我們從與Hatonn的聚會 也得到關於地球變遷的一些信息:
"在你們的物理幻象中,地球將有一個季節將帶來極度的創傷。 你們的科學家正花許多時間 嘗試找出造成災害之種種物理原因。 你們的科學家所說的將會相當正確,同時那些從事神聖工作的人也將預言將在地球上發生的一些事情。
我們不可能 也不允許告訴你們事件發生的性質與精確時間。 因為地球人類的集體心靈振動正在決定,將會決定精確的事件性質與時間。 在地球裡面,有許多業力必須被調整,這些事物將被彰顯。 精確的發生過程與時程,我們不能說,也不願。 我的朋友,因為雨水,風,與火,將只會摧毀那些第三密度的東西。你們可能很珍惜這些東西,因為你們無法想象第四密度的存在 會是怎樣的光景。 我們建議你 當第四密度的振動調整完成之後,無須花時間費神維持你第三密度的存在。

第三密度的東西遭到損害是極度可能的,容許我們坦白地說,你們將看到死蔭的幽谷。(譯注:語出舊約聖經詩篇Psalms第23章) 這些話 你們曾經聽過,然而你們依戀著肉身與周遭的物理環境,彷佛你的靈永遠依附著它們"

"很快地 你們要做個選擇,最好是所有地球人都理解這個選擇的意義。 對於許多人而言 這是難以理解的,因為他們從未考慮過這樣的選擇,他們過於沉浸於每天的活動,以及瑣碎的渴望。 然而 不管他們希望與否,理解與否,不管任何的影響,地球上每一個人都將做個選擇,沒有中間地帶,有些人將選擇愛與光之徑,有些人則將選擇另一邊。

這選擇並不只是說說而已 "我選擇愛與光之徑",或"我不選擇它。" 言語上的選擇沒有任何意義,個人的行為將證明他自身的選擇。

將會有場收割(Harvest),你們或許會稱為是靈魂的收割,很快將發生在你們星球,我們試圖萃取出最大可能的收割量,這是我們的任務,因為我們是收割者(Harvesters)

為了達到最高效率,我們嘗試創造一個尋求的狀態 給那些渴望尋求的人,這裡指的是那些接近及格水平(acceptable level)振動的人們。 在及格以上水平的人們,我們沒有太大興趣,因為他們成績已經足夠了。 至於那些成績遠低於水平的人們,不幸地,我們現在無法幫助他們。

我們此刻嘗試增加小部分收割的百分比,讓人們進入愛與理解之路。

即使只是一點點的百分比 乘以地球總人口 都是很大的數量,這就是我們的使命,透過一些通靈團體,如你們這樣的團體,散布我們的信息,雖然它或許缺乏 你們地球人稱為的證據。

我們不提供具體的證據,我們提供真理,這是我們使命的重要功能-提供沒有證據的真理。 如此,每個人的動機意志仍是來自內在,個人振動頻率得以提升。 提供證據就是將一個真理強加在一個人身上,他被迫要接受它,這樣對於他的振動頻率沒有幫助。 我的朋友,這是我們接近你們人群的神秘方式"

另一個常在與UFO通訊過程出現的主題是"流浪者"(Wanderers),他們通常是以服務為導向的人群,並且可以預期的,他們通常有種不適應的感覺,覺得與地球環境格格不入,或覺得不屬於這裡。 通常這些人擁有許多才能,在藝術上,教導上,或只是單純地分享愉悅與歡樂的氣氛。

有趣的是,Ra資料指出許多被吸引的讀者,通常是流浪者,並且會覺得這些數據是有用的。 地球上的流浪者不在少數,Ra估計至少有6千5百萬人左右。
他們從其它和諧的密度來到地球,進行某種工作,多半是困難且危險的。
因為 如果一個流浪者連遺忘的過程都無法穿透(這是來到地球必經的過程),他很可能會被困在第三密度的幻象,或者說身陷業力之中,延遲他回家鄉星球的時間,直到所有在這裡產生的不平衡被平衡為止。

1976年,Don Elkins 與我合寫了一本書"幽浮的秘密"(Secrets of the UFO),我們特別用了一章探討流浪者,透過催眠回溯療法,我們對3女1男進行分別的回溯,他們所敘述的故事 情節十分吻合,生動地描寫他們在另一星球的生活細節。 女性的回溯細節顯得詩情畫意,很少技術上的描述,而男性的回溯則比較精確,清晰。

這3位女子在此生是好友,但這位正在就讀化工研究所的男生與她們不認識,是透過女性的回溯得知他以前在外星球跟她們的關系。(譯注: 以下敘述Don,Lawrence與這位男生 在回溯過程的對談,時間有限 暫時略過)

從我13歲起 我的腎臓就很不好,不久還罹患風濕性關節炎,以及並發症: 紅斑性狼瘡。 事實上 我能活著可以視為一種奇跡,雖則我已經失去了將近半個腎。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過著積極,有生產力的地球生活,雖然有這麼多奇特的症狀圍繞著我。 現在,透過運動,飲食控制,朋友,與信心的幫助,我覺得十分蒙福。 但我的行動還是受限的。

雖然我已經無法使用打字機,我仍然能舉行每周的冥想課程,並收一些進階學生做個別指導。 1978年,James(Jim) Allen McCarty 加入我們的冥想團體。 他每周開車140英哩來參加我們的冥想。 許多年以來,Jim都在找尋某種幫助人類的方法。 他擁有商業與教育學位。 他研究另類方式以教導意識的擴張。

1972年,他在中部肯塔基州成立岩溪研究與發展實驗室(Rock Creek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從事最接近他心底的工作: 人類的演化。 有6年時間,他一人獨居,種植食物,冥想與研讀。

加入我們的冥想課程一陣子之後,1980年12月23日,他決定與Don和我一起工作。Don與我都無盡地感激McCarty的協助,他對於解析形而上數據有著格外優異的能力。 他承擔了我們研究的實質部分,整理文件,作簿記,抄寫錄音紀錄,對外通信等工作。 Jim賣掉他的土地,加入我們,於是L/L研究室與岩溪實驗室合並為一。

我們討論寫作一本新書,擷取我們之前寫'幽浮的秘密'的經驗,Jim 開始對我們龐大的檔案做研究整理,Jim加入3個禮拜之後,Ra接觸開始了。

那是我從未有過的接觸,一如往常,我以基督之名挑戰這個存在體,首先詢問它是否為基督意識的使者,如果不是,要求它立刻離開。 它留下來了,於是我開啟自己成為一個通訊管道,我幾乎立即地進入出神狀態,而這個存在體,稱自己為Ra,與我們展開一系列的接觸,這接觸仍在進行中,內容十分迷人,
但我內心有股不安,我最擔心的莫過於 有人讀過這資料之後 認為我具有特殊的智慧,那是Ra具有的,而我肯定沒有的。。

這好比,你要水管要對水的質量負責,是不近常理的。(譯注: 精確地說,水的質量主要取決於那源頭; 但水管幹淨與否 對於最終飲用者喝到的水 還是有些許影響)

如果你在閱讀本書時 有任何問題,歡迎寫信到岩溪小組(the Rock Creek group),負責通信的Jim 從不錯過任何一封信,因為Jim也有他自己的經驗要分享,他將為我們的序文做個總結。

Jim McCarty
當Ra接觸剛發生的時候 我們只是初學者,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嘗試錯誤,我們從中學習 如何在心,身,靈三方面支持我們的器皿,Carla。 起初,我們對於Ra接觸非常興奮,於是我們每天舉行2次Ra接觸; 但我們發現這樣子對於Carla太勞累了,於是我們逐漸減少次數,不久前是1周1次,現在是每10天1次,讓我們得以更充裕地照顧她。

每一次集會由Don發問,我們每個人都貢獻想法,但主要的發問走向還是由Don決定,因為他多年探查幽浮接觸的經驗,讓他有足夠的智力基礎將這許多謎題的碎片拼湊在一起; 他同時也有重要的直覺 當Ra給予出乎意料且深奧的答案時,能夠當場做出反應,發展出新的洞見。

每一次集會前,我們會早起 吃個清爽的早餐,然後展開一系列幫助我們達成任務的步驟。 首先 我給Carla半小時的背部按摩,好舒展她的肌肉與關節,因為她每次集會平均要保持1小時到1小時45分的絕對靜止狀態。 接著我們一起冥想 好強化我們每日生活培養的和諧,好讓我們的渴望合一,單一地渴望與Ra接觸。 最後我們舉行保護儀式,並且淨化房間,將Carla安置在床上,以白色毯子覆蓋她身體,再以一塊白布覆蓋她雙眼,我們用3個錄音麥克風,預防有任何一支或兩支麥克風在集會過程中損壞。 (譯注: 由於Carla本身的特質,她碰過的電器用品很容易突然損壞!) 此時,我們只能看到Carla 從雙肩垂下的頭發,以及挺立的鼻子。 她心中默念聖方濟禱辭,Don在後方的桌子,將聖經,蠟燭,與馨香,還有裝水的聖杯排列成一直線,如同Ra所建議的擺法; Don點燃蠟燭與馨香之後,他和我圍繞著Carla走太一圈圈(Circle of One),重復一些禱辭之後展開每一次的接觸。

不久,Carla離開她的肉身,Ra用她的嘴巴來回答Don的問題,集會進行的過程中,除了要翻帶子的片刻之外我持續地默禱將光送給Carla 。

集會完畢之後,Don等待片刻 等Carla回到她通常已僵硬的身體,呼叫她的名字數次 直到她有回應,幫助她站起來,稍微摩擦她的頸子,Don與我心裡默想 將所有的愛充滿聖杯,然後將聖杯裡滿滿的水給她喝。

在集會進行中 Carla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總是很好奇想知道進行的過程。 我從錄音帶中 抄寫出整個過程的對話,然後她才能從這二手數據中得知這些信息。
Ra講話相當慢,而且准確地發出每個音節,使得抄寫這工作變得相當容易。

參與Ra通訊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十分振奮的,因為Ra的話語是優雅與單純的調和。
Ra數據蘊含的信息對於增進我們對造物的神秘,以及我們進化過程的知識 是十分有幫助的。
我們希望它對你也有幫助。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